提高增长质量与资源有效配置相互影响

2010-02-25 15:03:27 来源:《中国改革报》 ■ 孙咏梅

新的一年,我国政府将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相统一,并对加大经济结构调整、扩大内需作出了新的规划。随着经济从“保增长”向“促转变”过渡,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与资源的有效配置成为促进发展方式转变的主要内容之一。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与经验表明,传统的发展方式已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实现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目标,关键在于我国今后的发展不能片面追求增长速度,要更加重视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重视资源的合理配置。

经济增长质量不高成为制约我国可持续发展的瓶颈

经济增长作为社会物质财富不断增加的过程,是对社会再生产动态过程和结果的整体反映。经济增长速度与质量只有保持在合理的区间内,才能实现高效的经济运行。中国经济改革30 年来,经济增长的数量扩张与速度的提升引人瞩目,但增长质量问题也日渐凸显。

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经验表明,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质量高低的首要标准,是宏观经济效益的高低。即在社会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提高的前提下,以较少的要素投入获得较高的产出,实现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形成低投入、低成本、高产出、高效益的良性循环。经济效益的高低是衡量社会资源综合利用效率的尺度,它综合反映了国民经济的整体水平,体现了经济增长集约化的程度和经济增长的质量。

就我国经济增长的现实而言,增长的数量与速度一直被当作是经济增长的首要内容。新中国成立60 年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 )以年均8.1% 的速度增长,经济总量增加了77 倍,位列世界第三。改革开放30 年来,年均增长9.8% ,远远超出了世界3% 的增速。近一两年受次贷危机影响,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大幅下滑。而我国经济增长速度虽也出现下降,从2008 年第一季度的10.6% 跌落到2009 年第一季度的6.1% ,但下降幅度相对较小。2009 年第三季度我国GDP 增长仍达到了8.9% 的水平,全年可保8% 以上。不过,我国的经济效率却只有美国的1/3 。据世行测算,我国拥有全世界25% 的从业人员,创造的财富只相当于世界的3.22% 。一个明显的事例是,作为我国钢铁行业先进企业的上海宝钢集团,拥有10.8 万名员工,而产量高于宝钢的新日本钢铁公司仅有约1.7 万名员工。

经济增长理论告诉我们,经济增长的质量是经济增长的内在性质。增长的质量要求具体包括经济增长的结构、经济增长的稳定性、福利变化与成果分配、资源配置和生态环境等四个方面。

从经济增长结构来看,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的结构失衡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国经济的发展。2009 年我国前三季度最终消费对GDP 的贡献为4 个百分点,而投资贡献了7.3 个百分点。近年来贸易顺差迅速扩大,消费增量占GDP 增量的比重不断下滑,从2000 年的63.8% 下降至2006 年的39.2% 。据预测,2010 年我国经济增速将达9% 以上,投资对GDP 增长的贡献可能超过70% 。经济增长表现出明显的投资主导型特征,经济增长的高速度依托的是投资的拉动。有效需求不足、对外依存度过高,已成为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制约因素。

从经济增长的稳定性来看,自1990 年以来的17 年中,我国经济增长发生了较大的起伏,出现了两个连续5 年10 %以上增速的高速增长期:第一个是1992 年至1996 年,GDP 年均增长12.4% ,价格年均上涨高达13.9% ,国民经济运行呈现出“高增长、高通胀”的特征。第二个是2003 年至2007 年,GDP 增速高达11.4% ,国民经济运行明显地是“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难循环、低效率”的粗放型特征。

从福利变化与成果分配来看,我国收入差距过大的趋势继续存在,出现财富向少数富人集中的情况。国家发改委等单位发布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年度报告(2004 年)》指出:最高收入的10% 的富裕家庭其财产总额占全部居民财产的45% ,而最低收入的10% 的家庭相应比例仅占1.4% 。贫富收入的比率为32:1 。中国百万美元资产家庭数已位居全球第三,个人资产超过1 亿美元的中国富豪数量在2006 年增加了74% ,是美国增幅7% 的10 余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人均GDP 的世界排名却不断下降,1960 年排世界第78 位,1970 年排82 位,1980 年排94 位,1990 年排105 位,2008 年为第104 位。

从资源配置来看,在GDP 环比快速增长的情况下,资源利用率偏低令我国经济运行质量难以提高。国家统计局公布2005 年GDP 增速为10.2% ,当年我国GDP 占世界的份额只有5% ,而当年消耗的原煤、铁矿石、钢材、氧化铝、水泥,分别占全世界消费总量的37% 、30% 、27% 、25% 、50% 。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目前农业用水效率只有33.3% ,仅相当于发达国家的44.44% ,单位产值的能耗分别是日本、韩国和美国的6 倍、4.5 倍和3 倍;钢材、木材、水泥的消耗强度分别为发达国家的5 倍~8 倍、4 倍~10 倍和10 倍~30 倍;我国能源利用率只有30% ,比发达国家低20% 。资源利用率低加速了资源的过度消耗,加大了环境污染,破坏了生态平衡,阻碍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增长质量的提高应建立在资源优化配置的基础上

