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价艺术品市场跨入“亲民时代”

2012-10-15 08:27:55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李韶辉

近日,北京海淀区的杜先生刚买了新房子,想在客厅挂些壁画来装饰房间,却纠结于没有合适的购买渠道:拍卖会上名画动辄几万、上百万元,不是普通白领能消费起的;逛逛画廊,看上的作品价格也都在万元以上。难道普通市民就只能去商场买那些千篇一律的印刷品,却无缘接触原创艺术品吗?

艺术品一向被称为“有钱人的玩具”。有人说艺术品市场是豪门盛宴的聚会,平常百姓对于如此“奢侈品”只能望洋兴叹。业内人士对此不无忧虑———在消费社会,只有买得起的艺术才会让大众更加积极投身其中,也只有当越来越多的大众参与艺术市场时,市场的基石才会变得更加稳固。

平价艺术品渐受青睐

日前,“好画谁来买———陕西书画中心平价艺术季”在西安美术馆开幕,3000余件原创艺术作品以“平民”的价格向公众销售。

据记者了解,陕西书画中心平价艺术季为期两个月,展出的作品来自全国多所重点美术院校、重点画院等专业艺术创作机构,涵盖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等多种艺术门类。这些展出作品都是中青年艺术家的原创艺术佳作,价格最低的只有千元左右。这次活动的主办方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勇表示,这次参与展出的都是国内画坛具有发展潜力的中青年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价位亲民,正处于一个非常合理的投资区间,具有较高的收藏及投资价值。

“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展览活动,用市场的手段推动优秀中青年艺术家为社会所认可和接受,让普通老百姓走进艺术殿堂,让书画艺术走进生活,走进家庭。”王勇说。

据悉,活动开始半个月,作品就卖出了一半。可以说市场反应相当好。

刚从西安回来的画廊老板沙强胜认为,平价艺术品市场需要培育。一些艺术机构应该把文化传播和经营结合起来,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让艺术品走入寻常百姓家,“好画谁来买”这样的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普通消费者对艺术的渴求正越来越被市场重视,不少地方在摸索有效的渠道。

平价路线的市场探索

地处北京798的Hi小店“开店”刚满一年,是一家以线上为主、线下并行的艺术品经营机构,其推行的理念是,坚持艺术品服务于生活的原则,所有经营的作品都不超过两平方米。且只推荐年轻艺术家的原创作品。店内80%作品的价位在2000元~30,000元之间。小店负责人巩剑表示,一个消费者应该可以拿出他的月收入的10%作为日常消费来购买艺术品,这是小店的一个定价标准。

构建艺术品与普通消费者之间正常的接触渠道,显然必须在价格、艺术特色、销售模式等多方面赚取民心。与动辄十几上百万元的作品不同,最近两年盛行于国内的“平价艺术品”潮流则要显得亲和力十足,平均价格在两万元左右的作品足以吸引更多喜欢艺术、对艺术感兴趣群体参与到购买或者收藏艺术品的行列中来,且越来越多地针对年轻艺术家的扶持和推广计划以及展览活动的举办,都在预示着与“平价”相关的艺术品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改变着国内艺术品收藏与投资的现状。

曾三次举办“摆摊”艺术展的年轻策展人夏彦国在谈及平价艺术品时说到,“艺术作品的价值与价格无关,而平价艺术品在国内的盛行很大一部分原因出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面,但即便是大打‘亲民牌’的平价艺术品也很难成为投资者的新目标,它的主要作用还是在于当代艺术的推广与普及层面。”

