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实人民的监督权比“三令五申”更管用

2010-03-24 13:25:52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朱 健

3 月5 日 上午,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作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也在这一天上午,湖北十堰市警方召开了常务副局长、分管副局长以及各部门参加的会议,决定对陈永刚的拘留暂停执行。湖北青年陈永刚因为上网发帖质疑县领导搞形象工程,被郧西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跨地拘留。郧西县公安局的这一举动经媒体报道后受到网民强烈抨击。两个会开在同一时间纯属巧合,然而后者却实实在在地印证了总理提出“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要“创造条件”这一论断的现实意义。

当前,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的条件的确不容乐观。安徽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辽宁西丰县委书记派人“进京抓记者”,重庆彭水公务员短信针砭时弊被刑拘,河南灵宝青年发帖举报家乡违法征地遭“跨省追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前又发生了湖北郧西公安的“跨地拘捕”。这些不是发生在一地的肆意妄为,都无一例外地暴露了地方党政官员法治意识的淡薄和对人民监督权批评权的蔑视;这些肆意妄为的荒唐举动也都无一例外地表明,只有创造条件,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才能得到确实保障。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面对群众的批评虚怀若谷的官员是有的,自觉接受群众监督的官员也是有的。但是,实话实说,不太多。在这不多的官员当中,还有一些此一时彼一时,不能持之以恒。批评毕竟不是挠痒痒,监督毕竟不是“过家家”,有许多批评和监督是要触及官员自身利益和短处的,这难免会引起一些官员的反感甚至报复。权力如猛虎,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约束,不如意时不发威是偶然的,发威是必然的。要让绝大多数官员都能虚怀若谷地对待群众的批评,都能自觉地接受群众的监督,要让人民没有顾虑地批评政府、监督政府,把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做实,只有用制度这个笼子把权力这只老虎关起来一途,别无选择。30 多年前,英国的经济和今天一样不景气,工党首相威尔逊不幸被抗议者的鸡蛋击中脸部。威尔逊没有拍案而起,指令警察如何如何,而是不无幽默地自我解嘲,说看来食品价格还不够高,人们还有闲钱买鸡蛋扔着玩!威尔逊之所以没脾气,大概与他清楚自己的权力被“关”在笼子里有关。美国前任总统小布什在演讲时就宣称自己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小布什的话中水份究竟有多大,我们不必追究,但我们确实应该让自己的官员都有这样的感觉。

做实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制度建设就不能粗放经营,仅仅停留在这个不许那个不准的层面上,要在切实可行上下功夫。这个不许那个不准不能说那不是制度。说白了,制度就是一些繁简不一的规定。但实践证明,三令五申这个不许那个不准恰恰却缺少落实环节的规定不是行之有效的制度。行之有效的制度是环环相扣的科学设计,是能够把不许不准落到实处的一些“硬”规定。只有这样的规定才能保障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足斤足两不被克扣,才能保障人民在行使监督权批评权时无所顾忌不被打压。中央领导一再要求高度重视网络举报在反腐倡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可是网民的举报批评行为一再遭到地方官员的非法追究,一些党政工作人员依法行政意识之所以如此不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些法有时可依可不依,不依往往也无人追究。

做实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制度建设就要抓住根本,不能舍本逐末,总是零打碎敲,只有边鼓,没有主旋律。说制度更带根本性,是说抓住根本、设计科学的制度才是管用的,不是说随意搞个什么制度都管用。要让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得到确实可靠的保障,最根本的是要实现官员的民主选举和权力的制衡。只有民选的官员,才能真正意识到权力是人民给的,才能听得进人民的批评,才能心甘情愿接受人民的监督;权力只有受到制衡,官员才不能为所欲为,人民在批评、监督政府的时候才能不再担心节外生枝。有一些制度,在人家那里明明是管用的,可一到了我们这里就水土不服,似乎制度也如橘子一般有生淮南淮北之别。其实,不是这么回事,问题在于没有抓住民主和制衡这个根本,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没有民主和制衡,权力过分集中,其他任何制度都有可能被这个理由或那个原因扭曲变形,都有可能因领导者需要的改变而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人民监督权批评权的保障就会面临极大的随意性,在有些地方有些时候可能得到保障,在有些地方有些时候也可能得不到保障,一切要看此时此地领导者高兴不高兴。

做实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必须抛弃甘蔗总想两头甜的企图。要确实保障人民的监督权批评权,必须实现官员民选和权力制衡。然而,官员民选,就有可能群众的心与自己想到一块,权力制衡,就有可能办起事来不能像对歌那样一人领来众人和,七嘴八舌、众说纷纭就可能成为常态。如果一方面追求一呼百应,协调有力的好处,另一方面又试图克服权力过分集中,监督不力的弊端,首鼠两端,其结果只能两头落空。

(作者单位: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