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国粹尚需注入“营养元素”

2012-05-21 14:18:59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王 志 汪 婷

专业人才少、演员工资低、演出票价高、观众少等因素制约了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和创新

“‘十二五’期间,推出100 部以上深受人民群众喜爱、久演不衰的优秀保留剧目和精品剧目,保护和扶持60 个左右全国重点地方戏曲院团,扶持创作60 台左右优秀地方戏剧目,30 台左右优秀京剧剧目,挖掘整理改编20 台左右优秀昆曲剧目……”

5 月10 日 正式发布的《文化部“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谈到对我国戏曲的保护与发展用了浓重的笔墨来描述。在《规划》中,“国家艺术作品引导发展工程”第一项明确指出,将继续实施“国家重点京剧院团保护与扶持规划”,办好“中国京剧艺术节”等艺术活动,不断推出一批优秀艺术作品和优秀艺术人才,并继续开展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奖评选和优秀保留剧目大奖评选。

业内人士称,此举标志着国家对京剧的扶持与振兴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据记者了解,自四大徽班进京以来,京剧已有200 余年的历史了。在这200 年里,京剧发展迅速,经历了从形成自己的风格、逐渐成熟,到鼎盛的过程,成为我国的国粹艺术。我国的音乐、文学、历史以及传统的审美无不在京剧上面有所体现。在当今流行文化盛行的时候,该如何传承和发展京剧,让这门古老的艺术重现昔日的辉煌呢?

台前新蕊绽放

进入5 月以来,梅兰芳大戏院和长安大戏院可谓热闹非凡。近半个月时间,中国戏曲学院的106 名学生以汇报表演的形式为京剧票友献上了《四郎探母》、《龙凤呈祥》等多台经典剧目,赢得了满堂喝彩。与此同时,央视戏曲频道《空中剧院》也利用黄金时段对演出进行了直播。

随着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及首届“中国京剧流派班”学员的毕业亮相,“国粹经典的传承与发展”这一话题再次受到关注。近年来,“两赛”(青京赛、学京赛)、“两班”(青研班、流派班)、“一院”(央视戏曲频道《空中剧院》)已成为我国京剧人才培养链条中的重要环节。

据记者了解,除汇报表演以外,刚刚结业的这届“青研班”和“流派班”,从招生选材到阶段教学汇报,都通过央视戏曲频道的《空中剧院》向社会全程播放。演员的表演通过荧屏被放大到观众面前,对演员的监督、激励作用和宣传都起到了良好的效果。不少京剧爱好者表示:“我们老戏、新戏都喜欢,老角儿、新角儿都捧场。只要京剧能顺顺利利地发展和传承下去,作为观众,我们会多给年轻人以掌声和关注,让京剧更加年轻化。”

不难看出,走出一直被抱怨“票价过高”的戏院,平面、网络、电视、广播等多种媒体的介入为京剧展示自身魅力带来了更多机会。其成效从2011 年“首届青年京剧演员北京擂台邀请赛”武生组金奖获得者詹磊的一句话中便可见一斑:“我在这栋楼里住了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我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但擂台赛颁奖晚会一播出,第二天就有人问我说你是京剧演员吧。得到的关注多了,作为演员,我的责任和压力也确实大了。”

据悉,为了扶持戏曲艺术的发展,北京市政府也对中国戏曲学院的戏曲表演人才培养已采取了免学费特殊政策。据记者了解,2012 年,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的招生人数从去年的115 名增至195 名。如今,该院五届“青研班”已培养了179 名学员。从京剧名家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李佩红,到青年一代的凌柯、王璐、王雪清、刘魁魁等,皆受益于“青研班”。

幕后黯然神伤

不过,免除学费的特殊政策,培养名角儿的摇篮,似乎都没能让中国戏曲学院的招生处门庭若市。对此,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主任张尧解释说,京剧专业招收的学生必须有至少6 年的专业学习基底,进入大学前已基本会二三十出戏。由于市场的规模限制、专业人才的严格要求、学习的难度大和成材率低等原因,报考京剧专业的学生就少之又少了。

家住北京珠市口西大街的薛老先生做了一辈子的京剧道具。立夏过后,年过七旬的他,每天一清早就坐在院子里做“髯口”。薛老先生告诉记者:“干我们这一行儿的哪儿有退休一说,只要你爱这个,就愿意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为止。可是现在,喜欢学这个、干这个的年轻人太少了。有时候街坊家来小孩儿串门,都问我做‘大胡子’干嘛,他们对京剧已经没什么概念了。”

