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第一人 污名背千古

——周厉王“革典”毁誉之辨

2015-09-23 11:21:18 来源:《中国改革报》 

改革第一人 污名背千古

害夫簋铭文拓片

名之辨

公元1978年5月的一天,陕西宝鸡市扶风县法门公社的社员挖水塘,施工一直持续到夜里。推土机忽然被一个东西挡住了。司机以为是一块大石头,就加大油门猛地一推,顿时火星四溅。推土机的司机赶紧停下来查看。借助推土机的灯光,他看见土里有一堆绿色的青铜碎片。宝鸡是著名的青铜器“产地”,出土的国宝接二连三。在场的社员们对青铜器的材质可不是外行,纷纷围拢过来把这些青铜碎片捡走了。当地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拼接修复器形时,发现缺失部分太多,于是以比铜价略高的价格,从社员们手中回购了30余片,在当地机修厂一一比对焊接成型。谁也没料到这一堆青铜碎片竟拼接成一件超级国宝。一份青铜铸就的改革宣言,以粉身碎骨的形态破土而出。

这件宝物叫害夫簋(hu gui),为西周第十位当家人厉王姬害夫所作。簋本来是个盛食物的家伙,逐步从一个超级大饭碗演变成祭祀祖先的器具。害夫簋是目前已知青铜器簋当中最大的一件,被称为西周“簋王”。此簋不但身份高,器形也大,通高59厘米,重60公斤,称其为王,当之无愧。

簋内底有铭文12行124字,是周厉王为祭祀先王而自作的一篇祭词。大意为:“我昼夜尽心经营先王事业,以配皇天。我任用义士献民,祀先王宗室。做此宝簋,安惠于先宗列祖,以祀皇天大命,保佑周室、王位和我自身。赐降多福、长寿和智慧。”

看上去这篇铭文是周厉王给自己脸上贴金,其实这其中暗藏着玄机。悉心揣摩,这是一篇委婉告白先人,励精图治的改革宣言。其中“义士献民”是周厉王政治改革的重大举措,也是这份宣言的要义所在。为啥委婉?“厉始革典”,从他这里开始,重用“义士献民”等能人,坏了祖先用人的规矩而诚惶诚恐。簋铸于公元前865年(周厉王12年),至公元前841年国人暴动,周厉王推行改革至少是25年以上。

周朝初创,统治者天才地创造了一套“分封”加“宗法”的社会运行体制。宗法分封制将血缘关系融入国家统治,对凝聚宗族、稳定社会秩序、维系国家统一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无疑是最有效的制度安排,但也留下先天不足。以宗法为纽带,以周天子为核心的等级森严的庞大贵族集团,为周室的子孙预留了陷阱。周厉王接手时,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侯逐渐尾大不掉,严重威胁中央政府地位。启用社会贤达“义士献民”,冲击旧典,匡扶周室已迫在眉睫。

“革典”,从根本上打破旧的政治秩序,动了世袭门阀的奶酪,遭到贵族们的强烈反弹。狗血泼将过来,不但污名化厉王,而且对厉王的左膀右臂一个都不放过。积极辅佐周厉王制定和推行军事、经济和政治改革的荣夷公和虢公长父,首当其冲。在文献中,这两位重臣被视为导致国人暴动、厉王被流放的罪魁祸首。所以,他们同周厉王一样声名狼藉,被史家称为“嬖臣”。

金文的记载则截然相反。青铜盨(xǔ)铭文中的虢仲就是虢公长父。虢仲是军事专家,曾在征伐淮夷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这次征伐不仅震慑了其他诸侯国,而且使淮夷地区成为周王朝贡赋的重要来源地。虢仲铸造了12件青铜盨,记载这次来之不易的胜利。

癅(liu)簋的铭文详细记载了南淮夷入侵周室多地,并深入到东都成周附近。周厉王坐镇东都指挥癅与南淮夷进行战斗,取得了重大胜利,并夺回了被掳掠的400人。“夺俘人四百,禀于荣伯之所……”这里的荣伯即文献中的荣夷公。

金文中有许多关于周厉王征伐事迹的记载,经青铜器和金文学家研究,能确指属周厉王征伐事迹的青铜器有10件之多。时间从厉王初年持续到三十三年。征伐的对象之多,征伐的地区之广,在西周历史上是罕见的。然而历史文献却睁只眼闭只眼,除了虢仲征淮夷之事,几乎全部忽略掉。暴虐厉王,名不正则言不顺,即便军功赫赫,如何载入煌煌史册?

厉王二字是身后名,文献大多认为“厉王”是谥号。对周厉王的污名莫过于“厉”字。西周“无恶谥”的说法,在史学界是在论的。然而文献中的“厉”却是大大的恶谥,称滥杀无辜为“厉”。幸而青铜器上的铭文暗中帮了周厉王一把。铭文中无厉王的称谓,如吴虎鼎、逨盘等青铜器多处记载,均为剌王。铭文之剌王即文献之厉王。文献之“厉”实为“剌”字的转写。周厉王写作“周剌王”读作“周烈王”。《谥法》曰:“安民有功曰烈,秉德遵业曰烈。”大大的赞美之意。

逨(lai)盘,是西周青铜器中的上品,有中国第一盘的美誉。是国家禁止出国展览文物。其铭文不但证明“剌王”之说,而且还证明了周厉王改革的成功延续。铭文借宣王(厉王之子)之口说明后人分享了厉王的改革成果。铭文大意:“王说,逨,伟大显赫的文王、武王承受上天的大命,广泛占有四方。以往,你圣明的先祖先父辅佐先王,为了上天的大命而勤劳奔忙。今天,我还要表彰你圣明的先祖先父的功勋,命你辅助荣兑管理四方山林贡赋,用来进奉给宫廷。”殊不知,历史文献抓厉王暴虐的罪证之一,就是管理四方山林贡赋,用来进奉给宫廷。假如厉王的改革措施一塌糊涂,儿子怎会继承老子的恶行,还堂而皇之地告知祖宗?如此拧巴的逻辑,只能反证厉王的改革成果,后人不但坦坦地分享,而且还要发扬光大。

是耶非耶?这不同的历史记载,简直就是把美容院当街坊,随便进店找把椅子坐下,进去一个样,出来一个样。虽说我等凡夫俗子是扒梳史册的门外汉,但心中对历史文献的认知大打折扣,也就在所难免。此是题外话。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