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标尺

2012-10-22 08:11:04 来源:《中国改革报》 

    在全媒体无孔不入的时代,许多文化现象都增添了娱乐性,大凡一个影响超卓的大奖,其得主总不免成为娱乐的对象,其家庭背景、婚姻状况、住房大小、收入支配……自有媒体推波助澜。人们对轶事的关注,远远超过对其艺术成就的探询,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比文学更近于人们的一般生活,另一种原因也是文学流于黯淡空洞所致。

    以诺奖而言,评委对于他种语文多为文盲,接收信息、阅览文本只能靠翻译,而翻译的质和量均令人不敢恭维,导致二三流作家跻身辉煌的奖台,一流大师反而向隅的情况也所在多有。

    钱钟书因诺贝尔文学奖评奖一事,为巴金打抱不平,斥某人曰:“你有投票表决权吗?作为汉学家,你都做了些什么工作?巴金的书译成那样,那种烂译文本谁会给奖?中国作品就一定得译成英文才能参加评奖,别的国家的作品为什么可以用原文参加评奖?这有道理吗?”他还引用萧伯纳的俏皮话说:“诺贝尔设立奖金比他发明炸药对人类的危害更大。”(详见王元化《九十年代日记》第二章《一九九一年回忆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这种情况往往令诺奖丧失对一流作家的认证资格,沦为二流作家与出版商的狂欢福地。再就作家方面而言,今之作者距伟大人文理想渐行渐远,许多人盛名之下其实并非重量级的大手笔。文学整体衰微贫血,因此也不能全怪评委及其机构。

    文学的评估,固然没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标尺,但读者和时间却可以作最终的判断。文学的真正价值、权威性和影响力,和近世出现的诺贝尔文学奖关联甚大,但真正决定其生命力的,还是一代又一代读者的认可,以及时间的淘洗。(伍立杨 )

[责任编辑: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