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天花板 融资融券现新风向标

2015-06-12 12:23:43 来源:《中国改革报》 

2.4万亿元为融资余额“天花板”,有些两融标的提前达到融资监控指标的上限

□ 王砚丹

上证指数近日一举突破5100点再创新高,不断推高的股指背后,融资融券业务的杠杆作用不容小觑。不过,随着两融余额攀上两万亿元高峰,逼近2.4万亿元两融天花板,两融核心数据出现的变化为市场所关注。

两融余额步入2万亿元

上证指数达5000点!两融余额达2万亿元!在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如今却以高亢的姿态撞进投资者的视野。

自5月20日~6月5日,沪深两市融资余额已在2万亿元上方频繁出现。不过,在监管层对融资杠杆监管越来越严厉的态势下,部分两融标的已达到融资监控指标的上限;也有部分个股的融资客在股票上涨时,逐渐减低了融资额。

数据显示,5月20日是两融历史中值得纪念的日子,从该日起,沪深两市的融资余额规模步入2万亿元,而6月5日的两融余额为2.16万亿元。融资融券市场自2010年起步从无到有,到1万亿元时,用了超过1000个交易日,而自2014年12月19日首次触碰1万亿元之后,余额数据飞速增长,5月20日攻破2万亿元大关,正好经历了100个交易日,差不多日增100亿元的节奏,这也正是本轮行情被称为杠杆牛市的原因。

5月20日~6月5日这13个交易日中,余额日增约123亿元;而根据2014年年底各券商披露的净资本来算,2.4万亿元为目前所共识的融资余额“天花板”。

同时,有些两融标的却提前达到融资监控指标的上限。5月29日,上证所发布公告称,根据5月28日各证券公司上报和信用账户持有数据,交易所发现一拖股份融资监控指标达到20.821%。

依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业务实施细则》第六章第四十九条的相关规定,单只标的证券的融资余额达到该证券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时,交易所可以在次一交易日暂停其融资买入,并向市场公布,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类似的公告,在今年内也曾发生在盛和资源、亚通股份等个股身上。

实际上,接下来将达到融资监控上限,会被“拉黑”的上市公司大有人在。截至6月5日,卓翼科技融资余额占流通市值比例高达23.3%,逼近红线;位列第二的正是一拖股份,该股最新占比为21.2%,这至少说明在接下来的交易中,融资客的购买力将会受到影响。

另外,蒙草抗旱、鸿博股份的融资余额占流通市值比例均超过了20%,处于高位;融资余额占比15%~20%之间的,还有24只标的在列,不排除后续被交易所点名。

有意思的是,有不少两融标的在2万亿元上方“拖后腿”,买得少还得多。

数据显示,5月20日~6月5日期间,紫光股份的融资余额下降幅度最大,达到了37.25%。

近期,由于计划定增225亿元收购香港华三,该股“一字板”上涨势头正猛,但融资余额却是下降的,从5月25日的2.23亿元下降到了6月5日的1.4亿元,可见,在此过程中,不断有人进行融资偿还,而无人可以在“一字板”中融资买入。

排在第二位的是奥飞动漫,其融资余额从5月20日的9.42亿元下降到6月5日的5.92亿元,下降幅度37.19%。不过,奥飞动漫5月15日交易后至今停牌。

除开上述两只个股外,融资客边买边卖的情况还发生在上海莱士、亚厦股份、省广股份、沱牌舍得、香雪制药等个股的身上,对于这种融资客的行为所隐藏的风险,投资者不得不有所警惕,至少说明在接下来的交易中,融资客买入的动力在减弱。

参与者收益不菲

当融资盘如堰塞湖越涨越高时,每一次A股大涨,市场就会盯着融资者口袋里的钱到底多了多少;而每一次股市暴跌,又开始猜想什么时候融资者会被强平甚至爆仓。

近期,证金公司一组数据揭示出两融交易者些许真实情况。

根据证金公司披露的最新数据,6月4日开展两融业务共有92家券商、6777家营业部。融资融券个人投资者达到372.1万名,机构投资者达到6623家;6月3日,有6763家营业部开展两融业务,当天个人投资者为371.1万名,机构6614家。这意味着4日有9家机构、1万名个人投资者新加入融资融券队伍。

同时,近期融资者的交易行为也耐人寻味。5月28日沪指重现了“5.30”一幕,以暴跌6.50%收盘。当天开设融资融券账户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总共有366.65万名,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为50.53万名,这意味着所有融资融券投资者中,只有13.78%进行了交易,但收盘时有融资融券负债的投资者为126.99万名,相比27日新增了1.07万名。

