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水 之 外

——浅析康明义的青绿山水
2018-01-04 18:09:53 来源:《中国改革报》 

□ 贺疆

中国山水画有着悠久的传统,也因此超越古人几乎成为难以逾越的高山。尤其青绿山水,非常容易画得流俗。青绿山水作为传统山水的一种,在唐代确立了基本创作特色,两宋年间形成金碧山水和大小青绿山水三个门类。金碧山水重在金碧辉煌,大青绿山水长于灿烂明艳,小青绿山水妙在温蕴俊秀。民国时期,画家定润格,往往青绿山水定得很高。一是因为材料贵,画好很难。二是在于青绿山水历来是市场上收藏家青睐和追捧的对象。因此,在当下的语境下,青绿山水要独开一路,真是不易。

一直以来,我以为康明义是油画家,不涉猎传统水墨。没想到有一天,他将一大堆山水作品在我面前打开,扑面而来的是那山排山倒海似的威压、那水奔突狂啸般的肆意。我似乎觉得浪花溅到我的脸上,凉凉的,还有点疼。打开来细细品,或远或近地观。满幅的构图、立体的透视感、纵深的空间感、细部的纹理笔触等,无疑是油画的技巧。而构图的留白和画面呈现的韵味,毋庸置疑又是中国山水画的。更难得的是,青绿山水非常容易成为行画。然则,康明义的山水避免了大青绿山水的艳,舍弃了小青绿山水的拘谨。这样一来,画作呈现出的面貌就是有着大山大河咫尺千里的磅礴气势,又不失山山水水素然无华的温润浑朴,品之陶然忘我,更感到自然之广袤宏阔,生命犹如沧海一粟般渺小。而画作之悠远意境,更是山水之外的艺术家胸怀天下的大气和豪情。

中国山水画所展现出山水的灵性之美,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思想。瞬间的感受,凝聚在笔墨间。笔墨情怀在山水间流泻,于是,画面颜色的探索和画面气韵的阐述,成为康明义青绿山水画作的要义。创新,是时代的要求。改变笔墨的表达,其实是对艺术家胸襟的考校和语言开拓的检验。找到自己的绘画语言,表达自己的全新笔墨,是艺术家作品里闪耀的璀璨灵光。而与灵光息息相通的是艺术家内在的人文情怀和时代情感。

中国山水绘画,讲究的就是托物言志,寓情于景。康明义是福建人,而其青绿山水作品却一扫江南山水的清秀有余豪爽不足,倒颇有些江河山川的苍莽霸气。这跟人的气质多多少少有点关系。据我所知,康明义为人处事豪侠仗义又不失温柔细腻。笔下能出此格调的作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康明义的山水作品里,他深谙色彩的纤秾适度和搭配技巧,在用色上是有章法的,既大胆创新又控制得当。青绿山水的昂贵之处在于用色,败笔之处也在于用色。着色过之则流于艳俗,不足则失之于薄佻。他从不随便用色,而是根据画意表现的需要,然后利用水的把握和控制,表现出色彩浓淡干湿的变化,从而达到靓而不妖、温而不火的清越效果。更兼之干净利落晕染有度的画风,从而至达作品的苍意沛然和雄浑画境,读来心旷神怡、神思清朗,一扫心中阴霾。

山水之妙,在于对艺术家自身的投入和体悟。心中所思所想不经意流露在笔端,一览无余。康明义的山水作品,是一种对山河魅力的展示、洗礼和膜拜。你能感受他一气呵成的痛快淋漓和细致婉约的幽幽情怀在交织纠缠中呈现出的视觉冲击力。无论近景、中景、远景,无论高山、峻岭、平川,都在他视野里。他似乎就站在某个山巅,眺望、凝望。他似乎穿越了时空,看到了宋人的视觉表现、元人的浑厚笔墨、黄宾虹的雄浑苍润,他内心蓄满了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挚爱,对传统艺术的冷静思考。他那些或粗放或柔和的线条和色彩,就这样浓重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和心神。在此,山水美景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家的胸臆得舒。而观画,其实是体验艺术家情感的过程。在康明义的画作前,一切语言都显得多余而苍白,你只需慢慢看、细细品、深深悟。

一直以来,山水作品其实充满了挑战性,艺术的价值在于不仅仅只是对历史的重新诠释或者对自然的被动描摹,而是对自然的一种思考和客体转换的心像。山藏钟灵,水蕴毓秀,水乃山之魂。山水的真实和愉悦其实存在于超然万物的心境的神往。绘画昭示自然的生机,人类的冥思凝结在画面上。寄情山水间,笔墨点醒了山水。

身在山水之间,心在山水之外。

游园图

春水泛起千里烟

红帆楼阁图

登鹳雀楼图

看泉听风图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