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在探索中踉跄前行

2012-03-23 13:57:15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焦红霞

生活是一本打开的书,美术馆亦如是,无论它是公立还是民营。陶醉其中,在给人以美的愉悦的同时,也滋润、蒙养、熏陶着心灵。

早春时节,记者来到位于北四环外的炎黄艺术馆。相对于北辰购物中心的热闹繁华,相隔不远的它似乎显得有些凄凉落寞……曾记得,上世纪80 年代末,画家黄胄在发扬民族艺术的理想中为创办它殚精竭虑,从1991 年建成开馆到债务累累,再到2007 年与中国民生银行达成捐助托管合作协议,炎黄艺术馆在中国民营美术馆领域率先发声却经历了多重磨难。许多年来,以它为代表的中国民营美术馆在非规范化的市场中成长。从诞生之日起便踉跄前行的它们,勇当弄潮儿,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美术馆建设热潮。

近期,随着公立美术馆免费开放和改扩建的热潮迭起,民营美术馆如何应对“免费开放”和随之加剧的生存压力,这一问题引起社会关注。同时,这一新举措关乎美术馆事业的健康发展和繁荣壮大,更关乎民营美术馆是否能够更好地提供多样的文化服务。

民间资本催生建馆热潮

从1991 年第一家民办公助的民营美术馆———炎黄艺术馆开馆,到如今民营美术馆如雕塑般林立在城区之中,中国的民营美术馆之路已走过20 个年头。

20 年中,民营美术馆可谓一直在摸索中前行。几起几落,民营美术馆始终坚韧地跋涉在社会的转型和时代的浪潮中。上世纪90 年代,民营美术馆作为新鲜事物,出现在中国大地上,成都上河美术馆、天津泰达美术馆、沈阳东宇美术馆的相继开馆,揭开了民营美术馆的新篇章。但部分早期民营美术馆面临资金和政策上的种种困境,几年后纷纷倒闭。

2002 年前后,第二波民营美术馆的建设浪潮由北京今日美术馆等引领起来。2003 年之后,上海多伦美术馆、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南京广厦美术馆在中国东部“大张旗鼓”开门迎宾。2007 年,民营美术馆迎来第三波圈地建设风潮,年初破土,基本都在年底落成投入使用,其中包括天津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鄂尔多斯美术馆、四川青城山美术馆群等。近几年,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民营美术馆建设更是如火如荼,上海上世纪30 年代的博物馆改造成了上海外滩美术馆,首展颇为吸引眼球———“蔡国强:农民达芬奇”;与此同时,上海诞生了国内首家夜间开放的美术馆———民生现代美术馆……

有分析人士说,本土民间资本在四处游荡,海外艺术基金在汹涌建仓,艺术市场在泡沫的警告声中持续走高,一批早年间的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开始抢占自己的阵地和展览平台。这也许就是近年来中国民营美术馆大量涌现的重要原因。“民营美术馆方兴未艾,是社会资本、民间资源向文化领域投入和汇集的体现,也是国家文化繁荣发展、文化生态日益丰富的体现。”在前不久举行的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2011 年会上,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主任范迪安如此评价。纷纷落成,相继倒下,又东山再起,带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和锐气,民营美术馆已然成长为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挑战着传统美术馆的建设和评价标准,冲击着原有的美术馆体制与格局。

定位缺失致使价值打折

卢浮宫之于古代艺术馆,奥赛博物馆之于西方19 世纪艺术馆,蓬皮杜中心之于现代艺术馆,凡尔赛宫之于宫廷博物馆……放眼看去,相比这些屹立在国际舞台上定位清晰、资源充沛的业界航母,当前国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一大堆美术馆,基础尤显薄弱。由于人才匮乏、定位模糊、资源匮乏等种种问题,不在少数的美术馆纷纷陷入到“重硬件建设,轻软件配套”、“重展览,轻学术研究和公共服务”及“重当代艺术,轻传统文化”的怪圈当中。

民营美术馆的数量正在日益增加。北京的宋庄美术馆由村里自己出钱建造;深圳的大芬村原本是个渔村,近些年专门生产外销画,在世界市场占有很大份额,为欧美的低档绘画市场提供了大量复制品,赚钱不少,他们在村子里也盖了个美术馆;广州的时代美术馆、上海的外滩美术馆,都是民营的,而深圳的华·美术馆,则由国企兴建,上海的喜马拉雅中心,是房地产商投资的美术馆。在民营美术馆当中,公认比较好的是北京的今日美术馆,展览办得多,规模也比较大,而且非常国际化。

