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与“低碳”是可持续发展的两翼

2010-04-26 15:44:29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王 淼

———访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刘学敏教授

低碳经济是指温室气体排放量尽可能低的经济发展方式,尤其是二氧化碳这一主要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要有效控制。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低碳经济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据报道,目前全国已有100 多个城市提出创建“低碳城市”的目标。近日,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刘学敏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循环经济侧重于资源、低碳经济侧重于环境,但资源问题与环境问题具有不可分割性,发展低碳经济不应赶时髦,而应该将其与“十一五规划”提出的“循环经济”有机结合起来。

记者:刚刚发布的《中国人类发展报告2009/2010 》指出,中国在制定未来社会和经济发展政策上,除了走低碳之路,别无选择。当前,发展低碳经济已经成为国内外的一个热门话题。发展低碳经济与“十一五”规划提出的“循环经济”是一种什么关系?

刘学敏:几年前,当循环经济概念刚提出的时候,许多地区迅速地把它作为推进区域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新抓手,体现到了地方的“十一五”规划中。一些地区试图建设“循环经济省”、“循环经济市”,甚至一些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率先推进循环经济建设,成为这些地区发展的“亮点”。然而,时过境迁,当低碳经济这个新概念出现并被人们广为接受以后,它又迅速被许多地方政府紧紧抓住,成为时下制定“十二五”规划时的重要依据和目标,原来的循环经济似乎“过时”了,已经被“时髦”的低碳经济替代了。

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

其一是没有理解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的真实内涵。循环经济更多地侧重于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通过减量化、资源化和再利用,使资源能够可持续利用,能够支撑人类的未来。发展循环经济仍然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领域,它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应该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走向。对于低碳经济来说,则更侧重于解决环境问题。由于资源与环境问题具有不可分割性,使得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既涉及到循环经济,也涉及到低碳经济。所以,大力发展低碳经济不是要替代循环经济,而必须是两者并重。

其二,可持续发展是一个有起点而没有终点的事业,它需要许多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推进才能实现,这就决定了可持续发展工作具有持续性和长期性的特点。然而,在我国,基层政府是3 年~5 年为一届,这就常常使既定的工作目标因政府换届而受到影响。尤其在当前的体制下,在地方上,上一任领导提出的口号,一般继任者很难延续。因为要出政绩、要有新的思路,至少要有新的口号,以至于新的“思想”、新的“理念”、新的口号层出不穷,萧规曹随或“不折腾”很少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低碳经济的“声浪”远远高于循环经济。因此,我认为,将低碳经济与循环经济结合起来才是科学和准确的提法。

记者:那么,从“循环经济”的视野出发,发展低碳经济应注意避免哪些误区?

刘学敏:第一,绝对低碳或无碳是一种庸俗的理解。人们对于低碳概念的理解是极不相同的,一些学者对于低碳经济和低碳概念作出了庸俗化的解释。他们提出,要绝对低碳和无碳,甚至把每一个人个体存活排放的碳也作出了“精确”的计量,把人们日常生活的排放罗列出一个“会计报表”和碳排放清单。其实,一个人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有碳排放。如果真正做到绝对低碳或者无碳,除非没有人类的活动。这是对于低碳经济的误读。发展低碳经济是由于长期以来的高碳排放和历史累计造成或将会造成气候变化,从而影响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为此,要通过发展低碳经济和低碳技术,改造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通过固碳、碳捕获和碳封存,使经济活动造成的碳排放最小化。发展低碳经济,绝不能庸俗化地理解为绝对低碳或无碳。

第二,发展低碳经济不能以降低人的生活水平为代价。与第一点相联系的是,发展低碳经济不应该降低人的生活水准,相反,还要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这是科学发展的前提。因为科学发展的核心的以人为本,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是满足社会成员的物质和文化需要,无论是发展何种经济形态,都不应该违背这个宗旨。现在的问题在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消费方式和生活习惯,都会在提高自身生活水平的前提下去节能减排,所以,从社会进步的意义上讲,发展低碳经济要以提高人的生活水平为前提。

第三,在气候变化和节能减排问题上,必须摒弃气候变暖、减排压力是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设的“阴谋”和“圈套”的观点。所谓“阴谋论”,就是认为,气候变化是发达国家阻遏发展中国家的借口。这种观点的产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CO2 排放国家,因此在国际事务中必然会面临来自发达国家的压力。各国在气候变化和CO2 减排问题上,都站在自身的立场上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即使是在《京都议定书》和哥本哈根的谈判中也是这样。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因为怀疑减排是发达国家设计的“陷阱”而不去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保护我们的环境。