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及费希尔在对经济增长进行定义时指出:“经济增长是生产要素积累和资源利用的改进或要素生产率增加的结果”。资源利用的改进或要素生产率增加,涉及的是资源配置问题,其结果是是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经济增长理论的研究成果表明,经济增长质量与资源配置相互影响、相互作用。

首先,合理的资源配置影响着经济增长方式的选择,进而影响着增长质量的提高。从宏观层次看,资源配置具有一次配置和二次配置两个层次。资源的一次配置是一定时期内社会资源在部门、地区和行业间的配置。在一次配置的基础上,资源存在二次配置,即资源在部门、地区和行业间的流动及其重组所形成的再配置。资源一次配置所形成的要素配置比例,决定着经济增长过程中要素的分配和使用方式,而资源的二次配置决定着产业结构的变动和增长模式的选择。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就属于资源的二次配置。资源的再次配置会自觉调整后续期的生产要素比例,形成协调的产业结构,进而决定经济增长过程中的生产要素的分配和使用方式。

从产业结构的角度来看,资源一次配置决定着产业结构的形成,资源的二次配置决定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不但要重视资源一次配置,更应该重视通过资源的二次配置,引导产业结构的优化与升级。

其次,资源配置的数量及结构的变化影响着经济增长方式的变化。从经济运行的长期过程看,生产要素在部门、区域和企业间的分配比例及其结构,是随资源配置的变化而变化的,由此所形成的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也应是随资源配置的变化而变化。资源配置的量及其比例调节着产业结构变化的量及比例,进而引起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在中国经济规模日益扩大和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下,我国经济增长质量与资源配置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相互间的消极关联作用。传统的粗放式增长导致的资源、环境、国内市场需求、弱势产业、区域和行业差距等诸多问题,导致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这严重影响了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使我国在快速增长过程中付出了较大的代价。

加强调控与引导,促进增长速度和质量的统一

中国过去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低质量、低效益”为特征的粗放型增长,既与底子薄、科技落后等基本国情有关,也与片面追求增长速度的制度安排有关。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应从资源配置入手,探寻合理的增长方式和调节资源配置的手段。

第一,消除影响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体制性障碍。正如有的学者指出,造成我国增长质量不高的原因在于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各级政府保持着对重要资源的配置权力;二是以GDP 增长作为考核各级政府政绩的主要标志;三是税收主要来源于增值税,使得各级政府过分关注产值增长。当前各级政府仍然保持着对许多重要经济资源的配置权力。政府主导的资源配置方式,使得政府在土地、信贷等资源配置中权力过大,配置资源过程中具有很强的规模扩张冲动,只追求速度、规模和政绩形象,从而忽视效率、效益和要素投入的科学比例。有资料显示,我国现存的银行不良贷款,有30% 来自政府行政命令和行政干预,30% 来自国有企业。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及优化资源配置,必须规范政府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的直接干预行为,尤其是在项目审批、信贷干预、减免税收等方面,应适当考虑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第二,适度控制资源一次配置总量,将速度目标转化为质量目标。我国一些地方政府政绩考核体系的不科学,以经济增长速度、招商引资规模等经济指标作为政绩考核标准,更加剧了政府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的角色错位。有些地方出于对“政绩”的追求,盲目投入大量土地、资本等资源,实行地区经济跨越式发展,甚至一些资本要素充裕的地区,仍将招商引资作为政府最大的政绩工程,将引资“门槛一降再降,成本一减再减, 空间一让再让”,将引资活动演变为低水平的让利大赛,损害了公众的利益。由于资源的一次配置与投资有关,当经济出现投资过热时,宏观政策的选择应考虑市场的情况,适度进行调整。

第三,合理引导资源的二次配置,调整好增长速度与增长质量的关系。把握好经济增长速度与质量的关系,实现高质量高效益的增长,除了适度控制资源一次配置总量外,还应在政策上科学引导资源的二次配置。资源二次配置过程中所获单位产品的投入数量,反映了一定的生产技术水平。以产业技术结构调整引导技术含量高的产业的发展,在资源配给方面要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以保证经济增长过程中的技术含量,实现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益增长。资源二次配置所形成的新的生产能力,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能因为短期经济效益有限,就认为是不合理的。因此,在进行资源的二次配置时,一定要注意资源配置的长远规划性和相对稳定性。此外,在资源二次配置过程中,我们还应重视中间产品和劳动等要素在社会各产业部门之间的配置。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经济管理系)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