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模式是一种新的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模式

2011-09-02 14:26:53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曹 雷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长期持续迅猛发展,“中国奇迹”受到全世界各界人士日益广泛深入的关注,而更为引人瞩目的则是产生这一奇迹背后的制度、体制、政策等结构性特点或深层次结构性因素,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问题。

其实,从经济社会发展的“模式”角度来说,一旦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就或者具有突出特点,就会被冠以相应的模式。比如,以德国、瑞典等为代表的强调政府作用和福利社会的“莱茵模式”或“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以美国、英国为代表的强调自由竞争市场经济的“盎格鲁—撒克逊模式”或“自由资本主义模式”;以韩国、新加坡等为代表的强调政府主导市场经济的“东亚模式”或“新兴市场经济模式”;以墨西哥、阿根廷等为代表的强调践行“华盛顿共识”的“拉美模式”,因其是失败的,又被称为“拉美陷阱”;以俄罗斯等为代表的强调经济迅速“私有化、非调控化、自由化”同样导致失败的“激进转轨模式”或“休克疗法”等等。

不同的发展模式虽然各有特点,但是也具有共性。比如,“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和“自由资本主义模式”都是以资本私有制为基础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模式。而“拉美模式”和俄罗斯“激进转轨模式”则是以“自由资本主义模式”为样板的发展中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模式,因而也统称为“新自由主义模式”。“东亚模式”更多是以“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为样板的发展中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模式。

就中国模式来说,在几乎所有对“中国模式”的讨论中,都必然提及强大的中国执政党即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在中国模式中的关键作用。其实,强大的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模式中的一个关键要素或结构,反过来中国模式完全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以来几十年伟大实践的伟大历史成果。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一直清晰地把握着这一点:牢记中国近代一百多年的历史,始终坚持走自己的路,不照抄照搬别国模式,始终坚持创造一种适合中国自己国情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模式。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年代不搞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条主义,不搞“城市中心论”,而走中国特色的人民战争和“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最后夺取了全国政权。在新中国建立以后,改革开放前30 年不迷信苏联“社会主义老大哥”,改革开放后30 来年不相信“华盛顿共识”、“新自由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等神话,更加一心一意探索“中国道路”,从而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历经千辛万苦找到的正确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即中国模式。其中,改革开放为中国模式确立了正确的发展道路与经济体制;科学发展观为中国模式提供了科学的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标志着中国模式的全面成形。

中国模式首先是一种经济发展的中国模式。经济发展的中国模式实际上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它区别于其他模式的显著特点,主要是经济发展的“四主型”制度,即:第一,公有主体型的多种类产权制度。这是指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适度发展私有经济,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第二,劳动主体型的多要素分配制度。这是指按劳分配为主体,多要素所有者可凭产权参与分配,经济公平与经济效率呈现交互同向和并重关系。第三,国家主导型的多结构市场制度。这是指多结构地发展市场体系,在发挥市场的基础性资源配置作用的同时,积极发挥国家调节的主导性作用。第四,自力主导型的多方位开放制度。这是指处理好引进国外技术和资本同自力更生地发展自主知识产权、高效利用本国资本关系,实行内需为主并与外需相结合的国内外经济交往关系,促进开放模式转变。

中国模式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制度的发展模式。作为一种社会制度模式的中国模式实际上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它区别于其他模式的显著特点,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第一,从指导思想层面看,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第二,从经济制度层面看,坚持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体地位。第三,从政治制度层面看,坚持马克思主义政党即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第四,从内外关系层面看,对内坚持建设和谐社会,同时,对外坚持推动世界和谐发展。第五,从终极目标层面看,坚持社会主义本质和共产主义奋斗目标。

中国模式不同于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也与西方模式、拉美模式、东亚模式等有着明显的区别,贯穿于其中的主题和核心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中国模式还是一种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模式;中国作为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国家,经济发展的中国模式还是一种转轨模式。因此,作为一种成功的经济发展模式的中国模式可以为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和转轨国家借鉴是理所当然的,中国模式当然具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意义。

中国模式中包含着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同时体现了特殊的时代特征、民族特色和制度要求;中国模式具有相对稳定的一般性特点,同时又是一个处在不断改革与发展过程中的动态概念,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部门和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所以,中国模式既有特殊性,也有普遍意义;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是在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中创造了一种新的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模式。

中国模式作为一种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新模式,其成功实践,不仅扭转了20 世纪末期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趋势,而且必将对21 世纪社会主义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为繁荣世界社会主义事业以及人类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当然,中国模式还不能说是一个完美的模式。一种新模式从产生到成熟,需要很长的过程。中国模式同样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加以完善。这要求我们进一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进一步转变、创新发展方式。

(作者系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