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古意溢纸间

——对话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王志坚

2015-07-03 13:31:38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主 持 人:王 志

特邀嘉宾:王志坚

主持人:您的宋词插画创作在业内外受到一致好评,作品始终坚持在完善中求变,您在创作的时候有怎样独特的思考呢?

嘉宾:我开始创作宋词插图的时间是在1996年,那时我刚刚调到齐白石纪念馆,这个创作任务是向在湖南省文艺出版社领回的,有300张图要创作,我接受了100张。出于对艺术创作的负责,我谨慎地对待这一工作。于是我从多个角度思考,酝酿构图、创意,使之不成为一种俗套,既要符合词意,又要与词作的文化背景紧密相关,而且每幅构图都不能重复,包括设色,特别是造型以及中国画的线法,画面中的韵味、格调、时代感都得予以把控。

为使这些作品有古意,我选用了仿古宣纸,因仿古宣纸在色调上能起到在内容与形式的合拍,同时仿古宣纸能容易出效果。于是说来,创作是要整体地去思考的问题,然而画外的功夫尤为重要,不能忽视,诸如诗文、音乐、书法、哲学、宗教、民俗、自然、农业、时令、节气都应予以涉猎。绘画要达到高度,往往不只是在画内,其修为是画家所要偏重的。修为胜于技艺,技在表,学养、修为则是深层次的,是表达境界的,具有生命意义的。要让艺术也赋予生命,须得让绘画之内在的气场无限放大,方能使画具有生命力。其艺术的生命力又往往在画之外,是画家用智慧和生命的体验所获取的,那就是对自然生命的认知与感悟,然而画家的艺术生命气场不仅是取决于画家的综合修养,还要受到大自然的滋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容天地之气。用宇宙观的眼光看世界,用微观的笃情积蓄学识,用大胸怀、大境界去关照身边美好的东西,从中达到物我两忘,舍神形于物象之外。放眼世界,超于象外。心无所欲、身除尘俗,挥写心象之象,追求得象之象,方能达到追求真我之境地。

主持人:齐白石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画家,他的画大都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创造了独特不群的风貌,您出席了“齐白石的世界”的研讨会,在您看来齐白石先生的画有怎样独特的艺术创造性?

嘉宾:我有幸应邀出席了“齐白石的世界”作品展开幕式和研讨会。

这次活动适逢齐白石获得世界和平奖60周年,用这种形式纪念这位大师,我认为不失为一种最好的方式,观众能近距离观摩白石大幅山水画作品。齐白石的这批作品具有较大的启示性,诚让中国画坛之我辈重温经典、传承经典、崇尚经典及文化反思。

在开幕式与研讨会上,我阐述了对齐白石艺术的些许观点,对他的伟大艺术创造怀着无限的敬畏。齐白石是农耕文明时代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始终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接受传统教育方式那种师徒传承的学艺方式。从小描摹门神图腾,在做雕花木匠时,便反复临摹《芥子园画谱》,画工笔画,画美人图,其美人图人见人爱、争相收藏,极受欢迎;工笔草虫,惟妙惟肖,呼之欲出,极富生命感。齐白石的这种造型是传统一路的中国画艺术的造型,中国画讲究落笔为踪,加之齐白石从小就练书法,故理解书法在中国画中的重要性,他能将书法与绘画相形相神,笔墨与对象的形达到合理统一。以至于后来,齐白石在篆刻艺术上的借鉴,使他的画更增添了构成意识与独有的文化审美情趣。

齐白石讲究造型,讲究艺术源于生活,他笔下的对象都来源于生活和自然物相,绝不画未见过之物。因他有坚实的造型基础和独特的观察能力,画什么都是信手拈来。在齐白石眼里,对象都是常物,只要他见过了、熟悉了,画出来定能有神。他所掌握的鸟类70多种,花卉100余种,农器杂什40余种,人、鬼、神20余种。与此同时,他将少年缺学的文学诗词补回来。并坚持诗词创作,所需之题跋、诗文也是信手拈来。今天我们读到齐白石的山水画,能品出他全面的艺术修养,即形神兼备,奇思巧构,诗画相映,金石书法并蓄的大美呈现。

主持人:中国画以其独特鲜明的艺术风格,屹立于世界美术之林。中国画讲究笔墨情趣,强调意境,以笔墨传神达意,当下,您觉得中国画的现状与发展有怎样的趋势?

嘉宾:中国画包容性大,重视书法、诗文、音乐、武术的综合修养,中国画的线源于书法,书法就是中国画的素描工具,书法表现的线不同于西方概念上的线。书法用线能体现艺术家的情感与修养,点画成章并可转换出皱、擦、点、染,枯、湿、浓、淡,有侧、中、顺、逆锋,还有丰富的十八描,这些足以让中国画的表现丰富多变。

当下的中国画坛是一种多元的艺术结局,受西方思潮的影响,西渐中进,使中国画艺术在盘旋式的发展。自康有为的改造中国画到徐悲鸿提出中国画精准素描技法入中国画的主张,与中国传统的“以形写神”是相背离。他们的出发点怎样且不去论,可中国画重写意精神,这是东方与西方文化的差异,也是中国画的独立艺术品格之所在。而在今天的中国画坛之现状我们不得不反思。

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已是多元化的艺术流派的表现,这是时代的烙印。但中国画又能否找回自我,返璞归真,遵循传统,重新兴起中国画的回归风,那才是民族的,具有中国气派的中国画。

泱泱大国,几千年文明史,中国画受本土文化滋养,显然与西方文化有着全然不同的文化语境,并且中国画发展的空间无限,艺术家可从中国画的艺术源头寻找自我的形成和发展。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