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学术导向 机制创新推动院士“回归”

2014-06-23 11:19:24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刘建刚

在我国,一旦当选院士,个人就有机会获得额外待遇和权力;对院士所在单位来说,拥有一位院士几乎意味着拥有了一个“聚宝盆”。也由此,院士制度带来了一些社会关注、科技界反映突出的问题,需要深化改革加以解决。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院士制度,要求突出学术导向,减少不必要的干预,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学科布局、年龄结构、兼职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以更好发挥广大院士作用。

近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分别修订章程,不约而同地将严把入口关,能进也能出作为一个重点。从候选人提名渠道、增选机制和退出机制等方面做了新的规定。通过更加完善的制度安排,使其真正守住学术性、荣誉性的本质。

贡献智慧 发挥重要作用

院士制度是党和国家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集中体现,这一制度也是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一项基本制度。

记者查阅资料获悉,目前世界各国科学院院士增选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规定总量、遇缺增补,如日本等;另一种是不规定总量,定期增补,如英、美及我国等大多数国家。

在我国,院士制度走过了近60年的光辉历程。1955年,中国科学院学部的成立,标志着我国院士制度的诞生;1993年,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改称中国科学院院士,与国际接轨;1994年,中国工程院成立,选聘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1998年实行资深院士制度,对年满80岁的院士授予资深院士称号……

中国科学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方面最高学术称号,中国工程院院士是我国工程技术领域最高学术称号。从两院建立起,院士制度就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不断完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有743名中科院院士、802名中国工程院院士。

院士制度建立近60年来,两院院士勇挑重担,开拓创新,发挥了重要作用,取得一系列原始创新成果,为创新驱动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是新中国科技事业的开拓者,重大科技成果的贡献者,国家重大科技决策的咨询建议人,我国科技事业的领航人,优良科学道德学风的示范者。

在国家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广大院士及时提供智力支撑。如2003年非典期间,22位院士联名向国务院提交报告,对非典型肺炎防治的研究、构筑我国预防医学体系等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中科院学部迅速成立了“四川汶川地震”咨询项目研究组,院士们紧急行动起来,围绕余震监测、预防次生灾害、灾后重建等问题,多次召开科技救灾专题研讨会和咨询会议……

事实上,长期以来,广大院士围绕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具有战略性、前瞻性的咨询研究,取得了一大批重要成果,形成了许多政策建议。中微子物理、高温超导、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纳米科技……基础科学研究屡屡获得突破;超级杂交水稻、高速铁路、载人深潜、探月工程……工程科技为经济发展提供坚强支撑。这些在国际上产生重要影响的成果背后,广大两院院士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

另外,两院在借鉴世界主要国家科学院及科技团体经验基础上,立足我国社会发展实际,及时研究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目前已基本形成以《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中国工程院章程》为基础,以相关实施细则、办法等为依据的制度体系,为院士增选、科学道德建设、咨询评议等工作提供了规范、科学的制度保证,有效保障了院士队伍建设和社会作用的发挥。

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说,这次章程修改,主要涉及优化院士候选人推荐渠道、建立全体院士终选投票机制、优化学科布局、健全退出机制等方面。修改后的章程,体现了中央关于改进完善院士制度的精神和要求,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重要讲话提出的“真正守住学术性、荣誉性的本质”的要求,也最大程度地凝聚了院士的共识。

[责任编辑:赵慧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