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高望远无国界 心系民生总关情

—— 对话天津美术家协会主席王书平

2015-01-30 14:15:04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主 持 人:王 志

特邀嘉宾:王书平

 

主持人:您以艺术的独创性和神韵风姿而享誉海内外,被海外誉为“东方鹰王”。请问您是如何以鹰为主攻方向的呢?

嘉宾:我喜欢花鸟画,鹰是花鸟画的描绘对象之一。一件好作品要想感动观者,作者自己必须首先被感动。只有深入生活、以情驱笔,才能让作品在作者与欣赏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选择鹰作为我的描绘对象,是偶然也是必然。我在家乡和青海西藏写生时见过很多鹰,对它们飞翔的姿态十分着迷。是因为从鹰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展翅腾飞、奋发向上的强大精神力量。而中国画的笔墨,能将飞翔的鹰的神采和气魄表现出来。

由此,我在多年花鸟画创作的基础上对鹰做了大量而深入的研究和表现。在长期的创作实践里,我观察感受鹰的生活习性,仔细揣摩鹰的体态动势。探索与充实积累中,雄鹰的魁伟矫健及其各种生活形态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遵循着中国画的传统技法,构图、运笔、着墨、设色,充分发挥中国水墨画的特有表现力,同时赋予它强烈的时代感。我觉得画鹰如画人,因为鹰最能代表人的一种精神力量,如“大展宏图”“鹏程万里”等。作画时,往往是酝酿良久,一气呵成,突出鹰的眼睛和双爪,抓住了这两点,就抓住了鹰的“神”。我的鹰是小写意,既不夸张变形,也不做抽象化处理,而是通过墨色的浓淡干湿,水在宣纸上的渗透效果,一笔下去,将羽毛的形状质感凸现出来。就像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通过笔情墨趣,表现物象的神韵和意境。

主持人:您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了个人画展,东西方文化有着完全不同的美学理念和创作方法。您的花鸟画,外国人能理解和喜欢吗?国外艺术界有哪些反应呢?

嘉宾:在世界各地举办画展的经历使我亲身体会到: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画展期间,我为外国观众讲述中国画艺术时,他们不但非常专注地聆听,而且提出许多有趣的问题。我还亲眼看到一些美术爱好者用铅笔临摹我的作品。他们虽然不会使用毛笔和宣纸,但感到很新鲜、很稀奇,很亲自动手尝试一下,以破解东方艺术的奥秘。

如今中国画能在世界上产生影响,不仅与中国国力的提升有关,也与遍及全球的“汉语热”遥相呼应。我在法国作画时,怎么染瀚挥毫,怎么用笔用墨,墨色在宣纸上怎么洇出浓淡、虚实、干湿等等丰富变化,他们不用翻译,便能心领神会,然后一次次练习、模仿,总能画出几分韵味来。

在2011年巴黎卢浮宫我的绘画展上,展出了我的鹰题材作品有《远瞩》《展望》《长空翱翔》等,又有特别以法国吉祥物高卢鸡为题材的《吉利图》《吉祥如意》《芳姿》等新作。法国美协主席弗朗斯瓦·贝里克说,王书平先生的水墨作品,把中国人的传统笔墨与现代艺术的理念巧妙结合,达到了一个新的艺术境界,也给当代西方艺术的发展创新提供了一份有意的启示;有位金发碧眼的法国女郎对着电视镜头说:“王先生的画将我脑海里神秘的东方古国变成了色彩鲜明又情趣盎然的中国,我一定要到中国去,因为了解中国文化是一件有意思也有意义的事情。”

作为文化界一分子,我可以在世界上这么多国家和地区举办画展,并能受到当地艺术界的认同及人民的喜爱,对此我感到十分欣慰和自豪。中国画艺术彰显着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我希望以此让更多西方人士了解东方文化的魅力。去这些国家和地区,不仅是作品的展出,更是文化的交流与碰撞,我会特别留意这些国家的影视作品和图文资料,以及花卉、鸟类等。每到一处,都会激发新的灵感,我准备画些新鲜的、具有当地地域特色的作品,尝试用中国画笔墨表现世界风土人情。

