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为“双创”加油 帮“天使”圆梦

2015-11-26 18:54:42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赵庆国

俗话说,墙内开花墙外香。在“互联网+”风云际会的大背景下,众筹这个“洋娃娃”一经引入中国见风就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8月底,我国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共有230多家,2015年上半年总筹资金额46.66亿元。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型投融资方式,在中国找到了比它本家更加开阔的舞台,正在上演一幕幕“化腐朽为神奇”的神话剧。

世界银行最新预测,到2025年,中国的众筹投资有望达到年均460亿美元~500亿美元,其中约70%~80%的融资额将以股权众筹的方式实现。对于这个预测,业内人士认为,世界银行过于保守。

股权众筹玩的是创投

接近2015年年底,要问今年互联网行业什么最火?前三名无疑是“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和众筹。

众筹(crowdfunding)是舶来品,这个词的大意就是大众筹资,最早兴起于金融衍生品发达的美国。根据回报方式的不同,众筹又分为捐赠类、奖励类、债权类和股权类四种类型。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的兴起,股权众筹在我国迅速兴起,仿佛一夜之间,众筹创业就成为一种时尚。

需要说明的是,按照中国证监会日前发布的《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中对股权众筹的界定,合格的股权众筹目前只有京东、阿里和中国平安三家,互联网上大大小小的招股书都属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应该说,这个定位准确阐释出了股权众筹的本质,其实就是风险投资。它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到公司股权的投资中,这一创新与之前的参与者要么是专业机构投资者要么是亲戚朋友,给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架起了一座桥,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即使投入很少一点钱也可以当一回股东。

而对于众多的小微企业而言,股权众筹是门槛最低并且最具可行性的一条路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P2P平台进行债权融资,或通过众筹平台进行股权融资,是目前众多小微企业最欢迎的融资方式。

股权众筹迎合了草根创业时代需求,突破了过去天使投资人必须“看得中、投得起、帮得上”的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讲,股权众筹开启了天使投资4.0时代,不仅为天使投资人带来最佳实践形式,也大大提高天使投资参与者的广泛性。

触及中小企业“痛点”

几天前,广东省首家国资众筹平台“粤科创投界”正式上线,致力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广东省金融办负责人表示,大力发展互联网股权投资是金融发展大势所趋,广东省已经出台“互联网+”行动计划,引导互联网金融加快创新,规范进行,健康发展。“粤科创投界”作为具有国资背景的互联网股权投资平台,将扶持一批创业创新优质项目,构建覆盖全省、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创业创新生态圈。

记者注意到,股权众筹除了在一二线城市掀起一浪又一浪投资热潮之外,也正在向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和广大农村扩张。有报道说,在安徽省凤台县,11月21日,2015首届凤台股权众筹论坛峰会暨人人合伙凤台运营中心正式上线。众筹公司表示,要以“投资你身边的梦想”为宗旨,用互联网众筹为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专业第三方的互联网投资融资服务。以投资身边的服务型店铺为方向,为实体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帮助品牌快速落地、帮助店铺快速开分店,帮助投资人找到优质项目,搭建一个项目方和投资方公平、透明、安全、高效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

业内专家介绍,我国的众筹项目大多以早期阶段为主,种子期和初创期项目居多,占比高达93%。目前,企业融资多借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间接融资,金融机构偏好低风险的大型、成熟型企业,初创型、中小型企业很难得到低成本的融资。股权众筹作为直接融资模式,可以紧密联系投融资双方,越来越受到中小企业业主和创业者的欢迎。

风口浪尖上的民间众筹

2014年11月19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上提到要“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在随后的一年间,股权众筹登上了不少媒体的头条,时至今日,试点仅仅批了3家,许多的股权众筹在政策的边界线上“裸奔”。

专业人士认为,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型融资方式,尽管发展迅速,但由于我国法律制度的缺陷、市场机制的不健全、征信体系的不完善,使得股权众筹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如履薄冰,险象环生。归纳起来,一是存在法律风险,二是存在投资风险,股权众筹被迫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稍有不慎,便可能触犯法律法规,构成犯罪。如何规范、发展这一新兴事物,成为摆在立法者、监管者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认为,众筹是互联网金融的主体形态,它从根本上挑战了中国现行的金融法律体系,也将完善中国金融的服务模式和功能,因此需要多方面的支持,如果法律不能给互联网金融提供足够广阔的空间,创新将不会发生,因为踩红线的代价太大。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认为,众筹还处于行业的发展初期,部分从业机构本身就属于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的,其商业模式有待完善,盈利能力有待培育,非常需要发挥政府对新业态的扶持和引导作用,希望加快制度改革,通过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积极为众筹发展铺路搭台。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