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速度过快不利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2010-06-21 13:28:56 来源:《中国改革报》 ■ 卫兴华 武靖州

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在2009 年第一季度跌入谷底,此后随着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并显效,增速逐季加快,2009 年第四季度达到10.7% 。由于消费需求稳定增长、投资需求势头不减,加之出口需求迅速恢复,2010 年第一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达到11.9% 。经济增长重新走上快速的轨道,说明政府宏观经济政策达到了预期效果。经济运行的外部环境持续改善,经济危机的影响日趋式微。但经济运行中的过热迹象不容忽视,尤其应警惕局部过热演化为整体过热, 力求避免宏观经济运行中的冷热与起落不定,以利于为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留出较为宽松的空间。

厘清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系

2009 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根据新形势新情况着力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的同时,强调要“更加注重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更加注重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此次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冲击主要体现在经济发展方式上,经济增速在外部冲击时大幅下滑正是经济结构失衡、经济增长自主性不强的表现。我们虽然成功地应对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经济结构失衡以及经济发展方式不合理等问题,总的来看并没有改善,某些方面还加剧了。从当前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看,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刻不容缓。可以说,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今年乃至今后几年我国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近期,中央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抑制房地产价格过快增长,央行也从 5 月10 日 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 个百分点。宏观经济政策的适度调整,有利于在保持经济稳定持续健康增长的同时,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步伐。

有必要厘清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系,以便在经济工作中把握重点、明确目标和方向。一般来说,经济增长持续一定时期,原有的经济结构必然出现新的矛盾,需要进一步调整。就是说,在经济的持续增长中必然要求伴之以经济结构的适时调整,而经济结构的调整又是经济稳定增长和科学发展得以持续的保证。经济结构调整有时是自发的行为,有时则需要政府的调控与引导。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归根到底是为了实现经济的长期、稳定和健康发展。但从短期来看,二者是有一定矛盾的。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一般会暂时地降低经济增长速度,比如,进行结构调整要求控制投资规模、调整投资结构、淘汰落后产能、抑制资产泡沫等,这就会在短期内降低经济增长速度。过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也会压缩结构调整的空间,使之难以顺利推行。因为在现有的条件下,经济的超高速增长必然伴随着出口的迅速扩张和投资规模的相应扩大。而出口商品的结构短期内很难改变,因而仍然是低附加值和低技术含量的低端产品出口的扩张,低端产品出口的大幅增加必然带动低端产能的投资扩大,使得产业结构仍然在低水平中重复。可以说,经济超高速增长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只有在合理的增长速度内,既发挥各生产要素的增长潜力,又不超越这种潜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才得以顺利进行。而原有的不合理的经济结构之上的高速增长,不仅会加剧经济运行的风险、降低经济运行的自主性,还会使经济结构的矛盾进一步积累,使得未来的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更加困难。

经济增长的速度需适应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节奏与步伐

我国现有经济结构与经济发展方式下的高速增长,仍然是投资驱动和出口拉动的。在消费需求不能跨越式提升的情况下,经济增长速度越快,投资需求就越大,出口也就越多,经济的对外依存度也就越高,经济增长的内生性和自主性也就越低。近年来,我国消费需求一直稳定增长,波动不大。2010 年,消费需求不仅保持了以往稳定增长的态势,还成为进一步拉动经济增长的亮点。今年第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7.9% ,比去年同期提高2.9 个百分点, 家具、家电、建材、汽车、通讯等产品的消费增速高于整体增长水平,说明我国居民的消费结构也在发生着变化。但由于收入分配格局短期内难有根本性改观,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缓慢、居民储蓄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消费需求不可能出现“井喷”,一些刺激消费的政策的拉动效应也会递减。在现有的条件下,靠居民消费需求的提升来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虽有所增强,但基础还比较薄弱。

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强劲增长,既是反危机政策刺激的结果,也有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的因素。固定资产投资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拉动力量,其中房地产投资处在领跑的位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6% ,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2 个百分点,但房地产开发投资则同比增长35.1% ,比上年同期加快了3.1 个百分点。对外贸易快速恢复也是重要因素。一季度我国实现进出口总额6178.5 亿美元,同比增长44.1% ,其中出口总额3171.7 亿美元,同比增长28.7% ,进口3161.7 亿美元,同比增长64.6% 。投资的大幅增长与出口的迅速恢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双引擎。消费需求虽稳定增长,仍然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从产业结构来看,第二产业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带动因素。第一季度,第二、三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14.5% 和10.2% ,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超第三产业4.3 个百分点,而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为0.6 个百分点。在第二产业内部,受去年高投资的影响,重工业的增长速度达22.1% ,轻工业为14.1% ,重工业的增速已经连续9 个月超过轻工业的增速。重工业的快速扩张,如果不能被相应的国内外需求所吸纳,必然会导致产能进一步过剩。

可见,第一季度的高增长仍是建立在经济结构失衡的基础之上的,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依然任重道远。2009 年,我们虽然克服重重困难,实现了8.9% 的经济增长速度,但有学者测算,其中2% 的增长来自于房地产价格的上涨。离开实体经济环境的优化,依靠虚拟经济的膨胀拉动经济增长,无疑会加剧经济结构的失衡。为此,我们必须更加深入地审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的目标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战略目标之间的关系,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并在特定的时期,使经济增长的速度适应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节奏与步伐。

应追求中高速经济增长与低度通货膨胀相统一的发展格局

经济发展方式的内涵十分丰富,它既包括经济增长方式,也包括与之相协调的社会进步;既表现为数量和速度,更表现为质量和效益;既要以经济总量来衡量,也要以结构优化、区域协调、城乡同步、生态平衡、环境改善、教育发展、收入提高、分配公平、社会稳定等指标来衡量。国内生产总值虽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衡量经济状况的指标,但它的增长与经济发展之间并不能完全划等号。社会主义的任务是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而生产力的发展要全方位地来衡量,既有数量的要求,更有质量、结构、效益的要求。生产力不是资本的生产力,也不是货币的生产力。资本回报率的大幅提升不能完全代表生产力的发展,货币投放数量的加大也不意味着生产力的发展,资产价格的泡沫式膨胀更是与生产力的发展相背离的。生产力首先是劳动的生产力。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劳动条件的改善、劳动成果的增加、劳动效率的提升、劳动者收入的增加才是生产力发展的本质表现。如果在国内生产总值高速增长的同时,劳动者素质和收入提升缓慢,劳动条件整体改善有限且局部恶化,劳动效率在低水平重复,贫富分化的趋势未能有效抑制,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得不到大幅提升,社会和谐程度没有相应增加,那就表明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作为首要衡量指标的缺陷,更表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迫切性和重要性。

因此,在把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作为经济工作的战略性目标的情况下,就不宜再追求过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多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态势是高投入、高消耗、高增长与低产出、低质量、低效益,重在总量的提高和规模的扩张,一些地方政府把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作为经济工作的首要政绩目标。在经济总量日益庞大、经济效益提升缓慢、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的情况下,这种态势已经不可持续。过高和偏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会加剧经济的结构性矛盾,挤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空间,有时还会出现高通货膨胀。我国宏观经济政策应着力追求中高速经济增长与低度通货膨胀相统一的发展格局,比如9% 左右的经济增长率与2%~3% 左右的低通货膨胀率。不要追求而且要控制两位数字的经济增长速度,力求避免大幅的经济波动和高幅通货膨胀现象的出现,并在稳定的经济增长中,持续推进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