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即生活 纯粹到极致

——对话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

2015-01-09 14:34:35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主持人:王 志

特邀嘉宾:许鸿飞

主持人:您的雕塑艺术很特别,尤其以“肥女人”而蜚名中外,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肥女人”作为您作品的主角呢?

嘉宾:有一次我和朋友在咖啡厅,当时我正无聊得想走,突然见到一位体重约280斤左右的女人走进来,让我很震惊,那样的冲击力是无法形容的,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在刹那间给了我灵光闪现,要吸引人的注意力,就需要这样的冲击力。我发现这些体态丰硕的女人是当今浮躁社会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压力巨大的现代社会中,她们大多活得真是开心。而我的生活态度也和他们一样:平淡天真,真诚待人。艺术界或时尚界以美女作为题材的作品太多了,当下的审美都以瘦为美,为何胖女人就意味着丑陋?我想还原她们生命本质的美。而且胖人符合雕塑的体积和空间立体,更好把握节奏。瘦则比较标准,但看下去少了一种冲动,而眼前的“肥女人”却让我印象深刻,于是我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从此我们成为了朋友,她更成为了我作品中的主角。

自此,多种多样的“肥女人”进入到我的艺术视野。有时候在街上和她们擦肩而过,有时候在一起“吹水”时迸发灵感。在法国,我看到那些很享受阳光的“肥女人”们,心中也很有触动。我觉得表现雕塑,主角不一定要伟大,生活中各种有趣的场景就是一个个很完美的背景。快乐的艺术,在这一点上我曾受到黄永玉的很多启发。黄永玉主张艺术一定程度上不能为利益和意义考虑,而应该展示自己对生活的快乐认识,只要有趣的东西、自己有感觉的东西,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可以做成艺术品。

主持人:前不久,在崇正秋拍“肥女”艺术专场拍卖中,您的翡翠雕塑作品《野趣》以368万元成交,再创个人纪录新高,拍品竞价高潮迭起。您的作品如此受欢迎您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嘉宾:作品的生活化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些“肥女”作品有幽默感,很阳光、很自信。身边很熟悉的一些生活情节都融入到作品里面,很多时候都反映了一种爱、家庭的主题。这些主题都是能令人快乐的,这在世界上都具有共同性的。

雕塑家首先要做出自己的风格,要有自己的生活表达。对自己的创作要有清醒的认识,再坚持怎么做,再延伸。就像我开始做肥女人,很多人会觉得“难看”,但我坚持了下来,最后大家也都接受了。我不只是选择了肥女人的题材,而主要是赋予这些人物以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和富有人性的真实感情。“肥女”们的每一个动作、表情以及姿态等都很有趣,展示了她们的自信、开心与幸福。很多咱们平常人做起来很普通的动作,肥女们做起来可能就会很辛苦。比如说一个翘腿的动作,她们做久了可能就比较难做回去。有的甚至坐车就得买三个人的座位来坐。所以,我做雕塑就把很多细节做了出来,效果就很好。

当人们感同身受到“肥女”们的快乐,领悟到这些作品的轻松内涵,人们就会完全接受这些作品,之后就认定你了,也会接受你新的风格,新的创作。这样就达到了一个良性循环,收藏家能收到更好的作品,艺术家也有创新的动力。只要自己在不断推进,人们还会比你更关心下次又出什么新作品。

本着“玩”的心态,作品就会显得别有生机。当然,“玩”也不是随意的,是一种自由的创作状态,不为名利所系,却又自有其创作的规律和热情。

主持人:您是第一位拿翡翠做雕塑的艺术家,用翡翠开拓了进行雕塑艺术创作的先河。翡翠太过于昂贵且不好把握,走出这第一步需要极大的魄力与勇气。请问您是如何想到用翡翠做材质的?

嘉宾:我把目光转向翡翠非常偶然。有次朋友拿了一块翡翠原石给我欣赏,翡翠的色泽和质感立刻激起了我的灵感,让从来没有利用过翡翠的我顿时有了一种强烈的尝试欲望。我认为,艺术只有作为一种体验和实践才是艺术家追求的方向。有了这些想法,我就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亲自到东南亚考察,选取石材,并采购了一批适合于做雕塑作品的翡翠原石回来,开始了我的实践。

