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藏品升级须有新思路

2012-10-26 08:25:37 来源:《中国改革报》 

    □ 宗 合

    “中国的公共艺术机构以后如果想展示中国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当代艺术’,恐怕要到国外去借展品了。”著名画家陈逸飞生前的一番告诫余音尚存。日前,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施大畏,结合“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又一次将国家收藏当代优秀艺术作品不足的现状推到了人们的视线中。业界人士认为,应以此为契机,建立起国家收藏当代艺术品的机制。因为,现在一些美术馆、博物馆、画院等公共艺术机构尽管有专项资金收藏艺术品,但大部分都是收藏古代、近代或者现代艺术家的艺术品,很少用于收藏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一些专家指出,一方面,我们花费大量金钱从索斯比、克里斯蒂等拍卖行回收被拍卖的中国文物。另一方面,许多现当代精品佳作却以低廉的价钱继续流失海外。也许将来我们的后代需花大价钱才能将它们购回。那么,何不及早建立我们自己稳定的国家收藏,让这些今天的珍品、明天的文物留在国内?

    一个美术馆的藏品就如同它的灵魂,藏品的方向与体系,内蕴了一个完整的征集、收藏、调查、研究过程,因而能更明晰地体现出作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文化机构的公共美术馆所树立的文化、艺术导向。藏品的数量与质量不仅决定了美术馆的规模与水准,更是传达国家和地区文化形象、文化策略的重要途径。

    在国内美术馆的发展中,经常将“收藏”看成一项美术馆的内部保管事务,而非一项高于美术馆这一物理概念本身的学术价值体系的呈现,藏品的获得往往大于收藏的体系建设,藏品征集有别于藏品选集。这样一来,当面对成千上万件藏品时,如何面向观众进行有体系而非仅仅是有序的呈现时,便成为了美术馆管理者的头等难题。成都当代美术馆副馆长、青年批评家蓝庆伟在最近一期《画廊》杂志上撰文指出,“收藏什么”决定了美术馆的长远路线以及学术地位,而藏品“如何展示”则决定了美术馆对于当下的责任感和公众影响力,两者缺一不可。

    其实,国内的美术馆也都是有收藏的,而且收藏还挺好。只是通常情况下,收藏和展示并不挂钩。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这些家国内一流的美术馆,其实都有一流的藏品。但是他们的展厅,基本上只是用来做临时展览。藏品本身很少用来在展厅里展出。偶尔拿出来,总是令人震撼的。

    实际上,收藏才是美术馆的主体。一个美术馆可以只有收藏品的陈列而不举办别的展览,而依然是一家完整的美术馆。但如果只有各种各样的展览,没有建立起一套收藏,就只是一个展厅。

    国家美术收藏工程是一项长期的、基础性、系统性的工程。其中,全国美术馆藏品普查是基础,制定收藏规划、加强收藏管理是手段,加大收藏力度、建立收藏体系是目标,发挥收藏作用、提高收藏效益是根本。文化部将聘请专家成立国家美术收藏专家委员会,负责对“国家美术收藏工程”的整体规划和具体实施工作提供咨询和建议。工程的实施,虽然只是针对收藏这一环节,但其作用和影响却将远远超过收藏本身,不仅将直接带动美术馆的全面专业化建设,提升美术馆履行职能和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带动对中国近现代美术的系统整理与理论研究;同时,通过国家收藏树立并倡导主流的美术价值标准,激发艺术家的荣誉感,调动他们的创作热情,推动、引导美术创作的健康发展,也将对艺术市场形成有力的学术引导;为建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美术发展生态,全面提升我们的文化传承能力、文化创新能力和文化传播能力发挥重要作用,将成为国家文化发展整体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任编辑: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