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人民币升值的困局

2010-04-14 14:07:14 来源:《中国改革报》 ■ 瞿晓华

人民币是否需要进一步升值,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已经成了中国经济前进道路上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人民币的升值问题突然成了当前的一个热点,当然与美国的压力有关。但这并不是说,如果没有美国方面的压力,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水平就是合适的,是否要升值的问题就是不存在的。

人民币升值问题的实质是贸易不平衡

人民币是否被低估了,是一个很难说得清的问题。主张人民币被低估的主要依据是我国近几年来对外贸易出现了巨额顺差,而不是人民币的购买力平价(如果从购买力平价上来看,发展中国家的货币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都可以说是低估的,而且越贫穷的国家或地区其物价往往显得越低)。那么,是否出现大量贸易顺差就一定表明币值被低估?这是不一定的。因为,如果一个国家有强烈的重商主义倾向,那么除了通过压低币值外,还可以通过设置关税壁垒、出口补贴等方式做到多出口少进口,以赚取尽可能多的硬通货。所以,只有在充分自由贸易的条件下,长期的贸易顺差才能表明该货币被低估。很显然,我国当前所处的贸易环境与理想的自由贸易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很难确认人民币是否被低估了。

所以,与其争论人民币是否需要升值,不如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缩小我国对外贸易的顺差规模,最终达至贸易平衡。只要我国的对外贸易总体上是平衡的,那么即便对美贸易出现顺差,那归根结蒂是美国或美元的问题,与人民币无关。如果那时美国的贸易总体上是平衡的,美国自然无话可讲;如果因为自身的贸易赤字而要求人民币升值,就意味着要以中国的贸易赤字来缩小美国的贸易赤字,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达至贸易平衡的升值与通胀方式的难点

那么,当前我国如何才能缩小贸易顺差,最终达至贸易平衡呢?最简单的做法是让人民币升值。但是,当前人民币的汇率调整却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像以前那样缓慢升值吧,等于是向热钱发出邀请函,催促它们快来投机,共享人民币升值的盛宴,这将进一步加剧中国经济的泡沫化。一步到位地升值吧,可是,第一,谁也不知道在现有条件下人民币的合适汇率处于何种水平,谈何“一步到位”;第二,假如人民币一次性升值的幅度被认为过小,依然会招来更多的热钱;如果按照一些人提出的人民币被低估了20% 以上,而一次性升值20% 甚至更多,不知中国经济将会面临何种局面。这一不可预测的后果,使得决策当局不到万不得已是万难采行的。更何况,根据日本与德国的经验,汇率在急剧升值后,短期内也无法消除甚至缩小贸易顺差。如果人民币到时还不是自由兑换货币,依然会面临升值不到位的指责,承受进一步升值的压力。除非中国经济像上世纪90 年代的日本经济一样,虽然对外贸易保持顺差,可是经济却持续低迷不振,进而在某种程度上拖累了世界经济,那么美国也许会因此而对中国的贸易顺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除了通过升值外,还可以通过制造通货膨胀达到人民币升值的目的。如果我国的通胀率每年比美国高5 个百分点,那么三年下来就相当于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15% 。不过,这样做的代价也许比直接升值来得还要大。政治上的代价姑且不论。要知道,经济学对通货膨胀的成因目前还有很多争论,其中还有许多未解之谜。通货膨胀不像魔术师手里的棍子,你让它来就来,让它消失就消失。当你希望它来时它反倒扭扭捏捏不肯现身;而一旦横行起来之后要赶走它却并不容易,往往需要大动干戈,伤及无辜。由于其代价巨大,得不偿失,历史上尚没有一个国家曾经有意识地使用通货膨胀来代替本币升值。

其实,人民币果真一下子大幅度升值,对世界将是一个灾难,美国未必愿意看到。道理很简单。如果人民币一夜之间升值20% 的话,中国的出口商品必然会集体大幅涨价。这时,外国的采购商将会丧失讨价还价的优势,因为产业转移等需要时间,短时间内采购商们不可能找到能够大量替代中国出口商品的生产地。这样,由于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幅涨价,包括美国在内的从中国进口大量消费品的国家的CPI 必然会出现上涨。其结果是,这些国家的央行迫不得已提高利率、收缩银根,经济有可能因此而出现二次衰退。这个道理美国未必不明白,我相信美国议员现在的姿态更多的是做给选民看的,安抚因为金融危机而失业的人们,并顺势推卸掉本国的一部分责任。所以,我们应该更有智慧地应对目前的局势,而不是赌气逞口舌之快,煽起两国民众之间的对立情绪,缩小了谈判回转的空间。

