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见轮子奴隶变单车骑士

2014-07-30 10:45:07 来源:《中国改革报》 

□ 黄培昭

日前,笔者在伦敦街头采访,偶遇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骑车而过。约翰逊坚持骑车上下班,市民已经见惯不怪,但对与骑车有关的“救美”故事却津津乐道。

两年前初冬的一个傍晚,纪录片女导演弗兰妮路遇流氓,闻听救命,一名戴着头盔的骑车男子赶跑了混混们。弗兰妮得救发现,救她的竟是市长。弗兰妮对“救命恩人”顿生好感———“如果你在漆黑的街道上孤立无助,就会发现约翰逊比其他人都靠得住,他简直就是坐在闪亮自行车上的骑士!”

无独有偶,英国媒体曾经披露过伦敦前任市长利文斯通对地铁情有独钟,他总是腋下挟着公文包,行色匆匆地穿行在来往的地铁里。在英国《每日邮报》看来,限制公车,其结果是顺畅了交通,减少了污染,净化了环境,维护了政府形象,还锻炼了身体,甚至邂逅令人艳羡的“救美”故事。

严格限制公务车,世界上做法多种多样。一是限制级别,芬兰规定只有总统、议长、总理、国防部长、内务部长、外长等才有专车;二是限制价格,加拿大政府规定,副部长以上官员配备行政用车,部长级公车价格不超过3.24万加元,副部长级公车不超过2.7万加元;三是削减特权,比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多次下令,要向“特权车开刀”;四是着意区分公、私车,博茨瓦纳的公车都挂红底白字车牌,私家车则挂白底或黄底黑字车牌。

惩罚严明,是公务员不敢因公车而失足的重要原因。美国联邦政府规定,公务员如果“不当使用公车”,将被停职一个月以上。如果这种“不当使用公车”的行为是其上司批准的,上司甚至要受到停职的处分。美国威斯康星州公务员勒尔斯由于让夫人搭乘他参加公务活动的车,被停职6个月,此事还作为“丑闻”记录在他的信用档案。有过必究,架起了在公车使用上不容触碰的高压线。

“车就是车,除了作为运载工具的功能外,它没有什么高超和了不起的,人们不应该自缚手脚,沦为轮子的奴隶,更不应该滋生汽车腐败的歪念头”,英国专栏作家莫里森的话令人深思。中国公车改革,外媒不无赞赏。英国网络媒体认为,汽车这一原本是代步的工具,如果扭曲异化成官衔、地位、身份、权势和财富的象征,必然会由此衍生出相关联的汽车贪腐。英国《独立报》说,中国欲通过公车改革“换挡”提速,迎来“廉洁拐点”和车窗外明亮的艳阳天。虽然眼下把附着在公车上的特权“清零”还需假以时日,但它彰显出中国政府对公车腐败的“零容忍”态度却十分明晰。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寻芳徒步好,何用早将车。”放下束缚,绿色出行,收获的不仅是轻松,还有良好形象。

[责任编辑:赵慧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