此后,在5月29日~6月3日的四个交易日中。5月29日,参与融资融券交易的投资者骤然下降至37.37万名,较28日大幅减少了13.16万名,当天有融资融券负债的投资者从126.99万名增加至129.95万名,增加了2.96万名。这说明在暴跌后,投资者观望情绪加重,但也有部分投资者认为暴跌跌出了机会,因此愿意承担融资负债可能带来的风险。

6月1日、2日,参与两融交易的投资者分别为38.94万名和47.94万名,出现了回暖迹象。这两日沪指分别上涨了4.71%和1.69%,1日有两融负债的投资者减少至127.63万名,减少了2.32万名;2日有融资融券负债的投资者则增加至130万名。

6月3日,沪指在4900点关口震荡,最终以微跌报收。当天参与交易的投资者数量为50.63万名,回到了5月28日的水平,但有两融负债的投资者再次下降至126.25万名,减少3.75万名。

值得一提的是,6月4日沪指又在盘中一度暴跌超过4%,虽然尾市顽强收红,但盘中也惊起投资者一身冷汗。当天参与两融交易的投资者共50.69万名,与3日基本持平,但最终有两融负债的投资者增加至134.38万名,较3日暴增8.13万名。134.38万名投资者占两融账户的36%,也即意味着有64%的两融账户尚未参与两融交易。

由此可见,沪指5000点关口,当大盘暴涨时,投资者往往倾向于了结负债,见好就收。而当暴跌的时候,则会更倾向于抄底。如果市场处于纠结状态,则往往以观望为主。

杠杆交易可以扩大盈利,也会扩大亏损,那么本轮牛市这些融资者到底赚了多少呢?

6月4日当天,融资余量所对应的市值为3.4091万亿元,结合2.1774万亿元融资负债,从而估算出本轮牛市,截至4日,融资者在所融资的证券上账面收益率约为56.56%,人均浮盈91.66万元(不考虑担保品情况)。如果减去年化8.35%的利率,融资者的浮盈也应该在50%上下,人均浮盈超过80万元。

当然,这一数据只是估算,且包括一些开仓较早的投资者。不排除一些投资者开仓较晚且介入时机过高而被套;甚至一些融券者承受的煎熬。由此可以看出,牛市已为大部分融资者带来了不菲的收益。

担保市值占比超30%

投资者要参与融资融券业务,首先需要提供足够的担保品作为抵押。不过,如果持有一只股票的所有投资者都将手中筹码拿去抵押融资融券,那么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近期,证金公司一份数据揭示出了融资者提供担保品情况的冰山一角。其中,担保券部分市值近一个月时间,从4.8万亿元上升到6.53万亿元;54只个股担保证券市值占其总市值比重超过30%,中青宝居首达58.17%。

证金公司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沪深两市共有2733只证券被用作为融资融券担保品。当日总市值为68.5万亿元,担保券部分市值为6.53万亿元,也就是说,市场上约有9.54%的证券被用作融资融券抵押品。追溯4月28日的数据看到,当天两融有2692只证券被用作融资融券担保品,总市值为56.16万亿元,担保券部分市值一共4.90万亿元,这意味当时市场上约有8.7%的证券被用于融资融券的可充抵保证金证券。

对此,某券商信用交易部门人士指出,担保品市值占比提高,与A股指数不断突飞猛进的背景下,许多券商收紧了信用杠杆有关。方法之一就是调低可充抵保证金证券的折算率,如中信证券4月底将658只个股折算率调整为零,实际上就是限制新开仓的用户不能以这些个股作为抵押。此后有不少券商也在跟进。这样一来,如果融资者想继续做多,那么往往需要提供更多抵押。

值得一提的是,就像投资者对不同两融标的态度迥异一样,每一只担保品证券占其总市值比重也分化严重。中青宝为担保证券市值占总市值比重最高的股票,截至6月4日这一数据高达58.17%。具体来说,中青宝6月4日有1.51亿股股票被用作融资融券担保品,这一部分市值高达64.92亿元,而同日总市值仅为111.59亿元。

这意味着有接近60%的中青宝股票被投资者拿去作为可充抵保证金证券。假设券商对中青宝的可充抵保证金折算率设定为20%,那么6月4日这些担保品总共可以折算成12.98亿元保证金。如果中青宝下跌10%,保证金就会缩水1.298亿元。

在融资融券业务规则中,担保证券仍然可以在信用账户上卖出,而卖出后,现金充做保证金时,它的折算率为100%。因此一旦中青宝发生暴跌,而融资者需要维持担保比例,理论上更容易倾向于选择卖出证券来维持保证金比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青宝成了“最不能下跌的个股”。

包括中青宝在内,共有54只个股的担保证券市值占其总市值比重超过30%。中国高科、大湖股份、双良节能、尖峰集团、数码视讯等5只个股这一数据均高于40%,分别达到了45.84%、43.28%、43.03%、41.32%和41.23%。创兴资源、海虹控股、卓翼科技、方正科技等均接近40%。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