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书观画总燃犀 倚马诗才世未知

2012-03-02 11:09:39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焦红霞

——— 记中国著名书画鉴定大师徐邦达

2 月23 日 ,与谢稚柳、启功并称为“中国书画鉴定三大家”的鉴定大师徐邦达先生离开了我们,享年101 岁。一天之内,几乎所有的传播渠道都弥漫了各界对于徐老先生的缅怀和哀思。有人说,他的离去,仿佛中国书画艺术鉴定界的一盏航灯瞬间熄灭了。从此,也许中国书画鉴定就失去了“徐半尺式”的可以一锤定音的权威支撑,以及一言九鼎的难能可贵的主心骨;有人叹息,全民收藏意识提高、文物真伪问题满天飞的今天,三位大师相继故去后留下的空缺,竟一时无人填补。

“他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谈起徐邦达,上海华人收藏家大会执行副主任祝君波深有感触,“像徐老这样经受传统文化教育,又遍览古代书画、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鉴定家,今天已难寻觅。”

博学多才的“诗词大家”

忆徐老,不能不提他的博学多才……

徐老家中富收藏,自幼即接触大量古今字画,14 岁开始学画,后求教于吴湖帆等多位名师,26 岁在上海博物馆正式涉足鉴定。新中国建立第二年,由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先生推荐,徐老调京到国家文物局,后转至故宫博物院从事古书画鉴定研究工作。

正如其夫人滕芳所说,徐老一生算是历经“三朝”:从清末、民国到新中国,而真正成就了他事业的是新中国,在故宫工作给他提供了最好的机会。徐老治学严谨,饱览清宫所藏历代书画珍品及国内外公私无数收藏。徐老曾与启功先生等组成全国古书画巡回鉴定专家组,历时8 年,著成《中国古代书画》多卷,后又完成《古书画鉴定概论》、《古书画伪讹考辨》和《历代书画家传考辨》等多部专著。从事古书画鉴定大半个世纪里,徐老为国家鉴考、收购、征集传世名迹不下三四万件,故宫博物院《高呼与可》、《出师颂》等镇馆之宝,就是徐老参与鉴定并极力促成收购的。徐老为我国古书画研究和博物馆建设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也被誉为独具慧眼的“华夏辨画第一人”。

上世纪80 年代初,中国画研究院建立伊始,院址在颐和园藻鉴堂,曾邀请徐老来院里作画,徐老温文尔雅,讲话不紧不慢,知识渊博,很有见地。徐老认定“唯书画二事,必能为之者始能鉴之,且为之精者鉴之精”,他作山水画功力深厚,书法也极为精到。

其实,在鉴定家身份之外,他还是一位杰出的书画家、诗人、词家。故宫博物院原院长郑欣淼称“徐邦达是中国艺术的国宝”,认为徐老在诗词书画方面的作为和鉴定方面的成就,都可称为大家。

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新是徐老的学生,在杨新的记忆中,他以前和徐老出差,每到晚上,徐老常常诗兴大发就作起诗来。在徐老心中,诗以言志,是中国文化最精炼的表现。中国传统的文人到后来都是诗画结合,而且这是在诗和画都达到一定水平之后的有机结合。

著名学者周汝昌和徐邦达是多年诗友,屡有唱和,他曾赋诗“鉴书观画总燃犀,倚马诗才世未知”,赞佩徐先生的诗词造诣不凡。

“鉴定学派”的一代宗师

忆徐老,不能不提他的鉴定成就……

徐邦达 先生是当今艺术史界历经百年沧桑的学术泰斗,也是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古书画鉴定大家,是中国艺术史界“鉴定学派”的一代宗师。徐邦达在鉴定古书画上开创了新的方法,继承了传统的鉴定方法,又结合现代考古学手段,将文献考据与图像解说有机结合。他系统地建立了古书画的鉴定标尺,真实地还原了中国书画史的发展脉络,将原先只可意会的感性认识发展成为可以传授的研究方法和学术思想!

徐邦达受其父亲影响,自幼酷爱书画,早年即名噪江南,不过为了国家的鉴定和收藏事业,中途有数十年未曾动笔创作,直至晚年才重拾画笔,临摹经典,创作山水。因为徐邦达鉴定眼力非凡,业界送他“徐半尺”的雅号。徐老某次为人鉴定作品,把画轴徐徐展开,刚看到一片竹叶的梢头,徐老便脱口而出:“李方膺!”画轴展开,果然是“扬州八怪”之一李方膺的作品。不仅李方膺的作品,很多书画卷刚打开半尺,徐邦达就已经说出了与此画有关的一切,以至人们送给他一个“徐半尺”的雅号。

徐邦达90 多岁时写了一幅“实事求是”,挂在书房的墙上以自勉,这四个字也是他鉴定原则的写照。“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每一次鉴定,他都很用心。如果当时定不了真假,就让人给他一点时间,他决不会仓促下定论。

杨新从三十多岁开始给徐老做助手,耳濡目染几十年,在他眼里,徐老能成为一代宗师,和他一贯秉持“没有成见,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不无关系。他记得有一年去徐老家,那时徐老已九十五六岁了。他看见徐老正在仔仔细细地读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的一套书,徐老边看还边写简短的评论。他告诉杨新:“以前年轻时是谦虚,现在是心虚呵。”在徐老眼里,书画鉴定未知数太多太多,很多问题都还解决不了。这句话令杨新终生难忘。杨新认为,现在的人稍稍有点成绩就爱称“老大”,而徐老从不认为自己是“老大”,一辈子都在勤勉地探索和求知,以力求更接近事物本质。

著名收藏家郭庆祥曾在上世纪90 年代中期多次请过徐邦达为其收藏的绘画作品做鉴定。“记得有一次我拿了八大、罗聘、黄慎的作品让老人家给鉴定,徐老看得很认真,遇到疑惑处还搬出一大堆资料一一对照、查询,末了给我下的他的结论是一真两假。当然,他并不认定自己的鉴定就一定正确,他还建议我再请几个鉴定家给看看,以避免自己的判断有误。”

在长期的鉴书观画过程中,徐邦达积累了丰富的鉴定经验,但他从不把这些经验据为己有。遇到年轻人向他请教书画方面的问题,他总是倾囊相授,知道十分就说十分。

徐邦达 先生驾鹤西去,标志着中国书画鉴定领域一个时代的终结!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这首出自《严先生祠堂记》的几句诗,是范仲淹对他的老师的评价。我们以此相送,祝徐老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赵亚希]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