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世界主题来研究

2010-03-24 13:25:03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谷亚光

———访上海金融学院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周肇光教授

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我国如何构建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坚持开放和维护安全为基本点的整体发展战略框架,这是社会各界普遍关心和探讨的热点问题。近年来,我国有不少学者怀着对维护国家利益的高度责任心和使命感,从不同层面对这个问题进行过研究。周肇光教授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主张把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世界主题之一”的第一人。为此,我们对他进行了专访。

国际经济危机表明树立新国家安全观是国家利益所在

记者:近几年来,我在新闻媒体及公开出版的学术刊物上,经常能看到您在研究国家经济安全问题。2009 年,您主编的《谁来维护国家产业安全》一书,深化了对国家经济安全内涵的认识。请您谈谈作为社会科学工作者,为什么要把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世界主题之一来研究?

周肇光:我对这个问题已经思考了很多年。邓小平在20 世纪80 年代,明确提出“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两大主题,后来,胡锦涛又增加了“合作”这一主题,这些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如果不重视国家经济安全战略问题的研究,“和平、发展、合作”这三大主题就难以实现,各国之间的合作也就没有保障。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指出:对外开放要“始终把国家的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我国改革开放是在经济全球化这个大背景下进行的,但经济全球化具有二重性,它既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又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发达国家积极推进全球化的现实过程。我们必须正确认识这种过程的二重性,否认任何一点都是片面的。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国,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挑战,只能选择主动型经济开放发展战略,否则就有可能被边缘化。但在经济开放中又要面对全球化带来的许多不利因素,我们只有积极地采取防范措施来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才能坚持和实施“以开放为前提、以发展为中心、以维护经济安全为保证”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战略。因此,我认为,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必须树立新国家经济安全观,切实把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世界主题之一来研究,才能维护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经济安全,才有可能为促进世界“和平、发展、合作”提供可靠保证。

记者:您把开放型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世界主题来研究的理论观点,确实很有新意。当今经济全球化是有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一面,它能够为资源全球范围内的优化配置提供新的有利条件,使世界市场成为一个不断扩大的统一整体,促进新兴国家资本市场的形成和发展,加速世界性产业结构的调整,给世界经济带来新的活力和新的发展机遇。但是,我们也看到了经济全球化在给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风险。那么,您认为在当今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家经济不安全的原因主要来自哪里?

周肇光:当前国家经济不安全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剧了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发展的态势,既扩大了不同类型国家之间的差距,同时也使资本主义国家内在的不可克服的基本矛盾表现为全球化矛盾,加大了导致世界性经济波动的可能性和现实性,特别是国际资本的巨额流动和国际金融投机活动的规模远远超过许多国家的抵御能力,经济无国界化趋势使一些开放的主权国家,尤其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安全受到了巨大压力。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等就是一个明证。二是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及其控制下的国际经济组织,极力推崇和诱使发展中国家盲目加速自由化进程,无视其稳定世界经济和协调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责任,以达到称霸全球的战略目标,应当引起我们的特别关注。

中国须建立“四位一体”国家经济安全新战略

记者: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制定国家经济安全战略,不是人们的主观意愿所能决定的,而是当前全球政治、经济与金融复杂多变的必然要求,也是发展中国家为了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维护自身生存和发展的客观需要。作为发展中国家要树立新国家经济安全观,具有极端重要性。您认为,这种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请您谈谈如何理解这种极端重要性。

周肇光:从近几年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实践看,经济全球化给全球政治、经济与金融带来了复杂多变的态势,一方面给许多国家带来了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又为发展中国家带来了三大风险,即贸易自由化风险、生产国际化风险和金融一体化风险。正如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指出:“全球化增加了我们的福利,同样也加重了我们的不安全和紧张心理,加强了不平等。它在美国造成职工忧心忡忡。”因此,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我们不能抱有幻想,要坚决清除浪漫主义色彩。因为世界上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和皇帝,一切要靠我们自己。对中国来讲,就要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国家经济安全体系,将经济全球化可能产生的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由于世界各国经济基础和技术水平不同,少数国家在竞争中处于优势,大多数国家则处于劣势,这种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事实上的不平等。中国自从1994 年提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以来,由于受国内大环境的影响,其负面性表现不是很突出。但中国加入WTO 以后,市场竞争更具有广泛性和国际性,受外国资本控制的可能性日益增大,外国资本目前已渗透到各个关键部门和关键领域,已经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这种渗透有时比有型的战争更可怕,如不正确认识它的危害性,不尽快建立国家经济安全新战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难以持续快速发展。

记者:为了在经济大潮中增强抗风险能力,世界各国都采取了许多措施,重视国家经济安全战略选择,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是如此。借鉴他们的经验,对我国制定国家经济安全战略,具有积极的意义。您能否简要地阐述一下美国是如何实施国家经济安全战略的?

周肇光:我认为,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美国经济安全战略值得我们借鉴。美国在世界上承担着霸主的角色,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是受益最大的国家。尽管这样,美国仍然十分重视国家经济安全问题。美国自1999 年以来处于衰退阶段,这个阶段的国家经济安全战略内容,主要来自于1999 年12 月美国白宫新闻出版署公布的《新世纪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主要分为:(1 )出发点。美国经济安全战略是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出发点,共分为三类,第一类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利益,主要包括美国及其盟国的领土完整、美国公民的安全、国民经济发展,以及保护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经济部门(如能源、银行和金融系统、通讯、交通、水资源、应急服务)的安全,使之免受突如其来的毁灭性打击。第二类影响美国和世界的事件,主要指在经济上与美国密切相关的国家和地区结盟,保护世界环境,以及避免可能引发大动乱的难民潮等。第三类是人道主义及其他,主要指保护人权、应付天灾人祸、支持民主、环境保护等。(2 )主要目标。主要包括:一是塑造国际安全环境,通过外交、经贸合作、国际援助、武器不扩散、卫生防疫和环境保护与手段来实现。二是应对威胁和冲突(主要是打击恐怖主义和贩毒等跨国犯罪、打击外国间谍活动、应付战争、做好本国遭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袭击的准备)。三是保护美国的经济繁荣。(3 )具体措施。一是加强国际金融合作,建立一个稳定的、有弹性的全球金融体系。二是以世贸组织作为公开解决贸易纠纷的讲坛,同时也作为剥削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合法组织。在要求发展中国家坚持WTO 规则,开放各种市场,降低甚至要求取消门槛的同时,自己却在利用关税保护条款,限制别国出口。可以这么认为,凡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就会受到美国的制裁,提高美国竞争力,以维持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全球竞争力。三是重视能源安全,美国国内石油资源很丰富,已探明石油储量1600 亿桶,可供美国使用20 年。但是,美国不开采,通过战争手段向中东要石油,如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都有经济目的,就是要取得石油资源的控制权,以保证国家经济安全战略的实现。

从美国国家经济安全战略实施中可以看出,美国国家经济安全战略,具有前瞻性和预警性。中国是发展中的大国,又是市场经济刚刚起步的国家,经济基础比较脆弱,风险防范意识不强,经不起折腾。因此,中国不仅要从政治、军事、文化上重视国家安全,而且更要从生产、分配、交换和金融等领域建立“四位一体”的国家经济安全新战略。只有这样,才能通过增加抗风险能力来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才能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稳定和协调发展。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