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成撬动经济发展新杠杆

2017-12-25 00:17:48 来源:《中国改革报》 

随着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的爆发,我国制造业、消费等领域都在发生“数字蝶变”


□ 本报记者 斯兰 薛秀泓

上海社会科学院近日首次发布《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指数(2017)》报告。报告显示,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排在前三位的国家分别为美国、中国、新加坡。

报告显示,2016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为11万亿美元,以85.89分的明显优势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为3.8万亿美元,分值为62.07,位居第二,但增速位居全球第一。排名其后的新加坡、英国、日本、韩国等国,与我国存在一定的差距。

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达22.58万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还在以惊人的速度攀升。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的爆发,我国制造业、消费等领域都在发生“数字蝶变”。

新经济蓬勃发展潜能巨大

近日,以“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为主题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圆满落下帷幕。会上发布的《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和《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指出,去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达22.58万亿元,跃居全球第二,占GDP比重达30.3%。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蓬勃发展,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强劲力量。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研究显示,目前,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云服务提供商在运算速度方面保持着世界纪录;全球“独角兽”企业中约有1/3在我国。我国对于包括虚拟现实、自动驾驶、3D打印、工业机器人、无人机、人工智能等下一代科技的风险投资位列全球前三。尤其在人工智能投资方面,我国位列世界第二,而且增长速度很快。自动化带来的生产效率提升,未来每年将给我国经济增速贡献1.4个百分点。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院长詹姆士·马尼卡认为,中国至少在4个方面拥有巨大潜能。首先,中国拥有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国内市场,消费者较为年轻,熟悉掌握数字技术。这意味着数字化企业能够以较大规模、较快速度将自己的服务商品化。

其次,中国互联网巨头正成为广泛投资新一代数字经济的参与者;其他一些大型企业也正致力超越传统业务,打造属于自己的数字生态。

再次,中国政府对待数字经济的开放态度促进了数字化的发展。中国政府正致力发展量子通信,该技术一旦实现商业化,将有望提供全球最安全、最快捷的网络服务。

最后,中国有望从全球数据流动中获利。中国拥有7.31亿网络用户,每天50亿次百度搜索点击,每个微信用户每天平均66分钟的使用时间,每天1.75亿次支付宝交易,这些海量数据使中国经济有望在下一轮数据全球化中扮演领导角色。国际经验表明,数据与知识的流动将推动有效创新。

发挥创新优势重塑竞争力

研究表明,数字化程度每提高10%,人均GDP增长0.5%~0.62%。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形下,数字经济被视为推动经济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的加速器,撬动经济发展的新杠杆。根据预测,2035年我国数字经济将达16万亿美元。

让人们感受到希望的是,实体企业从数字经济中获得转型升级的动力。数字驱动下,工业制造正在构建更敏捷的生产、经营、管理体系。工信部调查显示,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后,企业生产效率平均提升超30%,运营成本约降20%。

“以数字为杠杆,我国经济正进行深层次变革。”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说,应抓住机遇,发挥好我国渗透融合和应用创新优势,重塑竞争力。

同时,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数字经济,正打破传统的供需公式和经济学定论,衍生出更加共享、普惠和开放的经济生态,推动高质量发展。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说,以数字驱动生产力,不断满足人民的需要,数字经济将推动更高质量、更加公平发展。

例如,着眼于提升存量效率的共享经济解决了经济学中的“效率难题”,共享出行、共享制造……越来越多的领域因数字经济的注入释放出新的“红利”。过去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在则是“一个产业赋能一方水土”,从东北的网络直播到浙江的淘宝村、无锡的物联网,区域经济正摆脱传统羁绊。“数据价值正在充分流通,为诸多行业提高‘含金量’,实现质量、效率、动力变革。”谢少锋说。

夯实数字技术基础

从大格局来看,我国发掘数字经济的企业和个人并不算多,我国目前也只能称为“数字大国”。想要推动我国从“数字大国”变成“数字强国”,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重要的支撑点有两个:一是信息化的全面普及,做好硬件铺垫;二是各种新型和新兴产业所需要人才的储备,做好技术的软件铺垫。

《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指数(2017)》报告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分析了中美数字经济竞争力的差距。从各个单项纬度看,美国在4个纬度的竞争力上都呈现了领先地位。中国在数字产业竞争力上与美国水平非常接近。但在数字设施竞争力、数字创新竞争力、数字治理竞争力上与美国差距仍较明显。说明在技术创新与治理上,我国仍不能过于乐观,尚需通过更加积极的技术研发投入和人才培养,加快提高创新能力,并通过制度建设和体系建设,更加有力地提高数字治理水平。

宋清辉认为,“数字经济在软件方面涉及大量内容,除了专业的计算机技术,还需要融入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打通各行业之间的断层才能让数字经济在应用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数字经济的安全性也必须有充分的保证,否则将出现不堪设想的严重负面影响。

工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将通过构建多元创新体系,加快基础设施改造;加快数据开放共享,提高应用效率和使用价值;加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增强数据安全预警和溯源能力,加强政策、法律的统筹协调。工信部总工程师张峰表示,我国将建设全国一体化的国家大数据中心,推进公共数据开放和基础数据资源跨部门、跨区域共享。其中,优先推动信用、交通、医疗等领域数据开放,并研究制定工业大数据发展路线图,建立健全容错机制。

宋清辉警告说,虽然数字经济对整体产业的发展有推动作用,当前也需要数字经济作为支撑,但不能过于迷信数字经济。毕竟,数字是一种工具,如果实体产业没有做好,数字经济便成为空谈。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