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蔽:与世界共在

——油画家张庆慧绘画作品赏析

2016-01-18 19:56:26 来源:《中国改革报》 

去蔽:与世界共在

秋天里总有一首诗 (120cmx4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去蔽:与世界共在

遗落在远方 (120cmx8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 尹 丹

自2009年~2012年间,张庆慧的作品具有波谱化的视觉趣味,有着较为明确和简练的色相关系,看起来像是怀旧时尚海报中的丝网效果。在她的早期作品中,她有意地从欧美的城市景观和时尚海报中去获取创作资源,而稍后的作品则以“中国女孩”作为主要题材,似乎是将“自我”在画面中做镜像化呈现。

但从2012年开始,这种活泼、时尚的风格有了明显的变化。她开始使用较为单纯的褐色调子进行创作。这种色调是西方学院派绘画中非常主流的视觉趣味,在17世纪~19世纪的作品中,甚至连画中物象的固有色都会被罩上一层“酱油色”,这种趣味直到印象派的出现才被真正打破。尽管如此,在不少现代艺术家的创作中这种风格仍然常见。而她的某些作品倒容易让人想起美国画家怀斯作品中的那种哀伤感和被遗弃感。我不太清楚她的这种转变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也许是随着年龄的累积,个人的心境有了较大变化,也许纯粹是源自视觉趣味的改变。

不过,有一种内在诉求却在她的作品中得以保留、延续,那就是“与世界共在”的欲望。“与世界共在”是海德格尔的现象学术语,冒着“掉书袋子”的危险,我使用这一术语来表述张庆慧作品中与其一致的立场。在海德格尔看来,人的原初状态是与世界共在的,但所谓的理性、文明、技术……却使得人与世界相分离,因此今天的人们难以真正地认识世界,异化成了当代人的普遍状态。在她的画面中,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全被“搬”到了室外“世界”之中,这“世界”不仅仅是草地、湖泊、荒原,也是城市、公路;既是自然世界,也包括人们身处其中的人工世界。“去除遮蔽”在她的作品中成为一贯的母题:在画面中,屋墙几乎都不在了,日常生活的物件向室外的世界“敞开”,人们重回世界怀抱。从建筑学的角度来看,屋墙的意义在于遮风挡雨,在于寻求安全,但它在客观上又阻隔了人与世界的关系,破坏了人与世界原初的共生关系。当然,屋墙不过是一种象征修辞,它代表着一切阻隔人与世界的文化产物:建筑、习俗、制度、理性……她的作品正是提供给人们这样一种想象,提供给人们这样一种移情方式。我们可以想象自己躺在沙发上,尝空气的芬芳、听海水的潮汐、看群星的闪烁、眺远方的羊群;抑或随意抓起一把泥土,细细地享受泥土的气息。马德里的西尔加斯·卡诺建筑事务所(Selgas Cano)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设计,他们将自己事务所的办公室设计成一个两面透明的玻璃隧道。整个建筑在视觉上似乎是敞开的,且一半嵌入大地之中,设计师们虽身处室内,但似乎又与土地和室外树林融为一体。不是所有的艺术品都让人觉得晦涩难懂,艺术家有时仅仅是希望提供给我们一个可供想象的乌托邦,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建构你自己的世界。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