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 艺术品市场“打假”声急

2012-03-16 14:40:49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焦红霞

“两会”部分代表委员热议文化消费市场健康发展

从“金缕玉衣”到“徐悲鸿的天价赝品”,再到前不久的“玉凳迷局”,受到的影响的不仅仅是买卖双方,更是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特别是对于艺术拍卖品市场来说,原本应该是公开、公平、公正的环境,现在却变得疑惑重重、赝品多多, 不啻将引发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信任危机。

随着近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猛发展,艺术品交易愈发火爆,在促进文化消费繁荣发展的同时,交易过程中赝品频出、国内拍卖公司不作保真承诺的现象也备受各界质疑。全国“两会”期间,各界对此问题的争议和看法直接反映在了相关提案、议案之中,部分代表委员对文物部门和《文物法》应如何解决艺术品交易市场中“鉴定难”、“假货多”的问题纷纷建言献策。

立法遏制艺术品拍假乱象

近日,拍出2.2 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真假之争引起人们对艺术品拍卖行业“拍假”( 拍卖赝品) 现象的广泛关注。来自安徽的钱念孙代表认为,目前拍卖法中的部分条款滞后于现实发展,建议修改完善拍卖法以遏制“拍假”现象。

据介绍,现行拍卖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买受人有权向拍卖人要求赔偿;属于委托人责任的,拍卖人有权向委托人追偿”。同时第二款又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显然,这里的第二款是针对少数拍卖标的而言的。但在现实中,一些从事文物艺术品拍卖的企业将此款适用范围扩大到全部拍卖标的,以此为根据拍卖赝品并逃避法律追究责任。”钱念孙说。

另外,现在部分拍卖企业特别是从事文物和艺术品拍卖的企业,在“拍卖图录”或“拍卖标签”中对拍卖标的所作的文字说明,包括作者、年代、来源、特点、优劣评价等,时有不实之词,客观上对买家正确判断拍卖品的真伪、价值等起到误导作用,却不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此他建议,在原第二款前增加“拍卖人对拍卖标的所作的文字说明应承担相应责任”内容,以防止部分拍卖企业收取买家高额佣金却不认真负责鉴定,以不实内容误导买家乃至知假卖假的情况出现。同时,在“拍卖标的”前增加“具体( 单件) ”等文字,以制止部分拍卖企业以本公司拍卖规则或拍卖前的免责声明为借口,对全部拍卖标的完全免责的行为。

规范文物和艺术品鉴定活动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文化厅副厅长李修松在议案中特别提出了“关于规范民间文物鉴定业务与行为的建议”。他认为,对民间文物鉴定人员应实施资质管理。由省级以上文物部门通过资格审核和组织业务知识技能单项考试( 按:有志者可通过一个个单项考试获得多项鉴定资质) ,颁发不同级别的责任鉴定员证书,方可从事某项( 或某几项) 文物鉴定。同时,建立此类人员文物鉴定业务档案,建立信用机制,实施动态管理。对于业务水平不断提高且鉴定业务和行为规范信誉好者,可通过资格审核和组织考试,提高其作为责任鉴定员的级别;对于不规范有违规行为者,视其情节轻重并根据有关规定予以相应处罚,直至取消其文物鉴定资质。有违法者,追究其法律责任。

在这一点上,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科研处主任余辉与李修松不谋而合。“普通百姓对于文物鉴定的需求日益增加,他们手中的藏品渴求得到专家学者们的认证。然而事实却是,现在市面上的文物鉴定专家良莠不齐,亦没有一个权威性的专门机构对鉴定家的资格进行认证,在这方面大大落后于建筑工程师、律师、医师、教师等行业的认证工作。”余辉今年特别提交了一个关于规范文物鉴定活动的提案,他建议:“由国家文物局委托专门的权威机构,对从事鉴定文物的人员进行资格认证,其方式可通过笔试、学术评审等手段,对合格者颁发资格证书,实行门类制,获得鉴定资格认证的专家可在指定的文物类别内进行鉴定,具有多项文物鉴定能力的专家必须具备相应的多项文物鉴定资格证书。获得鉴定资格认证的专家可以通过正常程序开设文物鉴定事务所,对鉴定文物费用的收取应真伪一致,不能因物真而多收款项,以防弄虚作假。在文物鉴定中,鉴定方只对文物的真伪品级品相艺术价值历史内涵负责,不应随意标价,以防疏漏。鉴定专家在鉴定事务所里可出具鉴定证书并自行承担民事责任,如有违法现象承担法律责任。工商税务部门应对鉴定事务所依法管理,发证机关不承担任何责任。

