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作品维权何时不再“路漫漫”

2011-11-24 14:07:57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明 慧

近年来国内艺术品市场发展迅猛,2010 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总额高达83 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艺术品交易市场。在创造巨大商业价值的同时,艺术家自身在展览、出版、收藏、流转、使用等各个层面被侵权的事件层出不穷。

法律必须向美术伸出援助之手,因为侵权伤害的不仅仅是美术家的一己之利,还有民族文化和公众利益。

形形色色的美术侵权

1986 年4 月30 日 ,大型花岗岩雕塑《黄河母亲》在兰州市滨河中路黄河南岸落成。作品以母亲博大、坦荡、慈爱、端庄的形象,象征着中华民族母亲河———黄河,并在全国首届城市雕塑方案评比中获优秀奖,2010 年9 月,被国家文物局认定为新品类文物。但落成之后不久,在山西省大宁县南山公园和山东省滨州市都相继出现了类似的《黄河母亲》。

2010 年5 月,上海世博会开幕之际,江苏阜宁县建造的山寨版中国馆也公开亮相。

中国美院教授李以泰在上世纪70 年代数易其稿创作而成版画《鲁迅》,经岁月的检验已成为鲁迅形象的代表之作。2002 年,该版画形象未经原作者许可便被无偿采用在绍兴鲁迅故里景墙壁画中,随后,该形象还被作为鲁迅故里的标志性图案广泛复制使用在高速公路广告牌等处。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1979 年拍摄了美术片《阿凡提的故事》第一集,曲建方作为该片的美术设计,创作了脍炙人口的“阿凡提”美术形象。1996 年,曲建方将“阿凡提”美术形象向上海市版权局进行了登记。之后,曲建方在北京阿凡提餐饮发展有限公司的网站页面上发现了“阿凡提”美术形象,页面为介绍北京阿凡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关店面的内容,该形象与曲建方原创的“阿凡提”形象仅有细微差别。

中国书画是著作侵权的“重灾区”。冒充名家,落款钤章,画价便会摇身一变。中国油画第一次遭遇造假竟然是在国门之外。1990 年初,“北京人体画大展”在新加坡举办。开幕没几天,新加坡报纸发表了油画家靳尚谊和孙为民的一则联合声明,声明称,正在新加坡展出的署名靳尚谊、孙为民的人体作品全部是假的,新加坡舆论一片哗然。主办者不得不承认,部分参展作品是复制品。其他美术领域的侵权同样普遍。工艺美术行业常常遭遇新品一经面世便被仿制克隆的无奈,设计行业常常陷入艺术创意被抄来抄去、改来改去的尴尬。而在网络数字时代背景下,美术理论、评论文章、媒体信息等被无限量转载而未署名或未与作者确认,更是司空见惯。

在各个层面被侵权的事件无法及时解决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当代中国美术的良性发展。

由中国美协、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主办,中国美协对外联络部、著作权维权办公室承办的中日美术作品著作权保护座谈会近日在中国文艺家之家举办,与会专家、学者纷纷表示,我国美术作品侵权已从个体涉足到团体作战,从个人创作到公共艺术,从商业用途到公益事业,从个人行为到政府行为……美术领域的侵权行为日益严重,美术维权迫在眉睫。

美术维权之路何其难

“2002 年~2003 年,知识产权庭审理的一起案件涉及到《白蛇传》连环画,案情是作者的后人起诉一个邮政公司把画作用于制作邮票,还出版了画册,并对作品做了一些处理,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2009 年,知识产权庭审理范曾起诉一家公司拿他的作品制作金币。2010 年还调解了一批案子,齐白石的后人在全国起诉24 家出版社,这些出版社未经授权,把齐白石的画作用在图书出版领域”。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张晓津在此前召开的美术作品著作权保护座谈会上向与会人员介绍美术维权的几个案件时表示,这些案子都有典型意义。

2009 年底,雕塑家何鄂在互联网上相继发现山东省滨州市、山西省大宁县对于她的创作———兰州城雕《黄河母亲》的侵权作品。2010 年4 月,她分别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是何鄂自2002 年因合阳县洽川风景区旅游船运中心和卢忠敏复制《黄河母亲》雕塑,向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第二次走上维权之路。

遭遇侵权困扰的当然不止何鄂一个人,也不止在城市雕塑领域。

画家史国良几年前就开始做打假工作,如今感到非常疲惫,甚至有了放弃的念头。最让他感到痛苦的是没有话语权,不仅自己,连专业团体、专业队伍也没有。“我打官司打到法院去,自己没有话语权,找最熟悉这个行当的专家、专业团体来也不行,因为没有鉴定资格。所以要请犯罪学的专家来鉴定笔迹,要请工商部门的来鉴定,这太可笑了,谁能比我自己鉴定自己的画更专业的?”他愤愤不平地说。