尽管美术馆纷纷落成,从建筑上讲很有特色,但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合格的美术馆。“部分城市建设美术馆的目的似乎是为了装点门面,结果变成了一个形象工程,至于美术馆如何才是合格,怎样定位,应该收什么,藏什么,展什么,并不明确。”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坦率指出了美术馆建设中的弊端。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认为,多数美术馆建筑都存有严重缺陷,不合格的不在少数,这是因为主管方、设计方对美术馆的专业规范要求不熟悉,一些美术馆,从馆长到专业部门成员,95 %都不是专业出身。设计师对美术馆的功能要求也不清楚,以致设计上出现了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新建美术馆的空壳现象也正变得十分明显。

美术馆的定位缺失也是很多专家深感忧虑的问题。既是美术行家,又担任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的诸迪认为,大部分美术馆在建设与运行中都缺乏明确的定位。“定位”一方面指美术馆职能的定位,另一方面指自身在地域文化发展格局或是大的美术发展格局中所处的角色定位。诸迪说,目前很多美术馆的收藏基本上是以展代收,这样的收藏缺乏规划;此外,被动型展览在美术馆也比较普遍,多是些社会需求的展览,缺少自己的策划。

潘公凯说,由于事先缺少定位,以致许多美术馆一盖就是几万平方米,可实际上又没有多少有价值的藏品。

对于民营美术馆的定位,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何炬星认为,民营美术馆的身份特征不仅仅是相对于公立美术馆而言,也不仅仅是资本所有制的问题,更不是所谓“国有美术馆体系的补充”,它的生命力在于这个时代赋予了它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社会需求,赋予了它创造性地构建自主表达和价值判断体系的历史机遇,赋予了它在广阔的历史和国际视野中呈现出先进文化力量的可能性,它在国家未来的文化建设中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有造血机制才能持续发展

在当今这个“美术馆时代”,民营美术馆因在政策保障、属性确认、资金管理、营销策略、学术研究、国际对话、公共教育等诸多方面的探索与策略,引来美术界的众多“支招”。对于资金问题这个关系到民营美术馆生存与发展的最根本问题,馆长们应该更有发言权。

日前,我国规范意义上的民营公益性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迎来了开馆10 周年的时刻。今日美术馆之所以在第二次浪潮中站稳了脚跟、成为业界翘楚并且表现活跃,馆长张子康给出了答案:作为美术馆,尤其是民营美术馆,首先在体制上要是非营利的机构,因为只有美术馆的收藏成为社会文化资源,才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和社会的资助;其次,要按照国际美术馆标准要求自身的展览品质以及运作机制;“建立良性循环的文化产业链条也十分必要———今日美术馆按照西方成功美术馆的经验,增加了图书出版发行,书店、咖啡厅、艺术衍生品中心的经营,这些项目的收益一部分会用来补助美术馆的资金来源。此外,民营美术馆还应该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公益美术观念资金机制,坚持美术馆的公益性。”

范迪安认为,民营美术馆可以从中国社会发展的大局来看待自身的发展机遇,从国家关于文化建设的精神和政策中体察到新的方向。“美术馆资源与社会需求之间的供求关系正在呈现出一种非常活跃的态势,民营美术馆可以用自己特有的活力和创造力与相关政策精神形成互动,促进自身的发展壮大。”他认为,目前的关键在于建立更好的关于民营美术馆的注册、评估、登记制度。“比如,每年开放多少天、有没有在开放中提供相关的导览服务、有没有一些公共教育和面向社会公益性的讲座……当然,政府要更多地在政策上给予扶持、指导,比如在接收捐赠、赞助等方面,要给予民营美术馆更好的条件。”范迪安的说法得到张子康的认同。

张子康表示,个人与企业向诸如民营美术馆等非营利社会文化机构进行捐赠或赞助,是否可以向发达国家的做法看齐,享受“同额免税”的政策,这个政策所提供的“造血机制”可以保证美术馆生存的持续性。制定和放宽针对美术馆实行的一系列相关免税政策,以建立健康的美术馆运营机制,真正让中国的美术馆形成一种文化时尚。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