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理财公司乱象亟待监管

2015-02-04 21:02:01 来源:《中国改革报》 

建立一个健康、运行有序的市场,防止“劣币驱逐良币”迫在眉睫

□ 田 野

仿佛在一夜之间,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众多的投资理财公司。

响亮高端的公司名头,豪华气派的办公装修,还有一群西装革履的理财经理或顾问,一脸诚恳地向你推销各类高收益的“理财产品”。

这些公司向投资者推荐的理财产品、财富计划、P2P(个人对个人)理财方案等,年收益均在12%以上,有的甚至高达30%。他们声称,高收益外,还有担保、债权抵押和垫付本息等多重风险保障。这些承诺,使他们不仅完胜银行的存款利息和信托理财,连几大互联网巨头的各种“宝宝”产品也自叹弗如。

创造投资奇迹的股神巴菲特,穷其一生年化收益率也才21%。这些民间理财投资公司,如何能做到低风险高收益比肩股神?

收益承诺诱人

在上海市区Y公司,占据大厦整层楼面的办公地点装修高档豪华,堪比银行和基金公司。

在该公司前台,有10多个年轻人正在排队登记,原来公司近期正在大量招聘理财顾问,他们是来应聘的。

Y公司理财顾问孔先生非常热情。他推荐该公司一款叫做“四季盈”的理财产品,保证年化收益率在15%~17%,利息月付。如果投入60万元,每月至少可轻松拿到7200元的利息。

“你们公司的理财怎么操作?”

“投资者购买我们产品后,我们把钱贷给需求企业,需求企业以房产等作为抵押债权,保证最终支付本息。”

“贷款企业还不了钱怎么办?”

“如果贷款方到时不能还本付息,我们公司承诺在三天之内垫付本金和利息。”

“钱是直接进入你们公司吗?”

“不进我们公司。我们有资金托管平台,进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第三方支付平台FY支付。”

孔先生还把笔者引荐给了Y公司营销总经理黄女士,笔者注意到,公司宣传手册上,至少有四个人都挂着营销总经理头衔。

笔者再次强调担心理财资金的安全,黄女士再三保证,公司“实力很强,已经上市了”。她自己和亲戚朋友的钱都投在公司。她还压低声音悄悄告诉笔者:“我们老板很有背景。”

如此看来,把钱投资到该公司,真是一桩无风险高收益好事。

事实果真如此吗?笔者深入调查后发现,公司的说辞和宣传中,存在诸多夸大和不实之处。

第一、笔者咨询的整个过程中,Y公司无法告知贷款企业的翔实情况,更无法确认这些企业贷款需求的真实性。

第二、FY支付是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跟央行无任何直属关系。FY支付只是在Y公司设了一个POS机,投资者的钱通过该平台的渠道,最终进入Y公司控制的账户。

第三、上市说法纯属蒙人。Y公司只是在某某股权托管交易中心进行了挂牌。公开资料显示,该股交中心主要为非上市小微股份公司提供股权托管、登记和转让等金融服务。在股交中心挂牌与企业在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是两码事。

查询Y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发现,这家在上海已经有1个总部、7个分部、10家门店的“资产管理公司”,令人吃惊地“年轻”。

Y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10日。某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显示,Y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金仅为3万元。

根据Y公司2014年2月20日提交给上述股交中心的挂牌说明书,该公司当时注册资本金增加到1000万元人民币,但这次增资没有验资报告。

Y公司在2014年11月3日,又变更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人民币,同样没有工商登记的实缴记录。

官网还展示了一份“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授予的“3·15诚信服务会员单位”证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早在2009年4月8日,央视《今日说法》当期节目《谁打谁的假》,就曾曝光“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与官方中消协无任何关系,仅仅是一个办公场所在北京一个居民小区的民间消费者维权组织,且其社团法人资格年检只截止到2007年,早已经丧失民间社团组织的活动资格。

对于注册资本登记,万商天勤(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钟承江告诉笔者:“自2014年3月1日起,公司登记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制。企业注册资本显示的资本金,与企业注册资本实际缴纳情况并非完全一致。注册资本5000万元,不一定代表企业有5000万元真金白银。”

笔者为Y公司算了一笔账:Y公司支付给客户15%~17%的收益,自身的办公房租、工资、运营成本和公司盈利全部加起来,至少要收取10%~15%的息差和服务费才能维持运营。

也就是说,所谓的需求企业要从Y公司获得资金,年化成本不低于30%。

“三无”状况下疯长

去年11月25日,央行条法司为包括P2P网贷平台在内的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开出了三点风险警示,明确“不得提供担保,不得归集资金搞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更不能实施集资诈骗。”

但笔者调查的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和P2P网贷公司,都游走在央行三点风险警示的边缘。

笔者采访的另一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Q公司的操作手法与Y公司几乎如出一辙。

不过,在风险保障包装上,Q公司比Y公司更胜一筹,增加了H集团与R公司两家企业作为投资担保。笔者调查获悉,H集团和Q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兄弟关系。