韩美林等文艺界政协委员建议,建立艺术品评估体系,即成立国家级艺术品鉴定机构指导拍卖评估,由权威专家鉴定与科技检测相结合,并全程公证。同时,为保证拍前鉴定的独立性,鉴定师不应与任何拍卖公司存在合同关系。此外,不少代表委员建议应尽快推动拍卖法的修订,对虚假鉴定联手做局等涉嫌欺诈行为,除承担民事责任外,须追加刑事处罚。

严格管理文物鉴定培训机构

提到文物鉴定,便不得不提及文物鉴定相关培训。《文物天地》月刊曾报道过社会上文物鉴定培训的情况:“上世纪90 年代初期,北京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开设数届文物鉴定研究生班,因系受国家文物局委托,从招生到就业,都在文物系统内封闭进行。”而目前,文物鉴定培训机构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纳入学历教育的高校培养,一类是非学历教育的社会培训。2003 年初春,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招收具有大专以上学历90 名新生。这批新生在三年学制内主修文物鉴定专业。“该专业参照博物馆藏品分类标准,文物鉴定专业开设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课三大类19 门课程。”据悉, 2006 年4 月2 日 ,该专业近50 名学生通过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并顺利毕业。

非学历教育的社会培训也在2003 年有所体现。上海某培训机构经申城市劳动局批准开办古玩鉴定师资格培训,毕业学生将授予助理古玩鉴定员的职业资格。“职业资格证书实行的是政府指导下的管理体制,由国务院劳动保障人事行政部门综合管理,通过学历认定资格考试、专家评定职业技能鉴定等方式进行评价;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以技能为主的职业资格鉴定和证书的核发管理。人事部门负责专业技术人员的职业资格评价和证书核发与管理。查询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网站确认,当时,上海仅有此一家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开展古玩鉴定技能培训。”

谈到有关社会上文物鉴定培训机构的管理时,李修松建议:“举办颁发毕业( 结业) 证书的文物鉴定培训班,都必须获得省级以上文物部门的许可,对其加强管理,并在相应的政策法规条文中予以规范。”

舆论监管合力才能实现繁荣

“整个艺术品市场和十几年前大不一样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张柏在任期间对此有较多的关注,他感慨道:“艺术品市场无论是从老百姓的重视程度还是流通数量渠道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是与整个社会文明的发展、市场经济的发展、全民文化素质的发展以及文物流通领域的发展相关联的。以前制定的相关法规政策已经不适应新的发展需要,出现了法律空白,给一些人钻了空子”。

据了解,依照法律,文物部门只监管文物商店和拍卖公司,古玩市场中由于存在大量不属于文物的旧货和艺术品,因此一直以来由工商部门和公安部门协同管理。“问题基本出在古玩市场,随着艺术品拍卖升温,古玩市场中也出现了少量文物。文物部门曾经参与过管理却发现无法可依,而工商和公安部门又缺乏相应的专业知识,这一块已成为目前所面临的难题之一。现阶段在全国范围内,社会上自发的文物鉴定机构有成百上千家。鉴定水平参差不齐,文物部门也无法对其进行专业监管,他们只需在工商部门注册即可成立鉴定公司。今后,这些鉴定机构文物部门要不要管?如何管理?都需要我们进行细致认真的调研。我认为这其中最难也是最复杂的问题就是鉴定机构的性质怎样确定。”张柏说。

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离不开健康有序的文化市场。全国政协委员、书法家沈鹏认为,健康的文化市场需要各个环节相辅相成,形成良性循环。“首先,作者要出好作品;其次,需要一批有眼光、敢直言的艺术评论家帮助公众认识艺术品;最后,还要有完善的监管体系,包括法律体系、市场执法体系等。”

沈鹏认为,假冒伪劣的艺术品对于作者和消费者都是一种伤害。假冒伪劣艺术品侵犯了艺术家的权益,而消费者一旦购买了伪作也会蒙受经济上的损失。

“艺术家应当办一些公益性的展览,让更多人接触到真正的艺术品。对市场上的假冒伪劣产品,不能以大度的心态原谅。同时,全社会更多地关注和了解艺术品,舆论和监管合力才能实现艺术品市场的真正繁荣。”沈鹏说。

[责任编辑:赵亚希]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