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现象凸显网络主流文化向善力量

2012-07-16 10:20:54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张海莺

伴随着网络上“最美”人物的喷涌,网络“正能量”不断积累,健康向上的网络主流文化初具雏形。政府、网媒、民间三足鼎立,共筑网络向善的力量。网络不仅是主流文化的传播载体,也是主流文化的培育之基

有些流行改变了国人的生活,有些流行却是缘自人们生活的改变和群体性向善、向美的力量———比如,“最美XX ”的称谓在网络的流行。

近几年,我国互联网里最温暖的流行和改变,是“最美XX ”等感动人物的集体性出现,她们身上所凸显的人性光辉,往往能促发人们萌生一种向善的道德力量。今年,中国网民总数迈入“5亿时代”,经历了近20载的变迁,网络“正能量”不断积累,健康向上的网络主流文化初具雏形。

“最美”人物蹿红网络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网络“最美”有似于此,又胜于此。

当公众还在为“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的生命安危揪心时,杭州“最美司机”吴斌的事迹再次拨动人们的心弦。面对飞来横祸,吴斌临危不乱,忍着肝粉碎的剧痛,确保了20 多位乘客的安全。看似平凡,却不失伟大。

还有我们记忆犹新的“最美妈妈”吴菊萍,徒手接住从10 楼坠下的2 岁女童,手臂因瞬间巨大冲击力造成粉碎性骨折,救了孩子,伤了自己。还有一个“最美女孩”是我们山西的定襄女孩李志敏,对满身污垢、倒在路边的乞丐对嘴人工呼吸,一跪而惊天下。

伴随着网络,一系列“最美”迅速进入人们视线,成为热议的话题,传播之快、范围之广、报道之详尽,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的事迹上传网络后,迅速传播,用“万众瞩目”形容一点不夸张,网上每天有人打听她的病情,为她祈福,为她捐款。就连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委托专人或专门到医院重症监护病区看望。全国上下、大江南北几乎无人不知张丽莉的事迹,一项对全国31 个省份10,216 人进行的调查显示,92.4% 的受访者表示正在关注“最美女教师”张丽莉。

这个温暖的流行,甚至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关注,美联社、法新社、英国《每日邮报》、美国《纽约邮报》、福克斯电视台等欧美媒体,巴基斯坦媒体、中东媒体……都报道了“最美妈妈”吴菊萍的故事在中国社会引起的巨大反响。

有评论人士感慨地指出,近年来国内网络流行文化的亮点之一,就是人们开始尊崇富有美德的“好人”,这是社会价值观从改革开放后逐渐一边倒地向“拜金主义”、“唯财富论”倾斜后,开始剧烈反弹、走向理性回归的一种具体表现。而这种转向性改变,将从简单的社会表象化流行走向一场深入的道德重塑。

“最美”改变了典型塑造机制

记者在最近一期的《学习时报》上看到史小今的署名文章称,与过去相比,“最美”人物都是民众通过网络的渠道广泛参与选择后的结果,即借助网络的力量,我们产生了一种新的典型人物筛选机制。这种机制有几个特点。首先,具有广泛的参与性,区别于以往宣传部门单方面主导的机制。其次,网络筛选的典型更具草根性,也即更符合群众的道德要求和价值审美,反映了社会的道德标准和普遍的人性光辉,兼具善与美的特点。再次,党委政府在民众广泛参与基础上顺势而为,上下互动,使得典型人物的权威认可与民意相呼应,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实上,随着“最美”现象不断涌现,尤其是体制的力量介入后,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最美”现象,在媒体的表述中,“最美”这个修饰并非用于形容一种抽象的道德势差,而只是用做现象描述,是在明确民众心理和传播动力后作出的理性选择。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认为,如今,人们表现出对热心路人的强烈兴趣,再平凡的伟大也可能让民众大吃一惊。和过去不同的是,这些偶像没有日记,没有语录,甚至没有数据,他们之所以有“惊人之举”,有的是出于一种职业惯性,有的则是出于一种本能,他们没有偶像的排场,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偶像话语,他们来不及为自己收拾行囊,却被告知要走向星光大道。所以,他们经常表现得不自然,疲于应付纷至沓来的赞誉,担忧自己的偶像身份名不副实。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指出,不排除有人仍然活在道德巨人的阴影下,在无数“行货”前,“平凡的伟大”觉得自己不过是临时引渡过来的“水货”,在收获无数赞誉后,他们的愿望就是赶紧离开聚光灯。他们经常表示自己的所为是很正常的举动,这并非谦辞,而是他们还原情境后作出的理性判断,同时也是急于摆脱社会追逐的最好办法。