Q公司宣传手册称,H集团主营业务为资产管理、百货经营和商业地产,集团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但奇怪的是,这家“实力雄厚”的集团因为资金紧缺,早已卷入民间借贷的法律诉讼。2014年8月,H集团因为民间借贷纠纷,被投资者告上法庭。

另一个担保方R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成立日期为2013年5月24日。颇为蹊跷的是,该公司2013年11月10日在某报刊登了一则启事:遗失公章一枚,声明作废。

在另一家投资理财公司X公司,笔者参加了它的理财茶话会。下午1点半,会议室反复播放着公司冠名赞助的一期财经节目的宣传片,四五个手持宣传单的60多岁的老人和中年妇女,散坐在笔者身边。

主持宣讲的营销老总宣传说,X公司的理财模式,开发商以其开发项目市场价格的一半,抵押给X公司融资,X公司再将这些房产项目,设计成“资产证券化”的理财产品卖给客户,产品投资收益在13.2%~15%之间。

笔者查询到的工商登记显示,这家在上海、北京、西安等城市已经拥有10家网点,大力宣传和售卖“资产证券化”金融产品的公司,也无金融证券业的资质和牌照。

X公司注册于陕西,其依法核准的经营范围,仅限咨询类业务,其中包括“房产中介及信息咨询服务”。其宣传材料,还印上了多家媒体对该公司大幅图片报道。笔者查询了其中一家媒体,发现只是一篇豆腐干大小的软文广告,而并非大幅图片报道。

笔者还暗访了两家P2P平台个人金融服务的理财公司,两家公司的产品年化收益在12%左右。

在笔者的追问下,两家公司的理财顾问都承认,投资者的钱不是直接划款给下家,而是先归集公司的账户。理财顾问李先生甚至直白地向笔者表示,“我们这行,谁说公司不碰到投资者的钱,那肯定是在忽悠。”

笔者先后调查了共计12家在上海的民间资产管理和P2P理财公司。概括起来,基本特征为:

多数成立时间只有一到两年;

实际控制人均是外省市籍;

公司团队年轻化,有正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者极少;

为理财产品提供担保的公司和企业,多半为关联公司,有的只是空壳,有的本身资产负债率已极高;

其成功销售的对象以退休职工和老年人为主;

它们与投资者签订的均不是正规的理财投资产品销售合同,基本形式名为“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多数以“**投资咨询公司”或者“**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与投资者签署协议。

多位金融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在“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监管机构”的三无状况下疯长,部分公司已触及非法集资监管的红线。

笔者暗访调查的这些公司中,九成以上都形成了事实上的“资金池”。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表示,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和P2P平台公司,只要形成了“资金池”,不管是机构道德原因,还是经营不善导致的机构倒闭和资金亏空,都有可能给客户造成损失。“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也为庞氏骗局提供了便利条件。”

期待适度监管

实际上,部分民间投资理财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和庞氏骗局,已经实实在在上演。

2014年10月27日,浙江银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外称“银坊投资”)蔡锦聪跑路,“银坊金融”累计成交额3.36亿元,杭州警方已经展开立案侦查。

陷入恐慌的多位受害者反映,蔡锦聪涉嫌卷走的投资者的钱1.5亿元。杭州警方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从现有情况看,银坊金融跑路并不完全是平台的资金链断裂,涉嫌一开始就是有预谋“做局”。

P2P贷款平台的跑路案,则更是屡见不鲜。1月26日,北京里外贷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确认,因借款人高琴目前被济南警方所控制,该平台已无法提现。这家P2P网贷平台因待偿付本息金额达9.34亿元,被称“业内最大危机”。有媒体报道称,有不少企业为其提供资金,包括一些知名信托和私募基金公司亦被卷入。

据不完全统计,在民间金融活跃的浙江,2014年至少有12家民间投资理财公司倒闭或跑路失联,“吃”掉了投资人超过20亿元。在北京,2014年仅“隆尊资产”跑路,涉案资金就高达30亿元。

对于民间投资理财公司的乱象,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焦瑾璞表示,他自己在上海街头就碰到过有人兜售“很吸引人”的理财产品,还听说有家P2P公司,将公司装修得跟上海农商行一模一样,打着农商行的牌子销售理财产品。

焦瑾璞认为,有的民间投资理财公司都上升不到金融层次,“甚至有的纯粹是诈骗。”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则表示,民间金融理财市场的乱象,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决:第一,在金融的法律法规上要更完善、更宽容,要更开放一些,把合理的需求释放出来;第二,对于那些搞非法活动的,搞诈骗和旁氏骗局的,坚决予以打击。另外,投资者自身要提高辨别力,不要去贪图高收益,不要参与非法集资活动。

在2014年举行的一个互联网金融论坛上,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肯定了包括P2P模式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在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上的正面作用。但他同时也表示,互联网金融没有改变金融的风险属性,而且与互联网伴生的技术、信息、安全等风险更为突出。

“适度监管,建立一个健康、运行有序的市场,防止市场上‘劣币驱逐良币’,也是业界有识之士的共识。”潘功胜说。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