“原因在于中国美术界有关知识产权、著作权保护的机构设置、体制建设、实际举措、管理制度不健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表示。此外,美术家在创作之余,或没有那么多精力维权,或不知该依据什么法律,或认为维权成本太高,或跟侵权人无法交涉,总之处于弱势地位。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吴长江表示,美术著作权领域维权工作的形势不太乐观。首先是普法工作急需更加深入的开展,大多数的美术从业者还没有著作权保护和合法使用的意识。美术家往往不懂法,这也是导致侵权的行为日渐增多的一个原因。所以,需要专业的、专门的行业组织去解决这个问题,为著作权人维护权益。其次,美术界需要与立法、执法等相关部门就著作权法的修订等方面工作进行深层次的沟通,形成有效的合作机制。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当权益被侵害时,美术家表现出来的常常是无奈。我本人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上世纪90 年代初,上海美术馆有一个中央美术学院的素描展,当时有人在信封上印了我的素描来出售。我就决定要维权,要让侵权者承认侵权。但后来这件事拖了很长的时间都没解决,我觉得太耽误时间了只好作罢。除了艺术家个人被侵权,美协自身也被侵权,不断有各类假冒美协名义的活动出现。有人甚至公然打着美协的旗号来召开新闻发布会,其实跟中国美协没有任何关系”,吴长江介绍说。

“认定方面还存在一定难度”,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雪峰认为,现如今美术维权在认定侵权事实、起诉途径、法律依据等方面还是比较明确的,立案等程序也较以前更为顺利。但在侵权损失认定方面,如果侵权方从中非法获利还比较容易认定,而如果侵权是属于公益行为或无收益,则其损失认定就不好计算。“虽然法律上有一条兜底的条款,即无法认定损失的,法官可以酌情处以50 万元以下的赔偿,但维权方的付出常常比所得到的赔偿还要多。”马雪峰无奈地说,这也是侵犯作者著作权的现象比比皆是,但真正能挺身维权的却寥寥无几的原因所在。

期待完善法律援手维权

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教研室主任唐昭红介绍,她经历了湖北美术学院油画创作室主任蔡迪安老师的壁画《赤壁之战》的维权过程,维权下来让她体会最深的是美术维权太难了,我国著作权法需完善的地方还很多。据唐昭红介绍,晴川饭店是湖北省第一家由旅游局建立的涉外饭店,它在西餐厅的一面墙上留下一个壁画创作的空间,委托湖北美院教授蔡迪安等4 位画家来创作一幅壁画,他们选择了赤壁之战的题材,壁画的创作是在12 张夹板上进行的,壁画完成后用膨胀螺钉打在墙上,如果这个饭店要二次装修,整个壁画可以拆下来。非常遗憾的是,壁画在二次装修的时候毁坏了,这个消息画家在画被毁掉后才知道,于是开始了艰难的维权路。唐昭红了解了案情以后,发现找不到任何一个条文可以很贴切地说明毁坏这个壁画到底侵犯了作者什么权利,能够套的就是修改权。但是如果认定饭店方面侵犯了作品的修改权,对方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是什么呢?可能也就是赔礼道歉。这对于更多作品的维护,对于作者著作权的维护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于是唐昭红又开始收集资料上诉,但被告又提出有权改变经营风格,画家没有任何理由以著作权来妨碍经营权。所以,整个案件给唐昭红的启示是两点:一是对壁画这种特殊类型的作品来讲,它的所有权和著作权是天然分离的。还有就是法律有必要非常细致地明确作者的权利。

“美国的版权法体系中在1990 年增加的视觉艺术作品保护法,其中有这样一个专门的规定,假如壁画作品附着到建筑物上,建筑物如果要拆毁,这个壁画就要移出,如果毁坏就可以认定为侵犯了作者的修改权。确定了作者利益的情况下,所有权人就有义务来保护。这项法律中明确规定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建筑物的所有权人要告诉画家,这在法律上就是告知义务。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在收到书面告知以后90 天内要采取措施,或者把作品移出或者采取其他的措施。如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话,视为放弃自己对这一作品的权利。这样,对双方权利义务的规定是很清晰的”,唐昭红介绍说。

国家版权局版权处处长段玉萍表示,我国著作权法1991 年正式实施,到今年已经整整20 年。20 年来,我国著作权保护状况有了一定的进步,但是这种进步离我们的愿望还有一定的差距。著作权法还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特别是对美术作品的保护。比如欧洲很多国家规定了作者的追续权,当美术作品第一次拍卖、美术家获得报酬之后,以后几次的拍卖,美术家都能够拿到一部分的报酬。有的国家规定,整个拍卖金额的5% 左右还要再给美术家。但是目前在我们国家的法律中没有类似规定。

“著作权法的不断完善和修订需要关注造假之日益规模化以及拍卖业在法规边缘游走等新情况,真正以‘保护’机制促美术的繁荣发展。”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梁江认为。

“对于一个13 亿人口的大国、一个艺术品市场交易额达世界第二的大国来说,艺术家的劳动得到尊重、艺术家权益得到有效的保护,这是美术界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日前表示。

近日,中国美协又一次发出维权信号。中国美术家协会组联部主任马新林近日表示,根据中宣部、中国文联党组关于各文艺家协会挂名的中心、基地加强管理和整顿的文件指示精神,结合实际运营情况,从2009 年开始,中国美协对中心、基地进行了全面整顿,已停止了11 个中心和2 个基地。在充分调研、慎重考察的基础上,成熟一个发展一个。

“明年是中国美协的维权年。维权,主要是维护中国美协的名誉权,维护集体的权益和会员的权益,这次规范创作中心和写生创作基地,也是维权的一个前奏,对于擅自打着中国美协某某创作中心或某某写生创作基地的幌子进行不正当活动者,中国美协将予以追究”,马新林说。

看来,美术维权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打响。

[责任编辑:赵亚希]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