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改革再启动 投资者期待“全身而退”

2014-07-14 10:58:05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陈雪芹

7月4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公开征求意见稿,此举标志着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正式启动。此次公布的意见亮点之一就是将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作为完善退市制度的重要内容之一,这表明了监管层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坚定态度。

事实上,A股市场多年来“入市容易退市难”的问题从未解决。早在1993年,A股市场就确定了退市制度,2012年,证监会又推出了新版退市制度。然而,直到2001年,A股市场才出现了水仙电器以及广东金曼两家依法退市的公司,2014年6月,长油公司成为A股历史上首家退市的央企。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证券市场已超过2500家上市公司,但在沪深交易所完成退市的只有78家。已推进20多年的退市制度改革,这一轮的力度如何?投资者利益能否被有效保护从而“全身而退”?

强制退市 求偿渠道应更畅通

按照7月4日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强制退市制度被舆论认为是最大亮点。针对欺诈、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等市场反映强烈的重大违法行为,以及市场交易类、财务类指标不达标的情况,交易所有权实施强制退市。这意味着,沪深两市交易所首次被赋予强制退市的权力。

事实上,强制退市的市场呼声已久,但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时,交易所仅拥有暂停上市公司交易的权限,没有强制退市的权力。

然而,问题企业的退市阻力应成为众多分析人士关注的话题。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副主任吕随启指出,上市公司退市的一大阻力来自于地方政府,为了政绩以及地方的经济利益,一些地方政府可能出现阻挠退市的行为。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认为,来自投资者的阻力也是阻挠退市顺利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认为,投资者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自然难以接受,不希望所持股票出现退市的状况,从而通过各种方式阻挠退市。加上近年来ST股大热,炒重组ST股风行,对退市制度的落实及实施确实造成了较大阻力。

那么,如何把上市公司的强制退出和保护中小投资者做一个“两全”的制度安排?有分析认为,应把二者分开,退市制度仅负责明确责任和责任主体,投资者权益保护应以畅通的追责、求偿渠道另作保障。当然,这需要来自法律等层面上的支持,也是即将修订的《证券法》不容回避的内容。并且,单就逻辑而言,修订《证券法》等关于中小投资者保护的措施应先于退市制度完善,才能保持退市改革的流畅性。

谨慎投资 非理性行为应戒

首家退市央企长航油运的退市风波至今犹存。按照上市规则,长航油运在被上交所终止上市后,复牌进入退市整理期,进行30个交易日的最后交易。4月25日,退市整理期的第5个交易日,长航油运的股价跌至1元以下,然而此时仍有大量中小投资者买入。有分析指出,中小投资者投机心态源于央企背后的政府隐性信用背书。从退市风险警示,到暂停上市,再到退市整理期交易,基于投资者保护的信息披露措施已十分充分,还是有不少投资者愿意为央企在资本市场“起死回生”下重注。 

有目共睹的是,保护好投资者利益一直是退市过程中的重点,也是一直以来的制度设计难点。2013年底,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将对中小投资者保护提升到国务院层面,围绕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构建了九方面80多项举措。今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坚决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随着退市改革的不断推进,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保护制度将会更趋完善。有分析指出,退市制度作为资本市场的“净化器”,在促进市场发挥优胜劣汰功能的同时,也有助于引导投资者理性、价值投资,形成健康的投资文化和氛围。但是,在完善退市制度的过程中,投资者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保护投资者权益不是为投资者的非理性投资行为“买单”,投资者还是要树立起“买者自负”的意识,要自行承担非理性的投资行为。曹凤岐强调,对于投资者来说,要转变观念和心态,改变炒重组股等“刚兑”的习惯,提高风险意识,在参与市场时要充分考虑退市风险。

[责任编辑:赵慧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