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耻辱的财富

——《满铁调查》第一辑阅读随想

2015-01-28 15:48:18 来源:《中国改革报》 

□ 王 淼

作为一个中国读者,展阅《满铁调查》(中文版)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种惶恐和耻辱。

说到惶恐,是因为它是那样的洋洋大观,面面俱到。说到耻辱,是因为这样一个学术宝库,是日本在侵华过程遗留下来的。

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是20世纪上半期日本侵华时期设立的,其在中国大陆活动达40余年之久。表面上看,“满铁”是一个经营铁路的公司,实际上它还承担着对中国物产、自然资源进行调查,以及为日本政府、军方相关政策提供政治、经济、社会等情报的特殊机构。在长达40余年的时间里,“满铁”形成了大量关于中国的资料图书和档案材料,即所谓的“满铁调查报告资料”。

“满铁调查报告资料”到底有多少?用《满铁调查》(中文版)编译组织方华中师范大学的规划来衡量就是———100册,每册100万字,总计1亿余字,这还不包括诸多已经遗失、难以取得和仍属保密的资料。

在该书的出版发行学术研讨会上,中国满铁调查研究权威专家、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曹幸穗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根据日本人1941年对北京的调查资料,可以原原本本还原出当年的北京城。因为资料中对北京的每条街道,每个建筑都有详细的描述,甚至很多普通人家的情况,包括日常生活用品都有详细的记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是绝对想象不到日本在调查中国上曾经下过如此之大的功夫。

中国古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始于19世纪末的中日战争看,日本在知彼上是下足了功夫的。战争本身的非正义性,终究让南满调查的一番苦心成为泡影。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满铁调查报告资料”后来竟然成为研究中国近代史的重要资料。与一般理解的情报资料不同,“满铁调查报告资料”主要都是专业人员完成的。据专家介绍,从1905年开始,“满铁”专门设立了多门类的调查机关,组建了以日本知名大学的相关专业学者和学生组成的、庞大且精干的调查队伍,有系统、有规划地调查了解中国城乡的政治经济情况和风俗习惯。在已出版的第一辑中,笔者看到了有关自己家乡大兴安岭地区的若干个详细报告。根据其中一份报告,牙克石这个今日的森工重镇,1933年的街道上仅仅有66户人。有趣的是,这份报告详细列出了这66户人家的贫富比例以及每户的财富,富民7户、中农21户、贫农23户,无产者15户,用的竟然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在记录经济实料之外,它还对从中国过去至伪满洲国时期的对白俄罗斯人的移民政策进行了记载分析。从形式看,它既是一份详细的经济普查材料,又是当时社会政策的一个研究范本。

同时,很多报告中也加入了调查人员个性化的描述。在第510页提到呼伦贝尔时,报告写道:它的山姿畅达、明朗,宏伟的景象非常难得。再加上这些朴实的农村,便更加引人入胜。看着这些数十年前的描写,竟然让笔者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面对这样一个洋洋大观的宝库,更加让我们感到愧疚的是,日本人当初所研究记载的很多资料是中国人自己都不曾掌握的。这样一种状况被形容为“中国农村在中国,中国农村调查在日本,中国农村研究在美国”。该书翻译团队的负责人,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李俄宪教授在谈到中日两国的相互认知时说道:“中国是大国,日本是小国,但中国在日本面前是裸体的大国,日本在中国面前却是神秘的小国。”

在这份财富面前,我们更需要反思与日本相比有哪些差距。此次组织翻译《满铁调查》,即可谓放下身段,虚心学习,实现超越的一个良好开端。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