诚如薛老先生所言,目前,京剧舞美的服装、化妆、道具、盔箱以及京剧器乐中的打击乐人才也陷入十分短缺的境地。演员穿戴的服饰,如蟒、褶子等都是手工缝绣,需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才能制作出一件成品,从事此行业的人已经很少,以后只能从机械的流水线里出成品。

薛老 先生还告诉记者,京剧化妆、京剧服饰是分工非常精细的专业。以京剧的头饰为例,一道道程序都需要有人专门配合,协助演员完成妆容。京剧舞美分“服、化、盔、道”4 个箱子,每个箱子里的物品使用也需要有专门负责的“箱倌儿”,甚至东西的摆放都有其规律和要求。

张尧表示,这些专业在京剧演出中必不可少,他们是幕后英雄,是艺术家离不开的人。经过这些年的努力,表演和演奏人才队伍已经有所壮大,而舞美方面却断代了。

此外,京剧的编剧人才也出现告急的状况。有业内人士指出,京剧剧本不是话剧加唱,不是抒情性词语的叠加,更不是直白的平铺直叙。要创作出好的京剧剧本,需要编剧具备深厚的中文、尤其是古典文学的功底,要熟读历史、理解中国文化,要懂得戏曲流派、舞台程式等,需要扎实的基本功和长时间的文化积淀。

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会长姚欣认为,现在专业学院培养的戏曲编剧文学功底不强,韵白不精,大都缺乏对京剧艺术的执著精神,一窝蜂地投向影视的怀抱。部分“留守”的戏曲编剧也大都“无所不能”,无论现代戏还是古代戏,南北的剧种都能见其身影,以至于戏剧展演上出现不同作品、同一编剧“撞车”的现象。他希望,编剧应坚守艺术创作高地,用文学滋养京剧的剧本创作,同时,院团应建立剧本创作的激励和合作机制,为青年编剧的成长搭建良好的平台。

“继承好传统,京剧才有底气。戏曲的传承靠什么?就靠人一代一代的传下去。青年戏曲演员,他们需要生存,如果解决不了他们的基本生活问题,想要留住人才,继续弘扬民族艺术绝对是一句空话,口号而已。”湖北京剧院院长朱世慧表示了他的担忧。

舞台延伸促新生

“据我所知,在北京长期演出戏曲剧目的剧场中,每次场租约为5 万~7 万元不等。如此推算,除却场租费、演职员劳务费等基础成本,一般性的演出收支也仅能勉强持平,许多时候演出院团甚至是在‘赔本赚吆喝’。”

基于这样的现状,身为北京京剧院“九大头牌”之一的全国政协委员谭孝曾提出:“可否参照博物馆免费开放的模式,考虑将剧场场租予以适当压缩,以降低院团演出成本,继而提升演职员薪金、降低票价,走‘薄利多销’的路子?以此推动观众购票热情,使低收入者不因高票价被拒绝于剧场之外,进一步鼓励提升演出质量、扩大戏曲观众受众面,保证戏曲演出和艺术市场更积极健康的良性发展。”

不难看出,改善演员生存状况、扩大演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才是留住戏曲人才、推动戏曲国粹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记者获悉,5 月4 日 ~5 月27 日 ,由慈善家李春平个人资助的“2012 春平爱心行动”国家京剧院公益演出活动举行。活动有17 场公益演出陆续开演。北京市民可通过社区、学校等组织报名免费观看。国家京剧院院长宋官林表示:“将京剧演出免费普及给首都市民,既探索了新的文化公益模式,也是国家院团的职责体现、是让人民群众共享文化发展繁荣成果的具体举措。”

另据了解,在中宣部、文化部负责监督的京剧发展“五大工程”中,《空中剧院》工程与其他有关京剧人才选拔和培养模式工程一道并列其间。由此可见,戏曲舞台向大众媒体逐渐延伸,已成为这门历史悠久的世界级“非遗”文化发展的新方向。

如今,京剧就如同一棵历经几百年的老树,依旧根深叶茂、气脉悠长,正等待懂得陈年之美的人来欣赏。如果有了台前幕后从业者的合力,或许正如一位学者所说:“京剧已经过了它的唐诗时代,但我们必须承认,京剧一定会迎来它的宋词时代。”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