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畅淋漓 直抒胸臆

——刘守瑶泼彩艺术创作赏析

2017-02-23 15:31:51 来源:中国改革报 

□ 半 谷

铺开宣纸,画家刘守瑶似乎未做过多的思考,直接拿起盛满青绿颜料的碗盏,向宣纸泼洒而去,然后轻轻拉扯宣纸,引导青绿颜料向四周蔓延。接着画家又抓起大笔,饱蘸颜料或水墨,在宣纸上大拖大拉,点点染染,山水形态隐约已现……

在第一次泼彩将干未干之际,复加重色或重墨,使之不断渗化,呈现出斑驳色态和多变墨韵,然后根据内容的需要,不断地用冲染、皴擦等手段加以叠加、完善,使之厚重起来……最后,对山村、楼阁、树石、舟帆等以细笔勾勒而出。

至此,一件气势恢宏、形神兼备的泼彩山水画正式完工。在《太湖之春》画作中,下部古木森森、郁郁葱葱,上部峰峦叠嶂、逶迤起伏;正中则是大面积泼彩所形成的层层云雾和缭绕紫岚,右上角浩浩渺渺,舟帆往来,万顷太湖无疑也。整个画面水与墨、墨与色、水与色既交融又冲撞,丰富而不芜杂,苍苍莽莽,瑰丽绚烂。

南京画家刘守瑶在高校任教多年,为人谦和诚恳,举止温文尔雅,有着画家所特有的稳重感,但在艺术创作上却是激情澎湃,以全身心投入到泼彩山水之中。他的泼彩山水,往往能令人久久回味,陶醉其中。

在众多国画手法中,泼彩具有较高的自由度和写意性,从而成为画家们直抒胸臆最为豪迈的语言。在创作过程中,刘守瑶时而大笔饱蘸水墨挥就,时而直接倾倒而成,连绵流畅。这分从容,这分自信,说明了他对笔墨法度早已精熟在胸。泼彩作品虽然不过分追求传统的具象形式,但仍需讲究笔墨之法,同时应该虚实相生,疏密有致,切忌太实太满,并严谨而恰当地突出“画眼”。泼彩的好坏可以决定作品的最终成败,同时它又是画家素养的体现。成功只有一条规则可以遵循,就是以自然为师,多读多习。多年来,刘守瑶游历名山大川,流连乡野荒村,观察树木山水、瀑布泉流以及悬岩绝壁的四季变化,有所领悟,再复运笔,笔法、格局皆有变化。

经过多年的探索和锤炼,刘守瑶的泼彩山水已经形成了大气浑朴、浩瀚苍茫的画风。一是墨色交融,色彩柔中带淳,水墨虚实相生,使作品在见色的基础上更显浑厚老辣之气,形成较强视觉冲击力。二是色彩深浅变幻有致,富于肌理,富有动感,平添了画面的生气。三是在泼彩中强化了线条,仍然沿袭中国画线为主的创作方法,当然泼彩中线的运用有别于水墨画,画家很贴切自然地在色彩中巧施线条,使画面更显得有力度、有深度。四是对构图的摆布、块面的形状、色墨的深浅等,既有法又无法,既“放得开”又“收得住”,轻松而自然,不拘泥于小节,追求与强化全篇的气势,并在势的强化中注重节奏的律动,跌宕起伏,连绵不断。

可以说,泼彩是中国写意画独特而极致的状态。刘守瑶的泼彩山水以无穷无尽的自然为蓝本,追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语)和“绝似又绝不似”(黄宾虹语)的奥妙,以达“象外之象”。这正是他的泼彩山水画能紧紧抓住观者并震撼心灵的成功之处。

[责任编辑:王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