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苟且 谁的远方

2016-04-01 08:45:12 来源:《中国改革报》 

苍白的“心灵鸡汤”?

然而除了感动泪盈于睫,也有人对这种文艺情怀有些困惑和不解。“这四句话不断在歌曲中重复,像是在念经。”听众的这种模糊感受一语成谶,歌曲有着挥之不去的劝世意味。

有媒体质疑对创作者的出身发出质疑。“高家是精英阶层,高晓松人生的起点高,许多孩子一辈子没机会看到清华大学的大门,高晓松一出生就在大门里面。有这样的高起点,才能说出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这么深刻的话。”

很多人也许一辈子都分不清什么是“苟且”和“不苟且”,也难以知道什么是诗与远方,即便他们就生活在田野里,也看不出田野有诗意,更不具备辨别何为“苟且”以及如何摆脱“苟且”的能力。

有网友评论道:他们告诉你远方和田野,但大多数人没能熬过眼前的苟且,这是只有幸存者才能叙述的故事。远方与眼前,田野与苟且同样重要,生活不光远方和田野,还有眼前的苟且……功成名就的歌手们,做出一副人生导师状,奉劝你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追求神秘未可知的自性和觉悟,在个人的小天地里自给自足。

总之《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一歌,空口无凭地喊着诗和远方,没有反抗,没有挣扎,没有呼喊,没有要求。只需要一句绵软的“诗和远方”,似乎眼前的一切“苟且”问题都获得了解决。

实际上,对很多为生活奔忙的人来说,苟且或许就是生活基本的样貌,真正赤手空拳的人,自打落地就要为填饱肚子而奔忙一生。在庸常琐碎的日常生活中,说情怀、谈理想、仰望星空,早就成了一种奢侈。脱离生活本身的苟且,更像是种鸡汤,正如有网友评论的,“我喝口鸡汤暖暖身子,下午还要干活。”

能否兼顾理想现实?

不过也有媒体声援,应当记得“诗与远方”的立场。过好柴米油盐浸入的生活是务实,可如果动辄从务实退到“将理想视作鸡汤统统倒掉”的角落,那会不会现实过头了?没必要因鸡汤腻口,就把理想二字踩踏一番,甚至对理想主义者持以“你这太装”的态度。

生活当然可以有苟且,但如果只剩苟且,也挺无趣;而诗和远方,其实也没那么不堪,我们不能因道德总被解构就“躲避崇高”甚至追崇鄙俗,也不能因“苟且都是生活所迫”而觉得理想就多余。

可不管怎么说,“文艺青年一夜之间变成了商人和投机者”事实本身,多少会让人有些失落。

连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都说过:当你成功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那么成功之前的那些黯淡时光是否就因为闭口不谈而变得不值一提?歌曲中挥之不去的劝世意味与作者主体之间身份的错位,使得歌曲本来的励志正能量变成了苍白的鸡汤。当歌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时,我们也需要记得,很多人在苟且面前的无奈与挣扎。它有时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命运。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去谈如何活得优雅,活得自在,活出自己。

当然,这种争议也侧面折射出了当下大众对精英知识分子表达的一种审视与怀疑心态。现在的知识分子,如果以商人、投机者的形象出现,难免会让人解读为“虚伪”,尤其是一边盆满钵满地赚钱,一边又要拉起情怀大旗,二者并不矛盾,但是很可能会使本来的善意看起来像一种愚民性欺骗性的表达。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