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新词速生速朽的背后

2012-06-11 14:12:49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王 志 明 慧

从2006年~2010年,国家语委共从语料中搜获了2977条年度新词,其中,40%的年度新词语能够留存下来,25%的年度新词语低频使用,34%的新词从人们的日常语言中消失

“莓兲想埝祢巳宬儰种漝惯”这些被称之为火星文的“字”你可认识?记者拿着写下这些“字”的纸条问了10 个人,一半以上的人都摇头说不知道,只有两三个人连蒙带猜地勉强说对了。其实把它们翻译成正常的文字是“每天想念你已成为一种习惯”。

但再加上不断涌现的“伤不起”、“有木有”、“JP ”等新词,亲,你还能“HOLD 住”吗?

进入网络时代,层出不穷的新词冲击着我们的眼球,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对这些新词,记者身边的朋友也直呼自己“OUT ”了。

起起落落,生生灭灭。有的新词从出生之日起至今还存在,但有一些新词过一段时间就烟消云散了。教育部近日发布的《2011 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发布7 年来,共收获年度新词2977 条。这些年度新词有一部分能留存下来,还有很多从语言生活中消失了。

业界专家认为,年度新词的出现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变化。一个新词背后或就是一个热点事件,记录了时代特征。但也有专家表示,数字化时代,作为网络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可以以娱乐的心态接受“有木有”,但是孩子们怎么办?况且,词语快速更迭,说明使用者失去了用语言来表达个人与他人关系的能力。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基因变异,文化就会发生病变。尤其是“火星文”严重歪曲了汉字的本意,影响到正规汉字的使用,破坏了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与规范性,对汉字的保护和传承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新事物催生新词语

《报告》显示,2011 年,我国共“降生”594 个新词,其中三字词语最多,占51.68% ,“××体”、“微××”等造词格式持续活跃,诸如“咆哮体、淘宝体、舌尖体、微创业、微电影”等。“伤不起、起云剂、虎妈、政务微博、北京精神、走转改、微电影、加名税、淘宝体、云电视”列选十大新词语。另外,在新词中,完全由汉字构成的有573 条,其余21 条大多是字母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HOLD 住”。

“语言就是社会事件、社会思想的集中体现。重大社会事件是催生新词语的主要因素。”国家语委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李宇明说。而参与去年我国语言生活状况调查的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侯敏也认为,‘微××’格式的活跃和微博的持续影响力有关,‘××体’的被沿用也离不开新媒体的作用。”

近年来,我国语言词汇不断更新,新词以每年近100 个的速度增长。2010 年新词为500 个,2009 年仅为396 个。侯敏认为,新词语是语言对社会变化表现最敏感的部分,“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新媒体的发展,人人都是造词家,只要新词造出来获得大家认可,就可以传播开来。”

业界专家认为,作为时代发展与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新词语一定意义上无疑是大众生活的晴雨表和时代社会的表情图。而作为当下自媒体时代最重要的信息媒介,以吐故纳新为重要特征的网络,自然成为新词语孕育生长的最大温床,也必然是新词语发展的主阵地。在这个虚拟社会中,因需而生、因疏而废这种千百年来从未被打破过的语言自我调节机理虽然依然奏效,但信息极速传播、更迭,让网络社会的语言生成与消亡的速度之快与传统社会有了天壤之别。

流行词难免成流星

记者了解到,从2006 年~2010 年,国家语委共从语料中搜获了2977 条年度新词语,包括去年的“犀利哥”、“足囚协会”等。但在网络新词风起云涌之时,另一方面,新词消亡也呈现加速度。《报告》显示,在这2977 个年度新词语中,有40% 的年度新词语能够留存下来,年使用频次在10 次以上,比如“博客、微博、动车、80 后、保障房”等。还有25% 的年度新词语低频使用,年频次在10 次以下,比如“晒友、高薪蓝、雷词、发票奴”,还有34% 的新词则从人们的日常语言中消失。

业界专家指出,依据《报告》而言,新词的存活率不足一半,它们都会被收录进国内一些词汇百科网站中。稍作浏览可知,很多词语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其中多半都乏人问津。因为不少词汇是附着在一个事件或概念之上,等事情热闹一阵后,就逐渐被人遗忘。

所以有不少专家调侃说,今天这个“体”流行,明天那个“体”流行,转眼都会成为“流星体”。

“词语一定是社会生活的折射,与社会共变,特别是新词语,对于社会生活的反馈特别敏感。在这些年度新词语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反映社会生活中有生命力的事物。比如‘微博、博客’这几年非常有生命力,因此这两个词也得以保留并且高频使用。反之,一些事物不一定有那么强的生命力,随着事物的结束,当时随之出现的词语可能也逐渐消失了。”侯敏认为,当然也不排除这些消失的词语还会出现的可能。“随着以后出现类似的情况而再次出现在大众的生活当中”。

业界专家也认为,网络的及时、适时、公开、公共等特征,让新词语的生成貌似凸显与生活血肉相连———生活中的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能在瞬间以一个新词语的方式在网络上弥漫无边;然而事实上,网络使用特定群体的局限性、网络信息虚拟的特定性,以及网络话题的速易性等,都注定了网络新词与生活本质上的某种疏离,由此便注定了许多网络新词难以永久留存的命运。

语言创新需适当

5 月31 日 ,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汉字文化节在郑州启动。作为文化节组委会的秘书长,赵九铸很忧心地给与会者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个小学生写作文,老师看了看问,为什么把“没有”写成了“木有”?这是跟谁学的?小学生回答:妈妈说,不这样说就“OUT ”了。

赵九铸戏谑道,家长这种“打酱油”式的教育方法,对孩子教育和成长极为不利,也是极不负责任的。

虽然“淘宝体”过于随意,但和“火星文”比起来,还是汉字。而“火星文”的流行,则让我们不得不对汉字的传承和发展有一些担忧。

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学老师刘霓表示,在当前语文教学中,越来越多的老师会发现这样的现象,就是在学生的作文中,常常会出现当下流行的“火星文”。

“煙錵瓚倣哋鰣餱繓渼麗,曇誮凋澥啲溡後嘬淒媄”、“1 切斗4 幻j ,↓b 倒挖d !”看到这些“字”,很多人以为是自己的电脑染上了病毒而出现的乱码,其实,这些“字”是当下网络中最炫、最酷的流行文字———火星文。你能想得到吗?上面这些话的意思是:“烟花绽放的时候最美丽,昙花凋谢的时候最凄美”、“一切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是不是让人大跌眼镜?

所以,有些家长和教师非常担心,孩子们在网络中用惯了火星文,将极大地影响他们对正规汉字的学习和应用。因此,有些网友认为这种乱七八糟的文字严重歪曲了汉字的本意,影响到正规汉字的使用。一些语言学专家也表示,火星文破坏了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与规范性。但也有不少网友却表达了对火星文的理解和宽容:“这种字体仅仅是一种娱乐形式,不会影响到中国文字的发展。”一些研究者也强调指出:“使用火星文的孩子,具有很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对于网络新词,业界专家认为,多数人看热闹、玩新鲜的心态多过用来实际沟通。所以个人也好,社会也好,官方也好,无妨抱着宽容的心态,不必如临大敌,觉得汉语的纯洁性受到玷污。但同时,人们使用的词汇看起来花里胡哨,但会觉得越来越枯燥乏味,越来越趋同,有时一片“给力”,有时一片“亲!有木有”……无论是用语枯竭,还是辞藻华丽,掩饰不住的是汉字魅力的流失,是方块字排列组合能力的退化。所以,语言创新不是最重要的,适当与得体才是根本。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