平价艺术品的销售平台目前而言多数以博览会性质的艺术活动和艺术机构创立的艺术品超市为主。以“上海证大”为例,2009年成立的证大艺术超超市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平价艺术品仓储式卖场,秉承“解决成千上万年轻艺术家的生存问题”、“让原创艺术进入千家万户”以及“在社会上掀起一场审美运动”的三大理念。在证大艺术超超市里,80%的艺术品定价在10元~5000元,20%的艺术品定价在5000元~50,000元。到目前为止,证大艺术超超市在上海、江苏两地已开设了三家分店,北京、杭州分店也已开始筹备工作。据悉,在未来3年~5年,证大艺术超超市将计划在华东、华北、华南三大区总共开设30家~50家连锁店,覆盖国内绝大多数一线城市和二线发达城市。

在推行网络化,从单店走向连锁,从局域走向全国的同时,证大艺术对实体店的经营并没有弱化,而是在特色上想办法,以此和网店区别。在新开张的上海杨浦五维店中,现场模拟出家庭客厅、卧室的场景,配之以画作、摆件、家具等,以体验式购物的方法介绍售卖的艺术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五维店开张的当天,数十位与证大签约的艺术家的工作室对公众免费开放,每一间都称得上是艺术情景体验的绝佳地点,普通人走进去看看,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受益。

业内人士认为,高山仰止的作品只应出现在拍卖行和博物馆,能够跟随普通百姓回家才是大多数艺术品的正常归宿。

艺术平民化才是真正市场化

“新中国成立初期,大名家的作品一平方尺不过六七块钱,30块钱就可以买到一幅四平方尺的作品,仅相当于当时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河南省书画收藏协会会长胡聚堂近日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不过,受当时社会条件限制,那时候尚未形成艺术品市场,即便是“平价”至此,除了收藏爱好者,普通人也不会花一个月工资去收藏一幅名家的艺术作品。胡聚堂认为,随着国民经济实力增强,中产阶层形成了消费群体,他们注重精神享受,对艺术品的需求量很大。同时,艺术馆、博物馆等各类艺术机构吸收大量藏品,这些作品今后便不会轻易流入市场。此外,藏家也越来越多,他们手里的东西往往要沉淀十年八年才会再次出手,这就导致市场上的精品不断减少。“两方面综合在一起,把艺术品市场价位带起来了。”

长期以来,书画艺术品的高价,令许多普通消费者望而止步,这是否已经违背了艺术的初衷?业内人士指出,现在亟待建立稳定的当代艺术品消费市场,只有艺术的平民化、消费化,才是艺术真正的市场化。

据记者了解,国内相当一部分人对艺术和艺术市场化的理解还停留在文艺复兴时期,沿袭美蒂奇家族等贵族收藏、消费的传统模式,将艺术市场圈定为只有小众和富人才能参加的游戏。而事实上,西方自工业革命之后,大量中产阶级家庭的兴起已经彻底改变了艺术市场的规则和业态。艺术从精英主义中解放出来,成为一种商品,处于整个社会的市场循环之中;而艺术市场也因此能够脱离宗教和贵族,转而依靠新兴中产阶级的消费,在一个市场化的环境中变得更加地自由和开放。尤其是互联网革命之后,艺术更是从高高在上的光环和拒人千里的姿态中走下来,以亲切而又出离的方式融入更加普通的市民阶层的日常生活中。

有专家指出,仅靠有限的藏家和美术馆需求来推动艺术行业完成产业化和市场化是不现实的;同样的,仅靠画廊和拍卖行筛选出来的有限的艺术家来完成艺术行业的产业化和市场化也是天方夜谭。

更为重要的是,西方艺术市场催生了以画廊、拍卖行、博览会为代表的市场制度设计。而不同于西方艺术市场的发展路径,国内消费市场在崛起同时伴随着大量的进场资本和信息时代的互联网革命。可以预见的是,在艺术市场化的过程中,诸如平价艺术品电商、文交所等新兴的中间渠道和平台有可能占据重要位置,成为我国艺术市场独有的制度创新,为世界的艺术市场提供经验。而另一方面,在艺术产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对艺术产业链条的投资和布局将使进场资本在未来收获颇丰的利润。

[责任编辑:于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