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毫泼墨书写人生

—— 对话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

2015-08-14 15:03:20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主 持 人:王 志

    特邀嘉宾:张 海

    主持人:您的书法笔法古雅,干净利落,您从事书法艺术有几十年的临池经验,您觉得中国当代的书法创作现状是怎样的?

    嘉宾:中国当代书法艺术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发展道路。近30年来的书法创作,大致表现出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发展迅速却不可避免地带有某些盲目性;二是虽然在继承传统方面始终不断深化,但还停留在较浅的层次;三是在探索创新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却往往流于时尚,形成跟风现象;四是书法在普及中延展着自身的广度,从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多样性特征,然而和书法精深博大的内涵相比,这种多样性和丰富性似乎更多地表现在形式上。总体上看,当代书坛在整体氛围上显得成就斐然,朝气蓬勃,然而和我们期待的真正的百花齐放,群峰参天的局面仍有相当的距离,那种继往开来,震古烁今的经典和大家仍然付诸阙如。

    目前,书法艺术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一方面,大力发展包括书法艺术在内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已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并已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书法艺术面临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经过近30年的发展,人们对书法的需求日益强烈,书法队伍不断壮大,书法艺术具有坚实的发展基础。同时书法艺术面临的新变化对其发展繁荣也提出了新要求。首先,当今时代的变化之大、发展之快,新事物、新格局、新思维之层出不穷,都是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所不曾有的。书法艺术在其数千年的发展史中,以其独有的形式折射出每个时代的主体精神,往往带有深深的时代烙印。随着时代的更迭变化,社会风尚、人们的审美诉求也会改变。当今社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东西方在思想观念上的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是不可避免的。中华民族不再处于过去那种闭关锁国的封闭状态,而是通过全球化、信息化逐步融人世界民族大家庭。

    主持人:中国的书法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它积淀着商周秦汉的凝重雄浑,缤纷着魏晋唐宋的文采风流,在网络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您能阐述一下对中国书法出路的思考?

    嘉宾:书法所面临的问题,本质上是现代化进程、功利主义和市场法则对传统文化、传统价值观的冲击。中国传统文化讲求修身齐家,养性怡情,陶冶情操。从表面上,与追求功利,提倡竞争的现代市场法则是不相容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现代化社会所引起的一系列矛盾、困局又可以用传统文化去矫正和补充,所以二者不但可以共同存在,而且可以相辅相成。

    中国的现代化目标和传统文化并没有根本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只要我们正确对待,正确处理二者的关系,包括书法在内的传统文化一定能为现代化建设作出贡献。保护传统文化,体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成熟度。在现代化建设的同时保护好传统文化,使二者更好地结合起来,趋利避害,兼顾科学和人文精神,使经济和人的精神协调发展,这才符合科学发展观。保护传统文化,不是不加区分地把所有旧的东西都保护起来,而是要经过细致的甄别,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保护传统文化是全社会的责任,既有专家从事专业性的工作,也有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尤其是作为民族文化核心的文字,不但需要全体中国人的参与和实践,而且需要适当的行政手段和政府力量。我坚信,汉字书法艺术在使用汉字的中国一定会有新的辉煌。随着世界范围的对于现代化和全球化的反思,不同个性的民族传统文化将得到进一步的肯定和弘扬。因此中国书法的前景是光明的。

    主持人:去年您在家乡举办的“古稀新声”书画展得到了业界的好评,可以肯定您是带着炙热的乡情、对故乡的敬畏与回报之心去创作的。您对之后的书法创作有什么样的规划?

    嘉宾:目前所要做的是通过各种活动调动自己的积极性,书协领导班子要有长远规划。书法要从青少年抓起。关于“让书法走进课堂”的声音,目前主要还是个体化的居多,还没有将众多的个体的声音化成力量。再者,需要在篆刻与书法之间达到某种平衡。现在上海的篆刻似乎更强一些,这主要是因为篆刻更倾向个人创作,而书法有时是需要一种集体主义形式、一种团体精神去促进、提升的,强化集体感显得很重要。因为(书坛)最终繁荣的标志,就是出现“大家”——可是我国目前恰恰还没有能够推举“大家”的巅峰展览。

    每年的全国展和新人新作展,虽然都有显示普遍水平和学术提高的功能,但还不够经典,那些入选和获奖作品还不够权威。我在河南曾连续举办5届“墨海弄潮”书法展,每次推出15位~20位中青年名家,至今已推出了百位书法名人。我们要为产生“大家”营造出一种良好的氛围。我们可以把前边的成果看成是酝酿阶段,我们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如果没有这种思想和意识,无所作为的被动等待,永远等不来“大家”!要一点点去完善、去争取。我希望能通过品牌战略有“大家”脱颖而山,能代表当代最高水平。推出几个人后,还要采取措施,让他们继续往前走。我们既要做纵向比较,也要做横向比较。看看我们的“大家”放在历史长河中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这只能让后人去评说。但从目前我们所处的时代来讲,起码要为他们提供各方面的条件,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创造性。这几年要巩固提升中国书法在国际上的地位。前些年,我们也做了大量此类工作,但强化不够。中国书协应该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的物力、财力,争取取得骄人的成绩。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