主持人:中国美术事业的繁荣发展,是新时代下一项重要的文化工程。请您谈谈目前国内美术行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嘉宾: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的美术事业空前繁荣,广大美术家思想更加解放,迸发出极大的创作热情,同时艺术回归本体规律,以及文化的促进、经济的发展和日益提高的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都为中国美术的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中央重视文化、提倡大发展大繁荣的形势下,中国美术事业正在朝着健康、扎实的方向发展。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财富的剧增,也为中国艺术品的收藏提供了坚实的金融基础。更重要的是改革开放,使美术家思维更开阔,站在世界文化的角度重新审视古老的中国文化,从而增强了对民族文化的深刻认识和对本土文化的自信心。

在良好的创作局面下,美术创作也会不可避免地派生出一些问题,我认为其中最突出的是创作上的浮躁心态。由于受到艺术品市场的影响,一些美术家在浮躁的情绪下生产出浮躁的产品。他们对生活漠不关心,使作品缺乏精神内涵流于形式,成为“行活”。鉴于这些不利于艺术创作的弊病,我建议,一方面应提倡美术家将自己的创作和现实生活紧密结合;另一方面倡导深入社会的多个层面,真正走下去,感受普通人的生活,从中汲取鲜活的创作营养。此外,建议画家甘愿沉下心来,专心创作,以扎实的作品反映时代的精神。美术家的作品不是单纯的一般性的商品,它要发挥教育、启发、激励人的积极作用。

文化艺术的生机勃勃,离不开艺术家主观认识的深入。作为一个当代美术家,必须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武装头脑,从而引领我们的美术创作和美术人才队伍建设。坚持弘扬主旋律和提倡多样化、提高文化产品品位与提高群众文化鉴赏水平的统一。美术家要关注人民大众追求对文化生活的提升欲望,在创造高雅艺术、抒发性情的同时,兼及艺术表现的多样性,尽量创造不同形式、不同特点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产品。另一方面,美术家还要有社会责任感,积极参与社会上助困、扶贫、赈灾等社会公益活动。做一名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用作品去鼓舞观者是我的追求。我认为,艺术家的身影应该出现在社会最需要的地方,比如:赴西沙群岛慰问海军战士、创作《群英赞》赠送给抗洪部队、深入抗击非典一线为医务人员作画等等。我每年都要参加此类慰问活动,这些活动既为我提供了回报社会的机会,也给我带来了许许多多新的体验和创作素材。

主持人:据了解,您作为第四次当选的全国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您的提案主要围绕着弱势群体等民生问题,文化相关的提及不多,请您谈一谈?

嘉宾:过去关注专业领域的事情比较多,担任政协委员后,对社会的关注更多。这些年,我的提案累计达到90余件,每个问题都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及时回复,有的提案还由相关部门开现场办公会予以解决。作为一个老委员,我一直关注着新情况、新问题。

在9年前,我递交提案,呼吁创造公平就业环境,并提供“一条龙”服务,帮助农民工进城就业。我建议,政府部门应对农民工开展就业登记、就业选择、权益维护等一系列服务,为农民工创造更多、更公平的就业机会。同时还应健全农民工工资给付机制,保证农民工合法权益不受损害。9年后的今天,我看到曾经的期待正一步步地变成现实:人力资源市场数量越来越多,农民工求职越来越方便;新农保从无到有快速推进,老有所养的梦想在今朝初步实现;农民工权益受损现象越来越少,工资收入越来越高……这是可喜的现象,但仍有很多问题需要关注与解决。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民工的诉求也呈现出更全面、更“高端”的变化,很多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不想只做城市的过客,他们渴望融入城市,渴望享受到和其他劳动者均等的权益。现在农民工最关心的问题已经是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了。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应该破除农民工和城市居民是两类人的观念,向农民工提供更全面的,包括劳动就业、法律维权、计划生育、子女就学、居住登记等多方面的服务工作,让他们不仅能够在城市立业,还能安家。

“进一步推动公共医疗机构改革”“更加重视传统文化产业改造提升”“推动残疾人家庭和社区无障碍设施建设改造”“进一步加强社会公共道德建设工作”……我的很多提案和我的职业丝毫不相关。政协委员不是块牌子,而是份责任。在参政议政、履职尽责的过程中,要深入基层,走进老百姓家里,掌握真实情况。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更多地反映民生愿望,使人们看到国家一天天在进步、在发展。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