对于发展“循环经济”而言,低碳概念的引入也是非常有启发性的。它告诉我们,我们发展的“循环经济”应该尽可能是低碳的,而不是建立在高消耗、高排放基础上的“循环经济”。

从人类文明的角度看,生活在洁净的环境中,呼吸新鲜的空气、喝着洁净的水,爱护地球家园,这是文明的进步,是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十一五”规划将建立资源节约型社会、环境友好型和发展循环经济和建设创新型国家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支柱。作为循环经济和区域发展方面研究的专家,请您为我们简单分析一下这些年我国在发展循环经济方面取得的成绩和经验,以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刘学敏:这些年来,我国对循环经济的各种形式进行了全面探索,涌现出许多好典型,积累了许多好经验:

首先,积极构建循环经济企业群,实现区域内整体资源的节约利用和环境保护。在一个企业内发展循环经济,国内已不少见。在一个区域内,许多企业虽各不关联,但都在推进循环经济,形成一个“循环经济企业群”,从而不再使个别企业的循环经济因势单力薄而淹没在传统经济中。这是我国发展中的重要探索。事实上,一个地区要发展循环经济,单靠一个企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个企业群,只有这些企业都以发展循环经济为己任,整个区域的循环经济才能真正建立,才能最终实现区域内资源的节约和环境保护。

其次,以大资本和高科技支撑发展循环经济,把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富裕结合起来。发展循环经济,许多地方推崇家庭型循环经济模式或农业循环经济的“小循环”,最典型的就是农村沼气的广泛使用。现在,我国许多地方把发展循环经济与收入增加、人民生活富裕结合起来,把大资本与高科技结合起来推进循环经济,从而突破为循环而循环的局限,把经济发展、农民致富、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紧密结合起来。

  最后,在废物利用和环境整治中发展循环经济,积极探索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长效机制。“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这个循环经济的理念已成为共识。在废物利用方面,我国许多地方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探索与实践,形成了多种模式。

要谈发展循环经济产生的问题,我想主要有两个:

其一,循环经济是一个实践层面的东西,各地发展循环经济必须从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发,不能照搬别人的经验。

其二,发展循环经济必须要以市场作为纽带,一些地方在政府的主导下,构建了“精美”的循环经济链条,但因为没有效益而夭折。只有“循环”而没有“经济”必然是短命的。事实上,被奉为圭臬的丹麦卡伦堡生态工业园区的运行也常常受到利益关系的困扰。

记者:近一个时期以来,很多城市和地区都提出了建设低碳试验区的目标。我们了解到,您认为应该将低碳经济与循环经济结合起来。能否结合您在循环经济园区考察研究中的经验谈谈如何能少走弯路,将“低碳”从理念更好地转化为实践?

刘学敏:我参与了国家科技部正在拟议出台的“低碳发展科技示范区”的前期准备工作。国家科技部将根据中国目前的能源结构、发展阶段、技术水平等现实条件,推进“低碳发展科技示范区”工作,在示范区推行低碳发展理念,选择不同类型的区域、行业、领域等进行试点和示范,按照“点- 线- 面”模式推进,通过低碳技术集成,开展技术推动和完善推广,通过可复制的模式探索,最终实现更广阔区域的低碳发展,支撑推动整个社会的低碳发展。

低碳发展之路固然应该重视发展低碳经济,构筑轻型的经济体系,但更重要的是还要构筑一个低碳社会,它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发展低碳交通。通过汽车的轻型化、节能设计可以节约1/4 的能源,通过发展公共交通,则可以节约原来耗费能源的1/2 以上。构建低碳政府。作为一个非生产性的机构,政府各个部门的消费在社会消费中占有很大比重,如建筑物和办公场所、车辆和出行消费、公务接待、办公消费等,如果各级政府也本着节约的原则,将为低碳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再如发展低碳社区和学校等,让低碳发展成为每一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此外,我们还要倡导低碳消费。在市场经济下,消费者怎样消费、消费什么、采取何种方式消费,以及如何满足自身生存、发展和享受需要,是根据其“货币选票”来决定的。但是,推进低碳发展,构建低碳社会,不能回避消费,这是从“公”领域向“私”领域的延伸。为此,要培育全民低碳发展的意识,营造低碳消费氛围,要改变以往那种浪费资源、增加污染的不良嗜好和习气,彻底戒除“面子消费”、“奢侈消费”等陋习,把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落实到日常生活的细微之处。要完善激励低碳消费的相关法规政策,鼓励低碳消费。同时,也要使企业开发和生产的低碳产品有利可图,为低碳消费创造条件。

  当然,从高碳经济体系过渡到低碳经济体系,构建低碳社会,将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受到各种干扰,譬如会因一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如就业等的“胁迫”而延滞,但只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就能够走向低碳发展。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