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慈怀护理

2015-10-21 13:04:45 来源: 

    □ 苏 国

    说起新加坡的慈怀护理,不得不提到一个名字——吴冯瑶珍。

    吴冯瑶珍女士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国立癌症中心的副教授,曾获新加坡公共服务奖章,是澳洲慈怀医学学部院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内科医学院荣授院士、英国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荣授院士、新加坡医学专科研究院院士,投身慈怀护理多年。21世纪初,吴冯瑶珍女士与若干同仁一道,成立了亚太临终关怀和慈怀护理协会(Asia Pacific Hospice Palliative Care Network),网罗了200个亚太地区临终关怀和慈怀护理机构,有1200个医生参与其中。此后在新加坡连瀛洲基金支持下,又发起成立了连氏慈怀护理合作项目,分别在缅甸、孟加拉和斯里兰卡等国开展能力培训、医生护士和社会工作者参加的实习,以及为推进完善止痛药物的使用和可支付等而开展的活动。

    人离世前的3个月是医学问题和社会问题在一起产生作用的时间。没有慈怀护理概念时,更多的是医学意义上的治疗在发挥作用。当把姑息治疗,即只采取适当合理的治疗,把对将离世病人的关注点从延长病人生命转向提高病人生活质量时,则需要更多侧重在社会、心理和精神层面上。

    Hospice词意出处是给穷困潦倒者提供庇护的场所,在现代社会,其内涵则演变为临终安养医院。吴冯瑶珍女士说,由于在法文中Hospice这个词专指为穷人提供保护,不利于事业发展,因此,各国开始使用Palliative Care这个词,字面意思是姑息照护。

    笔者翻查我国相关文件,没有发现临终关怀在国家政策上的明确表述。从卫生、养老、民政领域的政策看,都支持临终关怀工作的开展。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临终关怀概念被引入中国,一些发达地区和城市开始出现临终关怀医院,一些医院开办了临终关怀病区,其中以北京松堂临终关怀医院最为有名。

    中国传统文化所说的“五福”出自《书经洪范》: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终命。其中善终是古人希望能预先知道自己的死期,都期望没有遭到横祸,身体没有病痛,心里没有挂碍和烦恼,安详自在地离开人间。

    临终关怀事业的发展是走向现代化国家的必然选择。在政府、社会、家庭的努力下,应该把优死善终作为全社会的共识,完善医疗保险支出项目,把临终病人的护理等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提高医生、护士、社会工作者、养老机构工作人员等的业务素养;推进志愿服务进入临终关怀领域,鼓励大家平时参加护理工作,为今后积累被护理的时间;扩大临终护理的慈善支持渠道,引导慈善家投入到临终关怀领域等等。

    对老人的关注、关心,代表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对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病人的关注、关心,更体现了一个社会的最高文明程度,因为对他们的爱是社会最无私的体现。中国需要更多像吴冯瑶珍女士这样的人们关心热爱老年事业,积极投身到临终关怀的工作中来。

[责任编辑:王砾尧]

相关报道: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