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看病难看病贵渐行渐远

——对话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王虹

2015-03-12 19:29:04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主持人:周谦 李建国 吴清

嘉 宾: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王虹

分级诊疗体系建设前景广阔

主持人: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2015年,我国将深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加强全科医生制度建设,完善分级诊疗体系。目前,我国分级诊疗体系的建设还有很大的空间,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王虹:一直以来,看病难、看病贵都是民众心头之痛,也是医改无法回避的破题方向。如今,大医院门庭若市,严重超负荷运转,大专家忙着看“基层病”;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医疗资源严重浪费,基层医生“无病可看”。建立一套分工明确,分流有序,各司其职的分级诊疗制度,方便百姓看病就医,已经势在必行。

目前,推行分级诊疗存在以下困难:一是传统就医模式根深蒂固,由于医疗资源分布悬殊,患者稍有小病便投向大医院,找“大医生”、找“名医”就诊,这就严重影响了分级诊疗制度的实施;二是公立医院有丢不掉的“奶酪”,由于财政补偿机制不够完善,大医院为了追求更大经济效益,凭借自己资源优势,盲目“做大做强”“越位医疗”,优质医疗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三是基层医院服务能力不强,大型公立医院的扩展使得其工作环境、学术发展、工资待遇明显优于基层医院,大型公立医院对大量优秀人才的强劲吸收力,导致了基层医疗专业技术人员总量不足、医疗质量不高,形成马太效应;四是分级诊疗的机制尚未形成,卫生行政部门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推行分级诊疗指导性意见和实施办法,医保部门缺乏有力的机制从政策层面引导分级诊疗的实施,分级诊疗的信息化管理机制滞后,分级诊疗的监督机制没有到位。

主持人:那么,根据您的实践经验,在顶层设计方面,您认为,推动分级诊疗体系的建设和完善应该从哪里切入?

王虹:优化资源配置,这是重中之重。“择医”如“择校”,根本原因就是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在价格水平、服务质量、医生水平等方面都存在着较大差异。因此,卫生行政部门应根据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卫生规划,优化医疗资源结构和布局。在此基础上,明确不同类别与级别的医疗机构定位。对于大型综合公立医院而言,应该履行医疗、教学、科研、公益等职责。其中,医疗是以解决疑难危重急症为导向;教学是以建立在校教育、继续教育、毕业后教育相衔接的终身教育体系为要务;科研是以健全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临床研究与应用转化、产业化与市场化相结合的研究体系为目标;公益以担当社会责任、下沉优质医疗资源为宗旨。县级公立医院则应为地方医疗兜底。而对于基层医疗机构而言,就应扎实开展预防、保健、医疗、康复、健康教育及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的“六位一体”的医疗卫生服务。

有了这样的机构定位以后,卫生行政部门要对不同的医疗机构实施差异化管理,制定科学的考核指标体系。

主持人:您刚才说了,分级诊疗体系的建立健全,需要有完善机制来支撑,对此,您有什么样的见解呢?

王虹:第一,下沉优质医疗资源。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强化大型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职责,深入探索区域协同发展、集团化发展、医联体建设的利益分享机制,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同时,加强上级医院对基层医疗机构的扶持力度,建立切实可行的大型公立医院对口支基补偿机制,加大对下乡人员监督、考核、评估的力度,使帮扶常态化、长效化。

第二,增强基层服务能力。要实施硬件建设和软件建设两手抓,把更多的人力、财力、物力投向基层,建立招得来人、留得住人的人才聚集机制,通过定向培养、增加编制、提高待遇,让“庙”里供上百姓信得过的“菩萨”,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能力。在这样的基础上,全力建立区域协同新机制,明确“基层首诊”的相关规定,激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辐射能力,探索建立逐级转诊制度,从而形成局部的等级医疗。

第三,提高群众的顺应性。对百姓传统的就医模式要进行正确的疏导,破除群众无序医疗的习惯。一方面,要完善新农合、医保患者的报销机制,降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报销准入门槛,提高基层医院报销比例,用经济的杠杆引导落实分级诊疗制度;另一方面,要积极建立家庭医生制,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由医生来主导患者的转诊。

主持人:看来,您对我国完善分级诊疗体系的前景有着足够的信心。

王虹:其实,近年来,国家通过“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围绕分级诊疗开展了大量工作。比如,取消县级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在基层实施绩效工资,加大硬件设施投入等等,都不同程度地取得了局部效果。只是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瓜熟落地的机制,相关部门各行其政,没有形成合力,才使得分级诊疗的现实稍显“骨感”。今年,江苏被国家卫生计生委列入4个深化医改综合试点省份,我们要以此为契机,根据“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总体要求,多部门通力协作,加强顶层设计,探索建立一环套一环的行之有效的机制,努力构建分级诊疗新型医疗服务模式。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