中国人自古就对玉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因为它外表温和、柔软,内里却又坚硬无比,成为了君子美德的象征,又被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深深地渗透到了中国文化的精髓里。翡翠作为玉中颜色最富于变化的一种,非常适合于艺术创作。翡翠的颜色与自然界极为协调,代表着万物的生机勃勃与青春活力。雕塑不同于绘画,它对于色彩从来是力不从心的,很难同时做到材质、颜色与题材三者相统一。但是用翡翠做雕塑后,我发现翡翠在抛光后呈现出多样的色彩,有白色、紫色、宝蓝色、浅绿色、墨绿色等,多彩翡翠改变了雕塑原材料色调单一的问题,也大大改变了观众的鉴赏情趣。

用翡翠做雕塑无疑可以带来新的视觉感受,但这种艺术创作又十分冒险。但是我决定挑战自己,更挑战雕刻艺术的限制。孔子有句话说“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我想我当时就是这样的心态。因为翡翠本来就具有内敛、慧心的气质,稀少的翡翠本来就是人们眼中的奢侈品,如果赋予了翡翠艺术性,又会比作为饰品或工艺品的翡翠更具有收藏价值。其实“翡女人”的受欢迎程度也出乎我的意料,早在我的翡翠雕塑作品还在做模型的阶段,它们已经被人订购了。翡翠与“肥女”系列的情感契合点就是“极致”,说是“绝配”也实在不为过。“肥女”创造了翡翠的新式样,而又是“肥女”才能唤醒翡翠内在的那份原始而又自然、迷人的内涵,使“翡女人”融入了时光雕刻出来的静谧,和岁月沉淀下来的奢华。

主持人:在2014年短短的一年间,您举办了10多次世界巡展,赢得了不同国籍人民的欢迎与尊重,您的雕塑海外展更是被形容为“雕塑外交”,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嘉宾:展览只是我的生活一部分。举办巡展,让这些作品走进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中,既是展览作品又是学习交流的过程。我希望自己的展览既能走进去,而且又深入进去,让这些“肥女”自信、阳光的艺术形象给当地市民带来轻松欢乐之感,并打开一扇了解中国当代雕塑和现代国人精神面貌的窗口。在佛罗伦萨,之前展览过的意大利的四个城市的人都来了,而且自费过来的。他们就是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这种交流变成自然而然的了。他们是借此希望更多地了解中国当代文化和艺术,而雕塑又有着艺术语言的世界共通性,利于传播。

黄永玉一直鼓励我,说这种快乐的艺术既然走开了头,就不要停,而且完全可以找到突破点继续做下去。有时候生活的趣味场面不用特意去捕捉,当有足够积累的时候,艺术往往容易在生活的联想中产生。突破点在于更自然地艺术表达,而不带刻意性,所以绝不能离开生活而搞抽象创作。艺术不能跟风,不能从众,所以我选择去发达的地方,那些有着丰富的文化积淀和历史厚重感的地方,那些更为时尚的地方。唯有看得更多,视野才能开阔。每次去一个不同的国家都很重要,因为在那里都有世界影响力的博物馆、美术馆,其实除了展览,我主要就是奔他们的艺术展馆去的。不停地看,看那些在世界上很有影响的作品,许多在美术史教科书里我们都已经见过,但在原作面前,会激发起你与它们更深层的对接。

2013年~2014年,我从北京美术馆出发,走到悉尼、墨尔本、西西里、托斯卡纳、卢浮宫、广州、伦敦、都灵、米兰、佛罗伦萨、新加坡等地,举办了以欧洲为主的12站雕塑世界巡展。12这个数字在中国代表轮回,踏入第13站,我选择回到最初的起点———北京,作为再出发的一次检视。因此,2015年元旦期间,我在北京紫禁城太庙举行“环肥的谐趣·许鸿飞个人雕塑作品展”,这次除了如《吻》《天轮》等经典作品再次进京外,展出的作品绝大部分为2014年的新作,包括为迎接羊年所创作《与羊共舞》,颇有新年喜庆色彩的《三个女人》,以及首次面向观众展出的《广州美人》等系列作品,有陈列于展厅的架上雕塑及户外展出的大型雕塑共57件,让观众既能于室外与雕塑欢乐互动,又可在室内静静玩赏。新的一年,我再一次从北京出发,以最具王者风范、皇家气派的紫禁城,作为我的第二次雕塑作品世界巡展的首发站。此次巡展将以美洲为主要展示地,于美国、阿根廷、巴西等地办展。我会不断超越,会继续把握作品中厚重里的轻盈感,让每一个阶段都有变化,将“肥女”符号做深做透,把快乐带到更多人身边。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