通过税率调整来平衡贸易

除了升值与通货膨胀外,我们还可以通过进一步向自由贸易迈进而解决当前的贸易失衡问题。具体做法可以是:我们在谈判中向美方作出这样的承诺,即,在两年时间内使我国的进出口贸易达至平衡。然后我们有步骤有计划地调整出口退税政策,并且超越加入WTO 时的承诺,大幅降低进口关税。这样做有多方面的好处。首先,通过出口退税的调整及进口关税的降低,能够达到与人民币升值百分之十几的同样效果。而且,从道义上也显得我们更重视自由贸易,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其次,以这种方式的变相升值,将迫使热钱无功而返、铩羽而归。

再次,对于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有利。对于那些需要“压”的行业,可以彻底取消退税;而对于个别需要“保”的行业,则维持甚至进一步提高出口退税。因为出口退税及进口关税的调整可以以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所以其对进出口的冲击也应该相对平缓。

有关降低进口关税,拿汽车业来说,降低进口汽车的关税,对于避免我国今后可能出现的产能过剩及发展新能源汽车都有帮助。目前我国汽车产销两旺,有些车型甚至还出现供不应求情况。这就有可能促使各大汽车厂家拼命扩大产能,以赚取尽可能多的利润,这样最终将与我国的家电行业一样,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另一方面,由于墨守陈规制造传统汽车也能赚大钱,汽车厂家也就缺乏动力去开发新能源汽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可以很好地解决上述问题。国内暂时出现的产能不足可以通过进口汽车来弥补,降低生产传统汽车所带来的利润;同时对于国产的新能源汽车进行补贴,而进口的新能源汽车则不享受这一优惠。这样,既能扩大生产新能源汽车的盈利前景,又能避免进口的新能源汽车对国产新能源汽车的冲击。另外,也只有真正降低了关税,才能鼓励国产汽车走出国门,参与世界竞争。

争取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早日到来

如果全世界共有一个中央银行与一个财政部,执行共同的货币与财政政策的话,那么是不需要进行汇率调整的,即便各国依然使用各自国家的货币。或者我们退回到金本位制,用黄金这根链条来把各国货币捆在一起。否则,即便如二战后以美元如此强大的地位,依然无法使各国的汇率保持与美元的兑换比率不变。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如果一国的对外贸易长期出现顺差或逆差,经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的同意该国货币与美元的比价可以进行适当调整。所以,在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浮动汇率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它绝对不是最好的,而且问题丛生,但应该算是最不坏的。

人民币最终一定会走上自由兑换这条路的,否则诸如“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之类的宏伟蓝图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所以,通过调整出口退税及降低进口关税来平衡进出口贸易,以避免当前的人民币升值,只能是权宜之计。人民币早一天成为自由兑换的硬通货,中国经济就能早一天完成脱胎换骨的转变,更上一层楼。试想,如果日本在战后一直不让日元升值,或升值幅度没有现在这样大(从1949 年的360 日元兑换1 美元到目前的90 日元左右兑换1 美元,整整升值了4 倍),如何才能淘汰掉日本国内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产业如何升级、优化,如何能够跻身为世界一流的发达国家?现在很多人嘲笑日本在1985 年的广场协议中被美国算计,日元被迫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升值了2 倍,并因此酿成泡沫经济,导致其后的经济一蹶不振。应该说,日元的升值与泡沫经济无关(人民币迄今并没有大幅度升值,可我国当前的资产泡沫也不小),那是日本的政策当局错判形势,采取了错误的货币与财政政策的结果———长期的低利率及财政刺激政策(在这方面我国相比日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上,日元并没有升值过头。当时是从240 多日元(兑换1 美元)升值至120 多日元,而之后日元汇率在大部分时间都高于120 日元的水准,最高曾经摸高79 日元兑换1 美元的水准。因此,当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一旦减轻,我们就应创造条件使人民币变为可自由兑换的货币,避免再度积累矛盾,重陷进退维谷的困境。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