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禅讽世两由之

2016-06-21 16:49:31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水墨之作为“艺术心史”的汪为新文本

入禅讽世两由之

琅园山水  23cmX138cm  2016年

□ 李 林

以“文人画”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水墨艺术,在当今华语世界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变相:有人以继承的名义创新、有人以创新的名义革命、有人以革命的名义颠覆,堪称熙熙攘攘、络绎不绝。而收藏界和批评界也不甘寂寞:有人以增值的目的褒贬、有人以喜好的取向评判、有人以功利的需要自抬,一时泥沙俱下、鱼龙混杂。

对于汪为新而言,水墨永远不会成为往事,帘外的萧瑟或闹热挡不住其精神的往来,因为水墨作为他生命的“本质性表达”,深刻而水乳交融地反映出自己“在路上”这一生命状态——以水墨来创作,成为汪为新的“心史”。

我在《艺术心史的隐喻元素及转化》的文章中,曾经就此问题阐述道:支撑艺术家创作的本质动机就是隐秘在作品背后的那些“精神元素”,那是艺术作品的“心”、是作品美学价值的终极体现、是作者“心史”的象征性表达。

于是在汪为新的创作中,水墨不仅仅是一种工具,于是作品也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品”——在接受者的品头论足背后,作者必须倔强地守护着作品所要表达的“心”。

但是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无心之品”!中国传统水墨和文人画的“道统”,在我看来实堪忧虑。

直到我与汪为新的文本“相遇”,我的忧虑才有了倾吐与消解,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我必须将汪为新的文本进行力所能及的阐释,并将这种释读作为我自己的“文字心史”。

[责任编辑:张海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