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惩戒能否让子女“常回家看看”

2016-04-14 22:55:05 来源:《中国改革报》 

□ 刘梦雨

《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精神赡养方面重申家庭成员“常回家看看”的规定,并进一步明确,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家庭成员要“常去院看看”。如果子女等家庭成员拒不探望老人,老人可以提起诉讼,上海的法院也可以根据老年人的起诉,做出相关判决,要求子女回家或者到养老机构探望。如果当事人拒不执行这一生效判决,相关信息将会归入信用平台,对当事人的工作与生活都将带来一定影响。该规定一出,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讨论。

一段时间以来,围绕子女“常回家看看”出现了两种声音,反对者认为,将不具操作性的道德义务入法,损害了法律的权威性。赞成者称,伦理道德的要求无关法律效力,也无损法律的权威性,而更多体现了法律的指引、教育作用。《扬子晚报》评论质疑道,这或许都是理论层面的争议,但我们面对的真实问题是从“入法”到“影响信用”真的就能让子女“常去院看看”吗?如果达不到理想的期待效果,所有的争议都是一种虚无。

《新华每日电讯》同样持反对态度,类似这种将市民的违建、群租、非法营运、出租司机绕路、借书逾期不还、欠缴水电煤费用等信用信息,都将纳入信用平台的做法,混淆了信用记录与诚信记录之间的关系。从信用制度的设计和历史沿革来看,主要是通过对于当事人经济活动的记录,采集相关信息,反映个体的财务状况和信贷能力。而诸如室内违规吸烟、不回家看望老人、借书逾期不还之类的事情,本不属于信用记录管辖的范畴。

如果秩序建设患上“信用依赖症”,更容易再度弱化信用记录的作用。让信用记录有“污点”,成了“狼来了”式的传说。这样的态度,看起来很重视问题的解决,其实只是“摆造型”,好比“剪刀手”摆出来了,其实镜头盖根本没有打开。这种说说而已的态度,还会变相成为信用平台建设完善的阻力。

有调查显示,七成市民表示“工作忙没时间”难以做到“常回家看看”,相关政府部门认为,有关“经常看望和问候老人”界定和执行的难度较大,相关的休假等配套性措施出台很关键,否则新规也只是一纸空文。

《北京青年报》提出,子女拒不回家看看或影响当事人信用,其制度善意值得肯定,其创新做法也值得期待。不过徒法无以自行,纳入平台之后依然还需要“跟进机制”,既要解决纳入的入口问题,又要考虑最后的出口问题。比如,谁来判定,如何判定,都应有技术上的辅助手段,然后在当事人执行之后,如何从失信名单中除名,除名后若“状态依旧”,又如何处理,都离不开更为完善的制度,如此才能让“常回家看看”的法律要求,因为监督手段的完善而落到实处。

长江网也更加关注规定如何落实,“常回家看看”和“个人信用”如何挂钩的问题,把子女拒回家探望的相关信息纳入信用平台,如何影响当事人的信用等级,又对当事人信用影响有多大?这都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明。不然,很容易成为一个花架子,失去原有的法律效益。

实际上,从1999年的歌曲《常回家看看》,到近几年热播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父子》,都是对亲情浓浓的呼唤。陪伴在父母身边是每个子女的愿望,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涉及许多社会现实的问题,例如,工作问题、放假制度问题等,这些都限制着务工人员回家的时间和频率。另外,在互联网时代,便利的沟通工具也让陪伴可以具有多种形式。因此,在错综复杂的实际情况下,单靠法律来规定强制,用信用惩戒来约束恐怕有失公平。

[责任编辑:张海莺]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