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转变政府职能

2014-05-22 09:30:43 来源:《中国改革报》 

□ 薄贵利

转变政府职能是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加快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大力简政放权,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关系逐步理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并不断完善。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进行了部署,提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提出必须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对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一方面要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为突破口和抓手,通过简政放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激发市场主体的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要把政府工作重心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来。也就是说,既要把该放的权力放开放到位,又要把该管的事务管住管好。这不仅是当前形势下加快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的迫切需要,也是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的重大举措。

本届政府开局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明确提出,本届政府要下决心把国务院部门现有行政审批事项再削减1/3以上。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明确了各部门的任务分工和完成时间,专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进行动员部署,成立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及其专家组,全面推进职能转变,大力向市场、向社会、向下级政府放权,同时积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加快实施结构调整。这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的改革举措,得到了社会各界高度评价,有力提振了市场信心,极大激发了社会投资和创业热情,民间投资快速增长,发展的内生动力明显增强。

按照中央部署,今年要按照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继续下好简政放权先手棋,把减少行政审批事项作为“当头炮”,在这方面要有新作为、新突破,迈出更大步子,同时要进一步完善放管结合的体制机制,使两者相辅相成,营造公平竞争环境,规范市场秩序,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完善监管体制中使简政放权顺利推进。

一是继续大力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当前,行政审批事项仍然过多,企业和群众反映强烈,必须进一步向市场放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向社会放权,发挥社会组织在公共事务管理中的积极作用。进一步向下级政府放权,发挥地方政府就近管理和贴近基层的优势。今年要再取消200项以上行政审批事项,拿出“真金白银”,确保放到位、能落地、不反弹,防止审批事项边减边增,明减暗增。

二是清理非行政许可项目,消除审批管理中的灰色地带。非行政许可审批,主要是一些部门和地方在法律法规和国务院决定之外,依据“红头文件”设定的管理事项,实质上是变相的行政审批,许多还收费,涉及利益输送。对国务院部门正在实施的非行政许可事项要进行清理。确需审批属于行政许可性质的,应按程序转为行政许可事项;属于国务院对下级政府的审批事项,应转为内部工作程序。今后各部门一律不得自行设立面向社会公众的审批事项。

三是在行政审批目录的基础上,逐步向“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管理迈进。对保留的审批事项,各部门一律以清单方式向社会公开,目录之外一律禁止审批,切实解决“权力无边”的问题,实现“法无授权,政府和部门不可为”。同时,推动部门减少审批环节、压缩审批时间、公开审批程序、规范审批行为,为企业和群众办事提供更多的便利,实现“法有规定,政府部门必须为”。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政府以清单方式明确列出禁止和限制投资经营的行业、领域和业务,清单以外的,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做到“法无禁止,公民和企业皆可为”。

四是推动地方政府做好“接、放、管”。接,就是下放到哪一级的,哪一级就要接住接好,不能推卸责任。放,就是地方政府也要对本级的审批事项进行系统梳理,该取消的取消,该下放的下放,尤其是对上级政府已经取消的,要不折不扣地放给市场、放给社会,不能变相保留。管,就是不论是上级下放的,还是本级原有的,该管的都要管住管好。

五是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针对市场监管领域共性问题,加强生产经营等行为监管,强化市场主体责任,坚决依法平等、公开透明,把握好监管的“公平秤”,坚决杜绝监管的随意性;要建立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对失信主体在投融资、土地供应、招投标等方面依法依规予以限制,对严重违法失信主体实行市场禁入;要改进监管方式,整合执法资源,消除多头执法和重复执法。通过这一系列的措施推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诚信守法、监管有力的现代市场体系,让市场的“发动机”更强劲有力,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六是加强和改善宏观管理。转变职能、减少微观事务管理后,政府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管宏观,管好那些最该管的事。尤其要注重创新宏观调控方式,健全以国家发展战略和规划为导向、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的宏观调控体系,把好“方向舵”,留有“撒手锏”,增强宏观调控的针对性、有效性。

(作者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陈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