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很忙”其实很简单

2012-04-04 15:13:13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焦红霞

被涂鸦的杜甫“无所不能”,是恶意的丑化还是善意的调侃

诗圣杜甫怎么也没想到,在1000 多年后的2012 年,自己居然成了微博红人。穿越到现代社会的他简直“无所不能”,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时而脚踏摩托;时而又变成各种动漫形象,海盗路飞、宠物小精灵、火影忍者……那个忧国忧民的、倚在破旧茅草屋前高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何时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文坛斗士,此时荡然无存;那个有着沉郁顿挫诗风的诗人也一去不复返,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喜感十足的时尚达人。他的称谓生平由此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杜甫,男,唐朝著名诗人,汉族,字子美,世称杜少陵、杜工部、杜拾遗等,自号少陵野老,生于公元712 年,卒于公元770 年,“忙”于公元2012 年……杜甫的形象定格千年,而2012 年却又忙了起来,为什么呢?

杜公“遭遇”涂鸦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这是唐朝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著名诗篇———《登高》。这首诗出现在高中二年级《语文》书中,右侧还配有一幅杜甫侧坐望天的半身画像:一脸肃穆的“诗圣”杜甫端坐在岩石上,形销骨立,帽带飘扬。该配图由已故的人物画大师蒋兆和先生绘制,定格为忧国忧民的经典形象。据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这幅蒋兆和的《杜甫像》原作就在馆内,被作为馆藏重要文物珍藏着。

而多组“杜甫很忙”的图片正是以此为原图片进行的再“创作”。近日,网上流传着一组组《登高》一诗及其配图,诗还是那首诗,可诗人杜甫却变了模样。手拿“霜之哀伤”堕落的阿尔萨斯王子,穿着湖人队服在球场上打球的科比,肩扛冲锋枪的飞虎队队员,骑着扫帚的巫师……这就是杜甫变身后的“形象”。刚画完并上传了“福尔摩斯版杜甫”的网友“鬼笔君雷文”表示,自己是看到网上流传出的很多学生画的杜甫后灵感被激发,才跟风上传的。因为他喜欢福尔摩斯,所以就将杜甫画成了这个样子。他们在涂鸦之时,只是将杜甫的画像当做了一个“素材”而已。

记者在百度输入“杜甫很忙”,相关图片显示有16,300 张。

在随机采访中,一位高三的学生向记者表示:准备高考的日子是非常痛苦的,也是非常难熬的,所有人都像待宰的猪一样被人注水,压力非常大。这时,人们会通过涂鸦来发泄情绪,以此缓解压力。这种涂鸦丝毫没有恶意……

采访中,记者发现教科书上被网友“发挥”的还不止杜甫,李白、辛弃疾及一些外国名人画像都曾被上课不专心的学生拿来涂涂抹抹,所以“杜甫很忙”后,还有网友上传了“李白不服气了”等系列。

而对于网友们的“创作”,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馆内宣传负责人认为,今年恰逢诗圣杜甫诞辰1300 周年,馆内的纪念活动正在筹备,这个现象引起大家关注杜甫是好事,但因为对象是杜甫,网友创作时也要考虑杜甫的身份地位,尊重传统文化,有些创作不雅。她表示,“将杜甫画像拿来涂鸦,是对杜甫的一种亵渎,娱乐也要有一定的尺度,恶搞也需要看对象。”

争论:恶意乎 善意乎

是恶意的丑化还是善意的调侃?一时间,争论声四起。

记者在新浪网上,查阅了“有关你怎么看涂鸦杜甫画像调查”,归纳发现认为是对诗圣的丑化,应该谴责的占57.6% ,其中河南地区占90.2 %;是种幽默感的体现,无伤大雅的38.5% ,其中河南地区占90.8 %;认为无所谓的3.9% 。

无意中,记者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杜甫被很忙后,家乡人民很生气。

河南省诗歌协会会长马新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杜甫精神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之光,我们决不允许诋毁杜甫形象。”他说,杜甫是1300 年来,为数不多的为底层老百姓鼓与呼的伟大诗人。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等他的经典诗句都是在为底层老百姓呐喊,他的诗句也最能代表最底层老百姓的心声。他不但是1300 年来威望最高的诗人,而且还是全世界最受尊重的诗人之一。

“如果是有人恶搞杜甫,恶意丑化杜甫形象,说明他是无知的、浅薄的、低俗的。”马新朝说,恶搞文化、穿越文化不能没有民族底线,不能没有精神之光。我们要尊重杜甫,敬仰杜甫文化,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发扬光大。

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更是在微博上引用唐代文人韩愈的“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一诗,讽刺涂鸦者没文化。有些网友也纷纷表示不满,加入了抵制恶搞的行列。

网友“瓦当”说:“对文化的恶搞,对人物的穿越,反映了当前一个时代的浮躁,一种社会的心态,一种现实的现状———此事发生在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身上,别有意味!”

