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策展人:风光背后的坚守

2012-10-19 08:39:58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明慧

深秋的京城寒意渐浓,而在北京市五四大街一号的中国美术馆里却气氛热烈,正在此间举行的第五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一幅幅或抽象或写实的作品前挤满了或黄或白或黑皮肤的人凝神遐想。

在参观画展时,记者一边感慨国外作品新奇的创意一边在心中默默感谢那个熟悉的白发老头———温琴佐·桑福:从第一届到第五届的“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温琴佐·桑福的身影不离左右。这次能组织84个国家的700余件作品来参展,温琴佐·桑福的功劳可真不小。其实,温琴佐·桑福是意大利文化中心主席的身份并不太特别,他的另一个身份就很独特了,即国际著名艺术策展人。

说起“策展人”,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陌生。伴随着艺术展览的日益增多,细心的人们总会在每个艺术展览的海报上发现这样一行字,“策展人:×××”,有的“策展人”名字甚至还会放在比参展艺术家介绍更醒目的位置,用更特殊的字体表现出来。“流行”、“有趣”、“时尚”是大部分人对“策展人”这一职业的印象。

记者近日采访发现,由于艺术品市场的逐渐火热,这个20世纪的“舶来品”正逐步趋于流行,渐成气候。然而,现实是,策展人这个饭碗不好端。在艺术狂热的时代,作为连接艺术家、画廊、美术馆等多家机构的策展人该如何应时而变,更新策展理念?策展人队伍的未来发展之路又如何呢?

策展人时代或已到来

据记者了解,“策展人”是典型的舶来概念,“策展人”一词源于英文“curator”,最早出现于17世纪的欧洲。那时,私人博物馆开始向公众开放,博物馆经常以不同主题或时代划分,组织专题陈列或艺术展览,早期的“策展人”便应运而生。随着18世纪后期,众多专业性较强的博物馆或美术馆在欧美国家相继建立,便产生了专门负责某个地区艺术藏品研究、保管和陈列的专业人员。这些人往往也负责相关领域的展览策划,于是,“策展人”这一角色在艺术机构中便开始发挥不容忽视的作用。

记者在查阅资料时了解到,与国外相对成熟和完善的展览制度相比,“策展人”这一概念在中国出现的时间尚短。严格意义上说,自“八五美术新潮”开始,一批艺术家开始以自己的艺术理念和价值标准着手策划具有现代意义的艺术展览,但直到1995年前后,随着一些年轻艺术批评家在他们自己组织或加盟的展览中公开自称为策展人,“艺术策展人”这一身份才真正在中国文化的现实空间中出现。从无到有,策展人以他们独到的艺术眼光“导演”着优秀的展览,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成为艺术家们走向市场的重要推手。但今天,越来越多的职业的、半职业的“策展人”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策展人的泛滥以至于“人人都是策展人”的时代呼之欲出,而各种“貌似”的艺术展更是呈“遍地开花”之势。

业界人士认为,策展不是谁都可以“玩一把”的游戏,它需要丰富的专业知识,高超的鉴赏能力,活跃而有深度的思想。需要创见、智慧与想象力,还要熟悉和了解艺术家,更要有充沛的活动能量和“导演”与操作的功夫等等。作为连接艺术家、批评家以及收藏家等艺术圈各个环节枢纽的策展人非常重要。同时,最重要的是,虽然我们引入了源自西方文化的策展人角色,却没有同时引入健全的策展人机制和艺术运作机制。所以,有了批评家、策展人栗宪庭这样的担忧:“这是一个‘策展空虚’的时代。”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这是一个缺乏策展的时代”。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一个“策展人”如此之多的时代,为什么会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策展?

第52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罗伯特·斯托曾言:“展览不再作为一个导师向观众灌输任何知识或真理,而是不发一言地向观众袒露自身,听从审美直觉的判断。”这真是策划一个艺术展览所能达到的最理想的状态;而独立策展人最理想的状态,恐怕亦如艺术国际网站主编吴鸿所言“一个在展览中最重要和最不重要的人”。

“幕后操盘手”频繁“跨界”

策展人是一个新兴的职业,就像是一个组织者或者是一个导演,也正是因为角色的多样化,使得策展人的跨行在中国成为一个普遍性的现象,“比如说有一种策展人,他跟画廊合作,与美术馆合作,但同时也跟房地产商、品牌商合作,甚至有的会自己开画廊,或者自己做一些展览,他们的这种方式很多样化、角色也很暧昧。”策展人冯博一认为这种多样化是由整个当代艺术生态所构成的,是中国现今的一大特色。

