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娱令” 能否限住鉴宝类节目脚步匆匆

2012-05-11 10:55:36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焦红霞

3 月29 日 ,国家文物局新闻发言人李耀申表示,将加强对媒体有关文物节目、栏目的管理,提倡宣传普及文物鉴赏知识类节目,限制文物估价类节目,禁止在节目中进行文物交易。有人称之为国家文物局“限娱令”。

事隔两天,4 月1 日 ,北京卫视的《天下收藏》依旧热热闹闹:

这一期的主题是“画意诗情”,以一幅八大山人朱耷的《朱雀图》开场,在资深艺术品拍卖界人士、鉴赏家甘学军介绍完毕后,著名节目主持人王刚旋即接过话茬:这幅画如果在市场上流通,大概得多少钱呢?

“按现在的价,应该是要超过千万了。”甘学军说。4 月,《天下收藏》又迎来了开播6 周年庆典,打出的广告词更是鲜明热辣。

近年来,随着全社会对文化遗产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以鉴定文物、估价、模拟拍卖等为内容的电视节目,几乎每天都在我们身边轮番上演。国家文物局的首次明确表态,能否限住鉴宝节目的脚步,常被鉴宝节目制片人和主持人挂在嘴边的“盛世收藏、收藏盛世”,能否真的通过收藏来满足人的精神需求……

国内鉴宝类节目“火爆”

近些年艺术品市场大热,民间收藏兴起,由于文物收藏的专业性和复杂性,一般的收藏爱好者大都像求医一样,需要鉴定师或专家的指导与鉴别。在这种情况下,寻宝鉴宝类电视栏目也应运而生。这些节目,大致上可分为以介绍文物价值和收藏背景、普及文物知识为主要内容的文物鉴赏类节目;以专家现场鉴定文物真伪并估价为主要内容的文物鉴定类节目;以文物鉴定评估和现场文物交易为主要内容的文物交易类节目。

记者在互联网上进行了搜索,不完全统计,当前共有17 家电视媒体开播了有关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等内容的电视节目,共20 档左右。最火爆时全国鉴宝栏目达50 个。如浙江电视台《宝藏天下》、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河南电视台《华豫之门》、陕西电视台《天下宝物》和《中国书画名家》、深圳电视台《盛世收藏》、成都电视台《西部珍藏》、长春电视台《盛世宝典》和《书画艺术周刊》、山西电视台《珍宝档案》、昆明电视台《盛世典藏》、天津电视台《艺品藏拍》、湖南电视台《艺术玩家》、凤凰卫视的《投资收藏》等。

其中,凤凰卫视资讯频道的《投资收藏》节目不仅快速及时地报道全球世界艺术品市场的最新动态,而且经常邀请全球范围艺术品收藏领域的权威人士、学者、投资专家到演播室内访谈,深度挖掘艺术品背后的故事,剖析解读历史之谜;深圳卫视的《盛世收藏》讲故事设悬念,层层设疑,步步深入,揭开藏品传奇故事的面纱,挖掘其背后精彩的人文传承,在娱乐化和投资理财专业化的艺术品收藏类电视节目中独树一帜;具有同类意味的还有央视国际频道的《国宝档案》;昆明电视台的《盛世典藏》首开先河,直接借用了直播拍卖现场的形式,现场安装数十部热线电话,不能到现场参与竞拍的购宝者可以通过电话委托竞拍,直播拍卖的形式令人耳目一新;北京卫视的《天下收藏》更是在“娱乐至死”的大道上飞奔,以“去伪存真”为宗旨上演的“砸宝”环节颇能“夺人眼球”……

为了提高收视率,一些名人也加入了收藏类电视节目,如收藏鉴赏家马未都主持湖南电视台的《艺术玩家》;著名演员、收藏家王刚主持北京电视台的《天下收藏》;《艺品藏拍》先有相声演员杨议主持,全新改版后又有央视著名主持人陈铎加盟;凤凰卫视的《投资收藏》则由台湾名嘴曹启泰主持。

对于鉴宝类节目为什么要设置文物估价和交易环节?作为国内最著名的文物鉴赏类节目之一、北京卫视《天下收藏》栏目制片人韩勇道出了圈内人的共识:“有一定的价格体现,是适应观众的要求。”《天下收藏》栏目的邀请嘉宾、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甘学军也表示,公众有了解文物价格的需求。

“高收视率”背后藏质疑

文物鉴赏类节目侧重于讲解文物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在介绍文物收藏背景时也注重宣传相关文物法律法规,正面导向作用十分明显。而文物鉴定、交易类节目形式轻松活泼,节目所涉文物均来源于民间,能切合观众的观赏需求,为宣传文物知识和历史文化、提高观众的文物鉴赏水平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甘学军认为,鉴宝类节目的主流是好的,“要不,这类节目收视率怎么会那么高呢?”