“啦啦飞啦eligere ”说:“杜甫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这样恶搞他,古人虽死,也是有人格的,这样践踏古人的人格,是不是有些欠妥。”

“杜幽月”说:“别人拿你祖宗开玩笑你会开心?请大家自重!”

“很无聊!诗圣岂是这么让你们涂鸦的!中国五千年的传统美德何在?对你们无语!”网友“學不會BOBO ”说。

“如此恶搞诗圣,这是对文化的亵渎。”网友“尊严天下”说。

知道“杜甫最近很忙”,河南省杜甫研究会副主席程韬光笑着表示着自己的关切:“孩子们太有才了。”这位力作《诗圣杜甫》获去年茅盾文学奖提名的作者对“杜甫很忙”的看法颇为开放,某种意义上说,对于扩大杜甫在现在学生中的了解度,以及让成年人回味杜甫的生平文章,都有种‘剑走偏锋’的积极作用。”

程韬光说,实际上,历史上的杜甫就有种自我戏谑、调侃的精神。

如他回忆童年的诗句:“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其顽皮形象,跃然纸上。

记者也忆起了他的《空囊》,这是杜甫流寓秦川时写的诗,苦涩中而不乏幽默:“翠柏苦犹食,明霞高可餐。世人共鲁莽,吾道属艰难。不爨井晨冻,无衣床夜寒。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诗人在诗中说道,世人以胡做乱为苟得富贵,自己因直道而行只宜艰难穷困相属,活该到了断炊、无衣的地步。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小钱为我看守着钱袋子呢。

也许,正因杜甫于贫饥之中意兴不减、诙谐风趣的性情,方可支撑其精神,从而顽强地走向一处又一处的人生风雨!

反思:僵化的应试教育

“杜甫最近很忙”系列图画的始作俑者由一些中学生“在上课无聊时”所作,记者对老师和学生的看法充满着好奇。

在北京西城区月坛北街和月坛南街之间,有一所西城区重点学校。临近中午放学时间,记者等候在学校的大门口。远远望去,教学楼前的几簇迎春花争相开放,操场上,一群生龙活虎的学生们正在打篮球……沐浴着春日的阳光,校园里一片静谧祥和。

随着下课的铃声,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了校门。

“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们,对最近涂鸦杜甫有什么看法?”记者拦住了几个高中模样的学生。

“很有趣”,“虽然我们不是作者本人,但我们是同龄人,我们这样做绝对没有恶意”,“您是记者,请您帮我们呼吁一下,我们没有你们成年人想得那么复杂,我们很简单,别把我们想得那么不堪”……

在学生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望着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记者的脸一阵阵发热。

记者随后给一位语文老师拨通了电话,这位担任语文教学多年的老师向记者表示,“孩子们确实很有创造力,居然把一生愁眉不展的杜甫变得如此千姿百态。有些老师很忧虑,我觉得大可不必。”

赵 老师很是幽默,杜甫本身是现实主义诗人,其诗作一直关注现实,所以,他在现实中被关注了一次,一定也不会见怪;年轻人通过涂鸦事件可能会对他产生兴趣,进而去了解他的生平和作品,未尝不是件好事;杜甫的形象也不会因为网友们的恶搞而变得不严肃、不神圣。“当下,我们是否应该反思涂鸦事件为何会出现?是否更应该反思我们语文应试教育?”赵老师表示。

一位研究语文教育的学者认为,现在流行的解构主义让部分人群习惯性怀疑一切。我国有符号化人物的传统,五千年来,一个个典型人物纷至沓来,让人应接不暇。当下人们的思想受到巨大冲击,由此产生应激反应,走向了符号化的对立面,即解构。“你高高在上太威风,我偏偏要拉你下神坛”,这可以看做是时代的一个特点。从积极意义上讲,这是人们重新认识自我的过程;从消极意义上讲,过度地解构异化怀疑一切,会陷入无所适从的精神迷乱之中。

他表示,教科书几十年如一日不加改变,早已不适应现在学生的心理;老师照本宣科,归纳中心思想式样地解读杜甫,其思想内容大多停留在宋代的理解,更多地依旧是说教,无法满足学生的天性。“杜甫形象数十年没有改变,但学生们的思想在变。同时,教材视角缺失、缺少情趣、缺乏求真精神也是一种客观情况。于是,‘杜甫’成了任学生们打扮的‘小姑娘’。参与涂鸦是对当下僵化的语文应试教育的不满,是宣泄一种考试分数下的压力!”

语文应试教育的枯燥无聊,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又一次被提及,记者与被采访者似乎都多了一些无奈!其实,杜甫绝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道德符号,绝不是一个整天愁坐苦吟的诗圣,他也有过追鹰逐兔的豪迈生活,也有浪漫飘逸的多面性……杜公有灵,闻听此言,亦当莞尔!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