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法修正涉及多方关系调整

2014-06-04 12:40:00 来源:《中国改革报》 

□本报记者 裴力 潘强

近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的预算法修正案,没有延续“三审通过”的惯例。此前争议的焦点,国库管理权是归央行还是财政部、如何强化人大常委会预算监督等,仍是三审的核心问题。

三审聚焦权力配置

多次参与预算法修改研讨会的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新京报》记者说,预算法规定了国家机关之间的权力配置,牵涉到人大与政府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修改过程体现各方利益的艰难博弈,“修改过程虽然一波三折,但这正体现出立法机关的审慎态度和各界对预算法这个‘经济宪法’的重视。”

我国现行预算法于1994年通过,但3年后就有修法动议。从2004年正式启动修改算起,预算法修改已经跨越10年、历经三届人大。其间,不论是征集意见的数量、持续近10年的国库管理权之争,还是起草机构的两度“重建”、两度搁置,在近10年都十分鲜见。1994年现行预算法审议通过,2004年预算法修正案被搁置,2009年重启预算法修正,2010年全国人大预工委和财政部“拼出”双方认可初稿,2011年预算法修正案草案初审,2012年修正案草案二审,2013年 修正案草案三审延期,2014年修正案草案三审,4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预算法修正案草案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说:“这次提请审议的三审稿,还没有完全达到大家对预算法修改的期待,难以令人满意。”

关于强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预算的监督,三审稿提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改变或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预算、决算不适当的决议。关于国库管理,现行预算法规定,中央国库业务由中国人民银行经理。三审稿删除了这一条款,规定“国库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对于预算公开,三审稿规定“涉及国家秘密的内容除外”。关于预算年度,三审稿提出建议,可否把自然年度和财政年度分离,从人大常委会批准国家预算以后开始财政年度,即4月1日到第二年3月31日。关于地方举债,三审稿拟适度放开地方政府举债的权限,但同时设立多道“防火墙”规范政府举债行为。专家认为,允许地方政府举债应慎重,应细化条款设计,防范地方债有可能失控的隐患。关于转移支付,任茂东、苏晓云等认为,法案应明确设定一般性转移支付与专项转移支付之间的比例。

[责任编辑:陈洲]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