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给艺术衍生品一个未来

2012-11-02 09:20:30 来源:《中国改革报》 

□ 王 宁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持续升温,艺术品成为了新的投资渠道,这在无形中也增大了艺术品与大众之间的距离,使得艺术品在国内演变成上层人士所竞相把玩的“新宠”。艺术品除了其所具备的经济价值之外,精神价值更应该被世人所关注。伴随着艺术品价格在市场交易当中的逐年走高,动辄以百万元计的艺术作品显然很难成为普通百姓所关注的对象,关注的缺失,购买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拥有之后的欣赏了。

艺术衍生品的出现以及产业化发展模式的逐渐成形,使得艺术品进入寻常百姓家再次成为可能。但由于目前国内从事艺术衍生品研发与销售的机构大多都还处在起步阶段,空有产业之名,却多数没有产业之实,且多数衍生品经营机构仍需要借助各自画廊和艺术机构的艺术资源,并不能完全独立于这些艺术机构而存在。同时,行业间缺乏相应的运作规范,授权机制与版权管理也尚显混乱,这些都成为艺术衍生品在国内形成产业化运作的障碍。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西沐在谈到艺术衍生品的产业化时曾说:“艺术衍生品本身就是一种产品,它的发展需要建立一个产业的链条。一个产业之所以能够发展,是因为各个产业间的链条能够得到非常有效地拓展,而这种拓展依托的是什么?首先是依托市场需求,才能有拓展,之后才会形成产业链。同时,形成产业链需要有支撑体系,如果产业链没有相应的产业基础作为支撑,是不可能获得有效的市场结果。而产业基础的支撑也是我国艺术衍生品市场发展当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是一个薄弱环节。”

目前,国内从事艺术衍生品研发与销售的机构有很多,其类型与运作方式也各有不同。现下比较知名的艺术衍生品商店多数仍延续着与画廊和艺术机构共存的生存模式,所售商品也以与画廊有过合作的艺术家作品的衍生品为主,缺乏各自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衍生产品,国内艺术衍生品商店也就很难在此类模式之下真正形成其各自的品牌效应,充其量不过是画廊经营的另一种途径而已。

当然,借助近几年艺术衍生品在市场当中的良好反应,部分艺术品商店也开始在这种与画廊共营的生存模式之下寻求新的发展,为创建品牌进行了很多尝试,各自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除了与画廊共营的生存模式之外,国内艺术衍生品行业也存在不少艺术家试水的案例,“稀奇”无疑是个极为特殊的例子。2010年由向京、瞿广慈夫妇合力创建的“稀奇”至今已在北京开设了4家直营分店,在香港、台湾、上海、深圳都有合作商,在伦敦和土耳其也有销售点。早期艺术产品集中在以向京、瞿广慈夫妇作品为原型的雕塑,现在也已增添了设计类产品,内容包括了包、丝巾、首饰等更多具有实用性的生活用品。《收藏投资导刊》刊发的文章认为,当很多人都还在就艺术衍生品的未来冥思苦想其出路的时候,“稀奇”却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个答案———做出艺术品牌。或许很多人依旧在质疑艺术衍生品的价值何在,纠结于艺术衍生品的学术性与商业性之间,缺乏壮士断腕的魄力而变得难以取舍。而瞿广慈在“稀奇”创立半年时所透露的雄心似乎也预示了“稀奇”在今天的成功:“我们要与世界知名奢侈品牌竞争,对外传播中国艺术的价值理念。”

现在就来说定艺术衍生品在国内的未来显然为时尚早,即便“稀奇”模式的成功已经为国内艺术衍生品行业提供了可参照的依据,但这样的模式是否能够真正推而广之尚未可知,毕竟照猫画虎仍只是一种取巧之法,想要为艺术衍生品勾画更好的未来还是需要更多的原创性思维。

.

[责任编辑:赵亚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