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祖国河山立传

2011-12-09 13:54:27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徐晨曦

——— 写在“千难一易———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开展之际

2011 年12 月5 日 下午,“千难一易———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写生篇)”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2 年1 月9 日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李可染的夫人邹佩珠、李可染的儿子李小可以及众多艺术界前辈及李可染的亲朋出席了开幕式。本次展览是计划连续5 年推出“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的第二个专题,也是近年来北京画院举办的“20 世纪美术大家”系列展览的重要内容。

娓娓讲述:特别的开幕式

开展当天,正值李可染去世22 周年,邹佩珠却依然缠绕着红围脖,李小可也是一袭红色外套,这似乎是他们不同方式的纪念。展览的开幕式也是异常的亲切,没有程式般的领导讲话、名家致词,观众们像孩子般或促膝或站立,围绕在邹佩珠的身旁倾听,作为观众的我们都是这场口述历史的受益者,因为这难得的讲述甚至连站在身边的李小可都从来没有听闻。从1954 年第一次写生的“100 元艰难度日”,到1956 年“为用实践证明中国画的不屈”,都是邹佩珠夫人细致生动的讲述。这看似冗长的开场,对于见证已被尘封的历史是多么的难得且感人。也正如邹夫人的收尾一般,这些历史和她的讲述,都是为了唤醒每一位艺术工作者的责任意识,为今天的画坛提供启示。

本次展览主要展示了李可染先生的速写、写生以及画稿共计80 余幅,全面呈现了大师师法自然的硕果。展品种类囊括了彩墨画稿、水彩写生、铅笔速写以及相关文献资料,再配合写生画集出版,首次以写生为角度对李可染的艺术进行了全面疏理与多元展示,包括写生路线图、写生图片场景图片、李可染先生夫人邹佩珠回顾视频,多元立体呈现了大师的人生足迹。

展览从李可染先生百余幅写生精品中挑选而出,并以不同的地域为单位,把展品分为古都风韵、异域览胜、三吴极目、雁荡西湖、巴山蜀水、黄山松云、漓江胜景、速写画稿八个单元展出,使展览更具通俗性与鉴赏性。

写生:揽胜足迹遍山河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在新的历史时期传承和弘扬中国画艺术,李可染先生重读传统与大自然,以写生为角度寻求中国画风格转型的途径,开启了他的写生之旅。20 世纪50 年代李可染与张仃、罗铭到西湖写生办展并引起了轰动;60 年代他又多次率领学生深入京郊以及安徽黄山等地写生创作;70 年代他溯长征路线深入江西,览革命圣地,绘新中国河山新貌;之后他又到广西桂林描绘漓江山水。可以说写生成为李可染先生艺术创新的突破口,也成为他毕生的功课,他以采风、教学、游历等多种形式,足迹遍及祖国的秀美山川,描绘题材范围广泛,写生作品数量丰厚。

可染先生在写生中虽借鉴了西方的观察方式,却始终没有丢掉中国画的特色,他通过写生进入生活,以中国人特有的哲学观来关照自然,通过写生解决造型、笔墨等问题,在创作时又能从具体静物的局限中跳出来。

李可染 先生一生致力于“为祖国河山立传”,他用画笔描绘出祖国山水名胜,包括了西湖、太湖、黄山、雁荡山以及长征路线、革命圣地,甚至还包括德国的异域风光。李可染先生的山水画以构思立意制胜,平凡的景致、惯常的风光到了先生笔下都能化成富于浓郁情调的胜景。黄山松云、漓江山水、太湖春色、嘉定大佛等景观本就是佳山胜水、天下奇观,经过大师的艺术加工,角度的选择、景物的取舍、意境的提炼可谓奇之又奇,再与实景图片对比观照,使观众更能发现大师艺术手段。

爱牛:“俯首孺子而不逞强”

李可染 先生从13 岁开始步入艺术殿堂起,就把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中国画艺术的革新事业上,创造了中国山水画的新风格、新流派,还创造了山水画的新图式。李可染在绘画上的主要贡献虽然在山水画上,但是国内外很多美术爱好者都知道,李可染除以山水画著名于画坛外,还非常喜欢画牛。

可染先生画的牧牛图形神兼备,意境清新美妙,充满生趣和诗意。他以牛为创作对象,也以“牛画”而蜚声画坛,更以牛的吃苦精神感动同行。他为自己的画室取名为“师牛堂”。他曾在画作《五牛图》上题字道:“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生劳瘁,事人而安不居功。纯良温驯,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形容无华,气宇轩昂,吾崇其性,爱其形,故屡屡不厌写之。”爱牛之心跃然纸上。画品即人品,李可染后期的牧牛图,更升华为一种对牛的精神的理解,这精神也是画家本人做人、作艺的准绳。

创新:“以最大的功力打出来”

李可染作为转型的艺术大家,为世人所了解的是他的山水画,1943 年提出了“用最大勇气打进去、以最大的功力打出来,”人物作品正好就是他提出打进去的转折的突破口,同时人物画是可染先生较早从事并取得成就的领域。

20 世纪50 年代,李可染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精神,万里写生,为中国画发展开辟出一条充满生机的新路,将中国画艺术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划时代的事件。李可染的艺术创作在20 世纪60 年代以后进入了高峰,作品气象沉雄博大,韵致幽深,在题材、构图、笔墨、意境等方面均取得了创造性的突破。他的艺术理念、艺术成就在海内外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享有崇高的声誉。

李可染的探索取得了巨大的艺术成就的同时也影响了新中国时期整个山水画时代风格面貌的确立。可染先生把写生作为创新的试验田,带着问题去写生,这可以从他在写生作品上留下的大量笔记看出来。先生思考的这些问题都是山水画领域的基本问题,诸如如何转换传统笔墨,写生的笔调如何与传统对接,新的社会事物形象如何与山水形象协调,如何突破传统构图模式、提炼新的意境等等,这个展览就形象地呈现了他是如何用画笔来解决这些学术问题的,比如怎样处理时代新事物入画,如何表现外国风景以及借鉴西画表现手法,怎样在写生中完成了对于中国画表现语汇的创新、实现对中国山水画艺术意境的开拓转化等等,观看展览无异于亲身感受大师言传身教。李可染写生的方法、创新的角度以及作品风格都能为今天的画坛提供诸多启示。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