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大片字幕翻译“本土化”引争议

2012-07-16 10:21:34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赵亚希

在一些进口电影中,中文字幕的“网络化”“中国化”现象越来越突出,是“添花”还是“添足”,业内人士称,要在忠实原片与商业逻辑中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才能锦上添花

如果说 2012 年5 月25 日 上映的好莱坞电影《黑衣人3 》因其字幕翻译采用大量有中国特色的网络热词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和讨论,那么继而在6 月8 日 首映的《马达加斯加3 》则将这场争论的热度,进一步点燃。

“hold 住”、“穿越”、“我们可以夫妻档!就像小沈阳那样!”、“你以为我是赵本山吗?你拿这当星光大道?”……乍看这些句子,还以为是国内一些话剧或者小品台词。它们或是当下的网络热词,或充满浓浓的“中国本土味儿”,可这些“中国风台词”却出现在了进口电影的银幕上,所引发的“追片效应”甚至盖过影片本身的吸引力。记者采访了几位看过《黑衣人3 》的观众,他们介绍影片的时候都不约而同说道:“去看看吧,字幕翻译挺有意思的。”

字幕翻译尝鲜网络热词

2007 年2 月14 日 ,好莱坞电影《博物馆奇妙夜》在国内公映,并出人意料地拿下6300 万元的票房。除去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内复活的化石、雕像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外,充满网络化语言风格的字幕翻译也让人“眼前一亮”。当时在豆瓣网上就有网友评价道:“第一次喜欢‘国配’的片子,国内译制片终于找到出路了。”而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06 年,那只说着“猫咪我灰常灰常开心”等网络流行语的肥猫,也让在影院观看《加菲猫2 》的观众捧腹大笑。和诸多进口片不同,这种带有中国特色网络热词的字幕翻译让人们追捧,使《加菲猫2 》译制片的热度竟然超过原片!

近些年,随着进口原声大片的热潮袭来,特别是一些幽默喜剧和动画电影风靡全国,使用时下流行语或网络用语的字幕翻译方式,让这些影片披上了“中国流行元素的个性化外衣”。翻译中的“粉丝”、“神马都是浮云”、“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等娱乐化网络热词,都让作为影院核心观众群体的青年观众倍感“亲切”,也让进口电影有了更多中国观众缘。

曾经以网络热词字幕翻译让《博物馆奇妙夜》、《加菲猫2 》成功征服中国观众,被作为“译制片新希望”的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翻译顾奇勇称,在翻译搞笑电影时,“美国人笑的地方,中国观众也一定得笑出来,为此就必须植入我们能理解的幽默。”

“二次创作”疑似喧宾夺主

上世纪50 年代~70 年代,把外国影片完全用中国口音、口型“译制”过来,曾成就了一大批译制片经典,但这种对“电影声音”带有干预性的译制方式多少破坏了电影原声。因此,字幕电影,这被视作能较好地保持国外电影原汁原味的观影方式成为“主打”,也成为观众追求电影本味的潮流。字幕翻译也就化为联结外国电影和中国观众最直接的“纽带”,翻译水平的好坏直接影响了影片质量以及观众对电影的认知和评价。

据一些翻译人员介绍,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国外电影很多台词上的幽默,直译过来是大部分国内观众所理解不了,甚至是不通顺的。特别是有“双关语”甚至是多重意思的时候,单用字幕是无法表现出来的。于是在一些民间字幕组里,就有人开始发挥了想象力,把网络流行语加入翻译中,用意译,甚至是完全替换的方式,保证原有笑点处依然出现笑点。通常字幕翻译往往是带有对电影主观的理解和判断,该用怎样的语言表达,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替换,并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独创,这些电影也就顺理成章成为了字幕翻译们进行“二次创作”的“展台”。

为了迎合年轻的观影群体,这股来自民间字幕组的“网络潮流风”也越来越多地被官方译制片厂“借鉴”,为了实现影片原有的幽默效果,在翻译中加入流行语。于是就有了电影《黑衣人3 》官方字幕翻译中的“坑爹”、“伤不起”、“这个真没有”等热词,也由此成为人们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是忠实于电影原片翻译,保持“原味儿”,还是在不影响片子本身讲故事的基础上加进一些“本土味儿”东西,为电影锦上添花?据记者调查,一些看好这种网络化字幕翻译的网友认为,在外国电影中注入时下流行的有中国特色的网络热词,可以更“本土化”,影片的可看性增强,外国笑话不能理解时候用中国笑话代替,也更接地气。而坚持还原电影本味的网友则称:“如果翻译都再创作,进口大片都充斥网络流行笑话,而完全不顾影片本来的笑点和内容,那花钱进影院看的是什么?翻译抖机灵吗?”

除了网友的争论,一些业内人士也担心为追求票房和“笑果”而使字幕翻译走歪路。有业内人士分析,“本土化”字幕最初出现时成为电影卖点之一,这让引进大片台词翻译渐入“歧途”,似乎只要“本土化”就能博得注意,但过犹不及的本土化,一味追求“笑果”,整个影片完全成了山寨网络用语的天堂,不仅损害了观众对影片原汁原味的渴求,也让影院里的笑声变得廉价。曾担任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导演及配音演员的曹雷就谈到,不能过度及随意地将进口影片本土化,就好似用哈哈镜照镜子,非常滑稽可笑但不真实。

把握尺度诠释文化价值

那是不是带网络热词的字幕翻译会将电影“带歪”呢?上海电影译制片厂专职翻译陆瑶蓉说,如果是轻松幽默的片子,语言本来就很轻松,加一点中国特色和调侃句式,也未尝不可。但对于电影翻译来说,最大的责任是先把原汁原味的东西翻译清楚,而不是着急进行“二度创作”。

陆瑶蓉提出,好的翻译状态是———观众看了译制片,却没有在看翻译的感觉,人物语言就像用你的母语讲出。如果欧美片翻译中出现很“中国特色”的东西,观众很可能就一愣,这时候观影的思路就可能中断,注意力会集中到这个字幕上,那这段戏的很多画面就可能顾及不到或者错过了。所以在翻译的时候防止观众过于被字幕吸引而出现“跳戏”是最关键的。

有专家分析,电影字幕的翻译和其他很多翻译不同,应该在忠实于原片和商业逻辑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电影是集体创作的产物,电影字幕翻译如果变成了译者毫无顾忌的个人秀,只会喧宾夺主,消减了电影的观赏性,从而也降低了电影自身所包含的文化和价值。

对于进口片中文字幕“本土化”现象,影评人毕成功的观点是:“通过本土化的幽默来减少喜剧文化上的隔阂,只要不滥用都是合适的。”曹雷认为,不反对在字幕翻译中引用流行语和网络语言,但还是要设定前提,即用在反映什么时代的影片上。若原片是过去的年代,流行语就不“贴”;要看人物身份,西方社会什么阶层说什么话,很讲究,不要以为逗乐观众,就是成功,翻译要尽可能传达原片风格。事实上,有时观众发笑,是在嘲笑翻译胡来和瞎翻一气,所以有经验的翻译,深知喜剧难翻,尤其那些玩语言游戏的部分,需要非常小心把握,才能传达原味。

顾奇勇表示,加入中国元素需把握尺度,因地制宜,否则就会不伦不类。他认为,字幕翻译和一般翻译不同,一定要懂戏,只有把整个戏的起承转合、抖包袱的地方消化了,才能译得传神。只有达到好的翻译状态,观众才能更好地理解电影的内涵。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