在这“高收视率”的背后,有网友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穿过我的宝物你的眼。你的眼中金光灿灿,我的心里一片茫然……随着该类节目数量的增长和竞争的加剧,一些节目为了追求收视率,也出现了一些片面夸大文物经济价值、渲染一夜暴富畸型心理的不良倾向,值得警惕,亟须管理。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的分析一针见血,有些节目掉进了钱眼儿里,唯“孔方兄”马首是瞻。借着文物鉴赏之名,播出的却是文物估价之实,专家紧盯的是“买来时多少钱”,收藏者执着于“要是真的能值多少钱”,这成为不少鉴宝节目的共同品格。“且不说那些携宝上场的市民、节目制作方和鉴定专家之间存在利益关联,鉴宝有假货谋取真身之虞,扮相高雅的节目由此暗藏欺诈陷阱;就是一些标榜对赝品‘零容忍’的节目,也同收藏的基本功能和主流价值不相吻合。比如说,收藏者带来现场的物品,不管是否具有欣赏价值,凡是假的一概当场砸碎。这看似‘爱憎分明’,好端端的物件当场‘香消玉殒’,使得观众印象深刻,其实,这还是把藏品视作商品,将具有‘文物的价格’当成了收藏的标准。”

对于真正的收藏者来说,物品的首要价值并不在于是否文物,有多少年份,稀缺到什么程度,而是自己是否喜欢。冲着喜欢去的,才会因为割舍不得而收藏;而冲着物品价值去的,只要能以更高价格脱手,就不会多留片刻。即便藏品不是真品,也并非毫无价值,收藏不仅需要强调文物的价值,更应突出收藏本身的乐趣,藏家无论贫富均能从中取得精神收获。“单纯强调藏品的文物价值或者市场价格,有悖收藏作为生活方式和文化现象的旨趣。”顾骏说。

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张廷皓看来,在许多文物鉴定、交易类节目中,鉴定程序不够严谨,专家水平良莠不齐。他表示,文物鉴定的程序往往十分简单,所谓的鉴定专家无须对文物仔细观摩、对照标本、查找资料,匆匆一瞥即可得出天文数字,让社会公众对于文物鉴定的科学性和严肃性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另一方面,节目制作方遴选鉴定专家时缺乏标准,很多所谓的鉴定专家缺少必要的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少数甚至是混迹于文物市场中的古玩商,因此节目中经常出现文物真假不分,价格大起大落等情况。

他还坦陈,上镜文物缺乏选择,部分文物涉嫌违法。由于节目制作方漠视相关的文物法律法规,文物鉴定、交易类节目中常有“持宝人”持疑似出土文物上台鉴定的事例。对此,主持人不是适时宣传文物保护法,而是引导专家直接为此类涉嫌违法的文物进行鉴定和估价,对文物保护法律法规的贯彻实施和倡导正确的收藏理念都产生了十分不利的影响。

张廷皓严肃地指出,文物交易类节目形式涉嫌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允许从事文物经营活动的机构只有文物拍卖企业和文物商店两类,任何机构在开展文物经营活动前均需取得文物部门颁发的相关资质证书。而文物交易类节目在未取得任何文物经营资质的情况下,直接在演播室内进行所谓“最高价出让”、“十秒夺宝”等类似于买卖、拍卖的现场交易活动,涉嫌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限娱令”并非“尚方宝剑”

对于鉴宝类节目,一些专家学者颇有微词。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早前就曾表示,鉴宝类节目无权对出土文物进行估价和鉴定。“实际上在我们看来,它就像个娱乐节目。”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安家瑶说,“我们学界都觉得,鉴宝类节目对我们是个很大的伤害。”

伤害是否还会继续?

在国家文物局将加强对鉴宝类节目管理的表态发出后的一个月内,记者连续收看了几期当下收视率较高的鉴宝类节目,发现这些鉴宝类节目依旧故我,根本没有任何调整措施。《天下收藏》节目制片人韩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称,目前暂未收到节目调整的通知。对此,甘学军认为,国家文物局此举可操作性不强,对艺术品市场没什么影响。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也发表了同样的意见,媒体的娱乐化倾向可能会对大众造成误导,但不会对市场产生大的作用,市场的交易秩序及定价机制与媒体,特别是娱乐化后的媒体关联度不大。“我们倒是非常担心,提倡宣传普及文物鉴赏知识类节目所带来的一些影响。”西沐说,“文物鉴赏实际上是一门门槛很高的专业,过分强调普及文物鉴赏知识,易使大众利用有限的经验去市场捡漏,更应该做的是加强大众的社会美育工作。”

对于甘学军“一纸空文、可操作性太差”的说法,张廷皓也开出了具体的药方:

建立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类电视节目的准入制度。宣传、文化、文物、广电等部门可联合开展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类电视节目专题调研,在此基础上研究建立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类电视节目的准入制度,从而达到鼓励文物鉴赏研究类节目、限制文物鉴定估价类节目、禁止文物现场交易类节目的目的。

树立正确导向,提高节目质量。可请文物部门为各电视媒体制作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类电视节目提供业务咨询,对拟入节目的文物遴选条件、专家资格要求、文物鉴定程序、估价方法以及文物法律机制、文物专业知识表述等问题进行规范。

建立文物鉴赏鉴定交易类电视节目的监听监看和事后监督机制。对各电视媒体制作播出的此类电视节目进行逐期监看,对节目中存在的问题及时提出整改和处罚要求。

“现在主管部门对鉴宝节目加以引导,不但需要整治各种乱象,更有必要尊重收藏的自身逻辑。鉴宝节目不宜一味迎合社会热点和大众嗜好,以提高收视率;不妨多点创意,既调动收藏者的情绪,又鼓励健康的价值观,如此,不但能够鉴定出有价值的收藏物,公众也能从这些有内涵的电视文化产品中获益。”顾骏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