“最美”们该走向何方?诚如社会学家鲍曼分析偶像现象,认为其模式即“最大限度地影响和迅速过时”,“最美”们的价值恰恰在于迅速过时。如果他们留恋舞台,沉溺于标题营造的崇高幻象,势必引发审美疲劳乃至反感。民众之所以称其“最美”,与其说是要树立一种楷模,不如说是要表达一种欣喜,完成一种论证,提供一种可能。“最美”美在他们的草根特质,他们没有保持崇高的责任,更没有成为职业好人的义务,过分拔高“平凡的伟大”只会使伟大贬值,甚至变质。

道德模范们仍然是这个时代宝贵的社会资源,也许有人视做好事为人生信仰,但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已经从偶像和崇高变成了普通的公民和具体的权利,个体的奋斗,还有那些未经修饰的“平凡的伟大”。

互联网培育主流文化

经历近20年的成长,我国网络主流文化的轮廓已逐渐清晰,政府、网媒、民间三足鼎立,共筑网络正面向上的力量。网络不仅是主流文化的传播载体,也是主流文化的培育之基。

截至2011年末,全国各级政府门户网站累计超过4.5万个,仅政务微博各地累计已超过5万个,一些政府官员也热衷于采用实名制“织微博”,推动政务公开、增强透明度的同时,也大幅提高了公民参与的程度。

近些年来,以主流新闻网站为骨干,各级政府网站、知名商业网站和专业文化类网站积极参与,共同推进网络文化建设的生动局面正逐步形成。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等一批重点新闻网站驶入了快速发展的新时期,这些主流媒体的网页每日访问总量已达7.2亿次,与2003年相比增长了8倍多,对主流价值观念的网上传播发挥了更积极、有效的作用。而今由主流媒体主办的网站、手机报、微博、移动客户端等层出不穷,共同构成主流文化的传播力量。

去年,在湖北省的网络文化成果展示暨第三届网络文化节颁奖仪式上,湖北省宣传部部长尹汉宁指出,网络文化发展的广泛基础、强大动力和广阔前景,为我们共同推动网络文化的发展平添了足够的信心。“进一步彰显主流价值,发出主流声音,使互联网真正成为人民群众共享的精神家园。”

此外,凝聚我国主流文化的网上民间力量也正在形成之中,例如网民依托互联网发起的民间慈善项目、果壳网推出的“谣言粉碎机”等,众多民间力量聚合发力,捍卫虚拟世界和现实社会的真善美。

天涯社区总编辑胡彬认为,我国网络文化是开发、融合、多样,充满创造力、凝聚力、道义精神和人文情怀的文化。鱼龙混杂的情况也时有出现,但这并不是主流。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钱小芊表示,互联网行业应该认真履行好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责任,巩固壮大网上主流舆论,论坛、微博等网络文化阵地应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思想和落后腐朽文化的网上传播。

钱小芊强调,各类网站应努力使网上提供的各类文化产品和服务符合主流价值观念,符合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要求,唱响网上思想文化主旋律,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大力倡导一切有利于国家富强、民族团结、人民幸福、社会和谐的思想和精神,巩固壮大网上主流舆论,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