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标尺

2012-10-22 08:11:04 来源:《中国改革报》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激发了国人的文化自豪感,诚如外媒所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文学过去数十年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突如其来的圆梦,种种议论,引发可以想见的“喧哗与骚动”,也透出“小说的经验”之外的“盲目”(引号内为历年诺奖得主代表作书名)。

    顷见有博客文章说莫言,论其思想不如A,论其激情不如B,论其人性通透不如C,论其诗意机巧不如D……云云,其实这是一种误读。今次莫言的得奖理由是他“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融合在一起的虚幻(或幻觉)现实主义”;由此可知,虽有其他因素影响,但创造性、想象力仍然是诺贝尔文学奖估衡的基准和底线。

    试观历年获奖的小说类作品,不难见出其选择标准是宁芜杂而非整饬,宁犷野而非精致,宁纷繁而非有序。重在叙事模式的超越的运用,多具有超拔的空间想象力、形象推理及结构能力,对读者造成一种惊心动魄的心灵激动。这类作品对人类历史和未来的忧患意识,道心微意中融汇深远的想象及敏感的记录,文学价值也相形见高,不宜以拘谨的审美方式来对待。

    当然,诺奖文学奖是非常重要的奖项,但并不等于只能对其顶礼膜拜。《光明日报》发表的评论指出,假如将百余年来未得诺奖的世界名作家排出另一阵列,甚至两个三个阵列,仍可与诺奖文学奖的队伍并驾齐驱,颉颃上下而难分轩轾。譬如以托尔斯泰、契诃夫、易卜生、卡夫卡、博尔赫斯……领队为一阵列,老舍、钱钟书、沈从文甚至曹乃谦为领队的又一阵列,足以傲视诺奖队伍,照见其苍白,使其中相当部分作者自惭形秽。

[责任编辑: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