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越强人越弱

—— 读《技术垄断——文明向技术投降》有感

2015-08-19 13:13:19 来源:《中国改革报》 

□ 王 淼

据说,《纽约时报》一周的信息量相当于17世纪学者毕生所能接触到的信息量的总和。现在,每天充斥于网络及各种新媒体的信息更是海量。然而,很多时候,一个很简单的信息被问到时,我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让我上网查一查。甚至,我们很多现在连自家人的电话号码都记不清了。像钱钟书老先生那样拥有“照相机式的记忆力”可能只是一个传说了吧?

技术提高了我们获取知识的能力,但同时降低了我们自身的能力。美国学者Neil Postman在《技术垄断——文明向技术投降》一书中,创造了“技术垄断”一词,对技术的高速进步的后果发出了警告:技术对世界和生活的控制达到一种无所不在的程度,不仅是“一种文化状态,也是一种心态”,进而言之,就是说文化要到技术垄断里去谋求自己的权威,到技术里去得到满足,并接受技术的指令。

依据技术在人类文明中的地位,Neil Postman将文明分为三类:一是工具运用文明,二是技术统治文明,三是技术垄断文明。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技术对人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强。最开始,人们还是相信,工具依然只是仆人,而不是主人。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工具开始在整个文明的思维世界里处于核心地位,其他事物都必须为技术的发展让道。最终,专制的技术统治了文明。

Neil Postman的这本著作写于1992年,所以他还没有机会对目前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专制技术——网络、手机、平板电脑等进行分析。而我们却可能看到,网络等工具不仅仅让我们通过它获得信息,而且在左右着我们的思考。一段视频,一篇文字都可能让网民们做出一个强烈的反应。手机电脑充当起了专家的角色,每天告诉我们蔬菜水果要吃多少,给我们计算出摄入的营养;规定我们每天走路必须一万步,达不到就会让你有负罪感……甚至,一个幼儿,在本能地抓起父母手机的开始一段游戏时,他就已经被深深地影响了。而一个儿童,在熟练地操作电脑进行游戏、聊天、购物等时,他们笨拙的长辈,常常会对这些可畏的后生,深深地佩服起来。一个少年,甚至通过几部电视剧,就会对社会人生有了老练的认识,说出来一番过去只有圣贤才能讲出的大道理……

但可怕的是,你所说的,所做的,所向往的都不是你真正理解的。而对于这些工具的须臾离开,却可能使现代人成为“白痴”和“病夫”。笔者有时在想,离开了GPS、离开了各种野外生存指南,离开了各种现代设备,把今日的探险家们如王石者流扔到鲁宾逊式的小岛上,他还能生存几日呢?人与技术合二为一时,技术的变强与人的变弱是否是一种必然?

工具的使用也在改变我们的性格和行为。如最常见的路怒现象,一个性格很温和的人,在驾驶室里就可能变得冲动和易怒。所谓用锤子的人眼里看到的都是钉子;用铅笔的人眼里看到的全是列表……

同时,新技术带来了新的不公平,正如书中所言,新技术的利弊并没有得到公平分配,总会有赢家和输家。令人困惑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很多情况下,输家无意之中还会为赢家喝彩。对于普通的工人、蔬菜店老板、教师、音乐家、牙医……他们的隐私更容易被大型机构获取,行为更容易被跟踪、控制和审查,他们越来越看不懂与自己相关的决策。

Neil Postman在结论部分特别强调了人文。但人文发展的基础是人的高度自觉,在技术统治、技术垄断日益加深的当代社会,自觉又是何其之难也!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