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弹指一挥间 A股向根本求生死

2012-01-03 16:11:55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孔丽频

    在经历了 2007 年10 月16 日 的历史高位6124 点和2008 年10 月28 日1664 点 的坎坷,到今年12 月28 日的新一轮调整新低2134.02 点,A 股跌跌撞撞地奔跑了整整10 个年头后,从起点回到了原点。在“股市看不懂”的背后,其深层次原因发人深省

    12 月28 日 ,沪指在盘中创出了自2009 年8 月份调整以来的新低2134.02 点,一夜回到10 年前。

    2001 年6 月14 日 ,沪指最高见到2245 点。如今10 年过去了,A 股再度跌到此点位之下。

    多少经济学家漏夜思考,多少投资者捶胸顿足地追问:中国股市既不缺整体宏观经济表现,也不差上市公司业绩,更不差钱;相比欧美危机和周边国家,政府和企业的日子几乎可以算是身在天堂,从任何理由上看,都难以理解股市为何会在原地踏步。即使连《华尔街日报》也撰文发问:“到底中国股市怎么了?”

    环视全球股市A 股独自凋零

    今年以来,沪指从4 月18 日 的3067 点直至12 月28 日2134.02 点,一路暴跌达30% 。而对比全球其他主要市场,尽管欧元区债务危机恶化,日本发生地震与核事故,但全球股市平均只下跌了5.5% 。

    掐指一算,对于A 股来说,“十年”这个数字似乎是一道坎。从1990 年开始的第一个10 年里,沪综指从99.98 点涨到了2001 年6 月14 日 的2245 点,被视作股市发展的第一轮牛市。在第二个10 年,A 股经历了6124 点和1664 点的坎坷,到12 月28 日 的2134.02 点,股市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快车道里,跌跌撞撞地奔跑了整整十个年头后,竟然刚好完成了一个轮回,从起点到终点,画上了一个令人心悸的圆圈。

    这个圆圈就是股民的一滴大大的眼泪!

    放眼资本世界,还有比A 股更惨淡的市场吗?

    中国股市的10 年不振,置于全球资本市场也是一个异数。在这10 年时间里,美国道琼斯指数从10,000 点稳步上涨到12,000 点以上,累计涨幅达22% ;同样在美国,代表新兴产业的纳斯达克指数由1950.40 点,涨至如今的2600 点以上,涨幅约35% 。欧洲市场,英国伦敦金融时报指数上涨了6% ,德国DAX 指数涨幅也逾16% 。如果说这些市场还离得太远,那么新兴市场和中国其他地区市场的情况可能更能说明问题。中国在发展中国家里最大的竞争对手印度,股市10 年涨幅达417% ,印尼和巴西更是以967% 和428% 的涨幅领跑;与此同时,与A 股联系最为紧密的香港恒生指数10 年上涨了69% ,台湾加权指数涨幅也达27%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法国CAC40 指数10 年间32% 的跌幅证明着,中国股市不是一个人在沦落。

    中国股市的10 年不振,彻底摧毁了“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教科书理论。10 年间,中国GDP 从2001 年的9.9 万亿元增长至2010 年的39.798 万亿元,以302% 的涨幅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与长期陷入经济萧条和主权债务危机泥潭的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国家财富可谓是爆发性增长。如果把股市作为经济的“晴雨表”,现在A 股市场的指数也应该增长大约3 倍,在4000 点一带方能反映出10 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

    再来看看上市公司本身,10 年间大多数上市公司尤其是国有支柱企业的利润也在大幅增长,即使是今年下半年开始,A 股上市公司净利润平均增速滑落到20% 以下,也属于可以傲视全球的业绩。

    最后再看资金面,中国的货币供应量从13 万亿元增长至现在的超过84 万亿元,增长了546% ,可谓是裂变性增长,流动性和热钱四处汹涌流窜。

    百姓亏损累累权贵盆满钵满

    有人说,2011 年,中国股市的最大“功勋”或许在于成功蒸发了4 万亿市值。

    如果从10 年间股市流通市值的变化来看,中国股市确实是在“进步”的,至少从数量上确实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基本情况。2001 年A 股流通市值约为1.5 万亿元,而如今总流通市值却为17.19 万亿元。从GDP 和股市市值的关联来看,2001 年中国经济证券化的程度不过13.6% ,而10 年后却达到了42.9% 。

    但是作为市场重要参与者,股民到底获得了什么?

