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自然 意境深邃

—— 著名书画家朱彤山水画赏析

2015-04-23 15:37:21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李兴文

朱彤先生擅长画人物、花鸟、鱼虾,最为擅长的是山水画。

朱彤先生的山水画“灵动飘逸、意境深邃”。他的山水画作品,能够传递给读者的最直观、最深切的印象,就是画风大气磅礴、层次变化分明、意境深邃灵动、笔墨老到干练、构图巧妙新颖,给人以超凡脱俗、耳目一新、震撼心灵的艺术享受。从他的山水画作品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在点、线的运动中,把“以形写神”、“以神传形”的创作理念和追求融入其中。如他的《问流水时走时停》《穿山透石到海成浩瀚》等等,山石的厚重大气、云雾的朦胧缭绕、川河的湍流不息、树木的葳蕤葱郁,都会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能够达到这个境界,自然与画家的品位息息相关,也与他的性格和人品密不可分。

朱彤先生的山水画“诗意盎然,情趣富足”。宋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苏东坡(名轼,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在评价王维的诗画时曾经说过:“观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明确道出了国画的意境首先要以“诗”为基础。在山水画的创作中,朱彤先生注重文化修养,尤其是传统文化,用“自然”与“人生”,在画面上形成主观意识的艺术形象,实现了“道法自然”“物我合一”的初衷。也就是说,他“诗意”地超越了“现实世界”的具体时空。他的《江山千古秀》《问岁月春秋几何》等等,无一不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怪不得著名诗人余昭正先生看过这些画作之后,振奋不已,诗兴难禁,情不自禁地吟诵道:“家乡骚雅士,枉顾访童生;画罢风云动,书成神鬼惊;才过玄武山,又往海陆丰;执手临岐处,暮云增几层。”

朱彤先生的山水画“笔墨畅达,个性凸显”。在山水画创作中,朱彤先生注重追求语言艺术,尤其是注重对“画题”的琢磨。他习惯于以书法入画,借以追求画作韵味。其笔墨之间,处处彰显着古朴、自然的个性风格。他的《独具一格》《月浸繁枝香冉冉》等等,无不如此。他认为,要想凸显个性,就要研修传统文化,学习儒道哲学思想,做到画风斯文含蓄,文化内涵丰富。只有这样,作品才能够具有深度、高度、广度、力度,也才能师古而新,进而实现时空上的跨越。朱彤先生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还得益于他对书法的长期研习。他喜欢行草,书学欧阳询、颜真卿,由碑入帖。在不断的探索中,先是重视古人法度,后重视突出个人风格,对书法中的所谓用笔、结体、行气、章法等等,有较为全面的理解和把握。可谓书画结合,浑然天成,大气磅礴,鬼斧神工。

也许,正是对于朱彤先生的山水画“灵动飘逸、意境深邃”“诗意盎然,情趣富足”“笔墨畅达,个性凸显”的独特风格,一位文人雅士撰一长联,予以称赞:“博采众长专擅一体风格全由生活出,雅俗共赏气韵独到境界每伴悟心传。”

朱彤先生山水画最大的特点是“气韵丰厚”。清代著名画家唐志契(字玄生,江苏扬州人。他在山水画创作中“常游名山大川,经月坐卧其下”,故画笔清远,有元人之风貌。曾著《绘事微言》,作品先后被收入到《明画录》《无声诗史》《画史会要》《图绘宝鉴续纂》《扬州画舫录》等)曾经这样说过:“气韵生动,与烟润不同。气有笔气、墨气、色气,运用活泼,自然生动。烟润不过点墨无痕迹,皴法不生涩而已。”然而,古人却常将“气韵”归之于“天性”,故而至今画山水者说起“气韵”,便会面有难色,甚而至于“谈虎色变”。但是,朱彤先生就似乎与众不同了。以笔者看来,他极有可能是把对“气韵”的追求浓缩成了三个方面。一是行万里路。所谓行万里路,说白了也就是“写生”。朱彤先生的写生,可以说别出心裁,他不单单只是为了写景,无论是春夏秋冬,亦或风霜雪雨;也不论是名山大川,亦或寺庙宫观……他必身临其境,认真观察现象,仔细揣摩规律,继而醍醐灌顶,心旷神怡。俗话说得好:“境由心生”。心境开阔了,笔墨自然洒脱;笔墨洒脱了,气韵自然生发。二是师法古人。朱彤先生通过认真筛选,找来了上千张前人传世的山水古画。他认为,这些古画,无论它是来自于“天性”,还是来自于“功夫”,既然可以传世,自然也就颇具气韵。只要能够坚持临摹,自然会将它们的气韵与自己的笔墨契合。其实,这也是朱彤先生追求气韵的一条捷径。三是明辨画理。朱彤先生的山水画,无不是从写生而来,所以山峦、崖壁、树石、川河、花草,远近距离态势形成,个个都有讲究,处处都合情理,这样自然就在有意无意中产生气韵。山水画有了气韵,也就有了灵性,故而颇受读者和收藏者的喜爱。

朱彤先生山水画在笔墨语言的表达中,取法于前人,但却“师古而不泥古”,且在力图创新中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无疑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