但是,在西方,策展人则是“独立”的,他们不隶属于任何机构组织。策展人能以前沿、独立的问题意识策划展览的人,有独特的学术眼光。策展人尤其能独立于商业之外,保持态度的中立。而中国的策展人则有多重身份:在美术馆专职的展览策划人,还可能是美术杂志的编辑、美院的学者或是艺术家兼作策展的业余策展人,也可能是把策划作为职业,作为谋生手段的人。

年轻策展人何桂彦则认为身份的模糊,肯定会影响展览的纯粹性。“在西方的艺术体制中,策展人的身份相对要明确一些,他不会是画廊老板,也不会是艺术经纪人。但在中国,他既是批评家也是策展人,既是画廊老板也是经纪人,这种情况非常普遍。”也正是因为这种混乱导致中国策展人在身份上的尴尬。大部分时候,策展人更像是一个“包工头”,他要做很多繁复的工作。何桂彦表示:“艺术受制于资本的操控,在艺术市场化的潮流之下,要保持自身的学术身份,不随波逐流,难度很大。在西方,商业性展览与学术性展览是分开的。今天,一些策展人成为了商业展览的操盘手,这是当下一个普遍性的现象。”他认为,策展人应该有明确的身份定位,商业与学术应该分开。何桂彦分析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缺乏良好的艺术机制与相应的行业规范。

据记者了解,中国策展人的职业不像西方有清晰划分,频繁“跨界”便容易产生问题,策展人生存状态十分复杂。在策展人姜节鸿看来,策展人身份的多元化,应对的是艺术生态变化的现实,他们会扮演不同的角色、做不同的工作。如拉赞助、做展览、接触艺术家、推荐作品给收藏家……但在策展人陆蓉之看来,策展人身份被削弱,使策展人变成给一个概念、组织一些人、呈现一个展览的组织者。而其中展陈方式、展览思路、艺术理念,成为没有人关心的过眼云烟。她直言,现在一个展览的主角不是艺术家,反而成了策展人。在艺术狂热的时代,策展人在中国过度膨胀,一边策展,一边卖画,“这是违反工作的基本操守的”。

营造好的策展环境是关键

据悉,在美国,博物馆策展人一度是50个最佳职业之一,年收入中等水平在两年前接近5万美元,算是体面受人尊敬的好工作。不过在中国,策展人的生存状况却并非那么美好。大多独立于美术馆体制外,大多数独立策展人生存状况远没有那么风光。所以你会看到,不少策展人只是艺术家、批评家和画廊主在客串。

“现在国内的策展人制度和策展行业机制都不健全,美术馆制度也不健全。无论是美术馆或者是策展人都需要建立一种准则。”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认为。

对于策展人制度的思考,发端于批评家、策展人贾方舟90年代的切身体验。贾方舟曾在《批评的时代》序言中指出,由批评家作策展人,在国际上已成惯例。许多重要的国际性大展无不如此。由受聘的策展人提出学术目标,确定学术主题,再根据学术主题选择艺术家,这样一种运作方式,无疑是最符合学术规范的。但在中国,这样一种运作方式还没有完全被接纳,更没有体制上的保证。在西方,策展人的学术后盾是博物馆,经济后盾有基金会。只要方案好,就有可能被接纳,从而获得学术上和经济上的保证。但在中国,与这种展览运作方式相关的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为实现一个好的方案,策展人需要克服种种意想不到的难题和麻烦,常常是一个很好的展览方案由于找不到资金而不得不放弃。策展人为寻找资金而费尽心机不说,即使找到了资金,也未能解决问题的全部。甚至更大的难题还在:如何在投资方与艺术家之间协调、周旋,因为很难找到不要回报的赞助。多数情况都需要艺术家用画来抵偿,策展人既要保证投资者相应的回报,又要维护艺术家的利益,这就不得不花费很多心血去说服双方相互理解。中国的当代艺术能否为世界所认可,批评家、策展人的责任不可推卸。但是如果没有健全的策展人制度,策展人就难以获得体制的支持,就只能生存于体制之外。

北京邦文当代艺术投资有限公司学术研究部总监赵孝萱同时也表示,在西方,企业的资金资助对推进艺术发展大有助益,而中国大部分的赞助方都只是想通过展览获得广告效应,或者赚钱,但很多艺术展览很难做到,所以也不容易拿到企业赞助。目前只能希望大环境条件随着国家各方面的逐渐成熟而更趋于完善,从而改善整个策展的环境。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