    Wind 数据显示,2001 年6 月~2011 年10 月,中国股市10 年间的累计分红仅仅只有7500.67 亿元,近七成公司上市10 年未有现金分红,上市之后公司的分红意愿也是逐年减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统计显示,10 年来投资者累计为国家缴纳了5388.91 亿元的印花税。

    也就是说,若加上券商收取的佣金,则股市对股民的分红回报可能还不够冲抵交易费用。

    在中国股市的第二个10 年的末尾,从普通股民到各界财经人士再到基金经理,市场各方群起炮轰A 股弊端———

    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

    中国证券市场不是一个值得中长期投资的市场。我们的市场坚定不移地推行了股权扩容计划,并且以几十倍上百倍的市盈率发行新股,居高不下的新股市盈率严重透支了企业未来成长发展的成果,哪里还有投资价值?

    经济学家韩志国:

    四年大熊市,投资者亏损累累,但A 股市场67% 富豪却在这四年中造就。在前1000 名富豪中,主板279 人,中小板496 人,创业板225 人,平均财富20 亿元。股权分置改革的成果被篡夺成为豪门盛宴,制度的最大受益者是富豪。

    华夏基金副总张后奇:

    股票市场如此惨跌,百姓血泪斑斑,权贵盆满钵满。世界上绝对不存在持续践踏二级市场投资人利益、一边倒偏向筹资者利益的单边资本市场!在这样血淋淋的市场形势下,还在那里大幅扩容、高调空谈所谓发行制度市场的人实在是不懂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

    天相顾问总经理林义相:

    长期价值投资彻底破产了,10 年下来不折不扣的“终点回到起点”、“上上下下的享受( 痛苦) ”!

    著名财经人士郎咸平:

    我们整个股市走到现在,是一个偏差越来越大的股市。一方面,投资者实际上不应该叫投资者,更多意义上应该是投机的成分更大;另一个方面,机构投资者与主承销商之间基本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形成强大的利益联盟,股民的利益没有办法得到保障。

    2012 难现“大牛”期待制度红利

    由于市场流动性对2011 年股市的表现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因此展望2012 年的市场,投资者更希望在政策微调的影响下,市场流动性会有所改善。然而,中金公司分析师汪超却指出,“内忧外患下,市场整体流动性预期不容乐观”。汪超认为,旷日持久的欧债危机演化进程,或使得资本外流及外汇占款趋势性下降。同时,国内货币政策放松趋势随着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而确立,但货币增长的困局压制流动性大幅放松的预期。

    因此,汪超认为,2012 年市场资金仍旧会供需失衡。根据当前假设预测2012 年市场资金供需,资金需求约1.2 万亿元,相对确定;资金供给1 万亿元,比较不确定,受诸多因素影响。但若宏观环境没有显著改变,市场供需仍旧失衡。

    “由于经济没有启动新一轮周期,政策也没有大的放松,预计2012 年不会是大趋势行情。”海通证券策略高级分析师陈瑞明认为,“但2012 年,经济下滑对股市的系统性下杀压力也将减弱。2012 年,经济对股市的冲击主要体现在局部阶段。”

    民生证券策略分析师张琢预计,2012 年市场的估值中枢在2900 点附近,运行区间为2300 点~3200 点。市场的风险因素主要来自于国际板和市场融资压力。

    面对2012 年A 股市场的资金困局,业内人士认为,投资者只有期待制度性红利改善市场资金困局。

    汪超表示,市场流动性改善需要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宏观环境变化,导致居民资产配置重新选择股票资产;二是制度建设,引入长期资金进入股票市场。“监管单位换届之后,已经推出一系列制度性改革措施,包括强制分红、创业板退市、打击内幕交易和研究鼓励长期资金入市政策等,制度建设短期可能由于抑制市场投机炒作而受到压制,但长期利好资本市场的建设,这将重新建立股票市场投融资平衡的功能,为引入长期资金进入股市作准备。”

    而在操作思路上,张琢建议投资者应该分时段地踏准市场节奏。比如,在2012 年初,由于目前至明年第一季度,国内外不确定因素依然很多,市场难以出现趋势性行情,因此比较看好主题性投资主题;而随着年中通胀、房地产投资、出口不确定性的三层阴霾散去,周期板块有望迎来估值修复;到明年下半年,“十八大”召开前后,“调结构”与“经济转型”有望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转型受益下的行业将迎来重大投资机遇。

    一个轮回的终结,也可以是一个新征程的开始。

[责任编辑:于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